零八文学网

当前位置:零八文学网

萧夙陆锦年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3-23 17:37:50来源:WXB作者:桦阳

萧夙陆锦年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完结版在线阅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萧夙陆锦年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八章 福利向绘师

雪白的宣纸平铺在几案上,描摹的画笔跃然,不多时,一朵蓝色的花朵浮现在纸上。

勾勒出花形的最后一笔,陆锦年又对着花样设计一番,才满意收笔。

把画纸放在一旁洇干,陆锦年翻弄起之前让依寒收集来的可弃疗少年资料,发觉依暖满脸纠结的看着自己。

陆锦年挑了挑眉,“暖暖,我知道自己很好看,但是暖暖也很好看啊,你一直盯着我,而不欣赏自己如花的容颜,实在是件可惜的事情啊。”

“小姐别闹了……”依暖无力扶额,“你明知道我们担心的是什么。”

陆锦年歪歪脑袋,指着自己刚画成的花样,“你是说这个么,你不认识也是自然的,此花名唤矢车菊,喜阳耐寒,喜肥沃、疏松的沙质土壤。”

“咱们这环境条件不适合生长,匈奴草原地带常见,它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匈奴部落称之为吉祥之花,一会儿咱们去锦绣坊找纹秋,把矢车菊的设计图交给她,赶一赶,估摸着,匈奴和亲使者进京时便能制出来,帮咱们勾搭匈奴公主。”

依暖嘟起嘴巴,“小姐,你知道我说的是,调查那么多纨绔的资料做什么?不会,真是要选夫吧,可听依寒说,小姐不是已经和沈氏摊牌,说让她少管闲事了么?”

陆锦年笑而不语。

沈氏嘴上是答应了,但是实际上会怎么做还真不好说,万一她哪天又想起来在她的婚事上做文章,虽然不怕自己阻拦不了,可是很烦啊,所以陆锦年打算想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彻底阻绝沈氏搞事的念头。

那就是她赶在沈氏再度搞事前,给他们娶回来一个姑爷,成了有夫之妇,就没问题了。

陆锦年对寻找真爱,一生一世一双人之类的无感,上辈子的所有奉献给了国家,这辈子她只想悠悠哉哉的过她的退休生活,会考虑定亲成亲,是因为她需要一个避免麻烦的挡箭牌,这个挡箭牌最好是:

脸长得好看,毕竟她颜控;

胸无大志,喜欢玩乐,谁让她不想祸害有志青年;

无父无母,或是和父母关系薄弱,方便她娶进门,也省得她牵扯进别家的妯娌里面。

等差不多的时候立马成亲,人一嫁进门,就关到郊外的庄子里,帮他安排几房美妾娇姬,酒池肉林供起来,不出仨月就废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虽然要养废一个人让她觉得很抱歉,但她专门挑选符合条件的纨绔,就是为了避免误伤还有药可救的少年……

总之,有了名义上的夫君,在此事上找麻烦的人偃旗息鼓,到那时,还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她飞。

算盘打得咔咔响,但是这想法陆锦年是怎么都不敢告诉依暖他们的,毕竟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古代人,这种惊世骇俗的想法还是……慢慢来吧。

“就算小姐是选这上面的纨绔做夫君,也不能选这个人啊!”

依暖翻开摆在几案上的纨绔资料,指着上面的一页道,“沈吟酌!刑部尚书的小儿子,梁京三公子之一,书画技艺称绝。”

“但是,这个人从十岁起便流连花丛,甚至还为每一个临幸过的女子画了画像,市集上还卖有他画的艳画集,除了画画和女人什么都不知,气得他爹都要把他逐出家门,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托付终身!”

陆锦年很想告诉依暖,她想得太多了,只是资料里,沈吟酌的条件很符合自己的要求,并且,资料画像上的沈吟酌……一双桃花眼潋滟生光,长相风流倜傥,很合乎自己的审美。

摸摸鼻子,陆锦年还是如实的对依暖道,“我刚才就是让依寒出去帮我买沈吟酌的画集去了。”

依暖,“!”

“小姐,画集买过来了。”

依暖望着风风火火跑进了的依寒觉得心累,就见陆锦年已经把画集接了过去认真的翻阅起来。

表情很正经,一点也不像在看小黄书。

依暖戳了戳木头一样站得笔直的依寒,“你确定买的是小黄……额,沈吟酌的艳画集?”

依暖郑重点头,“没错,我对卖书老板说,是我家小公子嘱咐,要买吟酌公子销量最火爆的画集,卖书老板就推荐了我这一本。”

只不过付账的时候,卖书老板笑得猥琐,让她有想揍死他的冲动。

依暖以手遮眼,“这么说书的内容是没问题了……”能一本正经的看小黄书,她家小姐也是没谁了。

书的内容确实出自沈吟酌的亲笔,每一页都是不同的美女,环肥燕瘦,各有千秋,罗衫轻解,裙带散漫,以遮住关键部位。

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光吧……轻拢慢捻抹复挑,一览无余不如若隐若现。

陆锦年看得两眼冒光,只不过她的注意点不是书上美女勾人的姿态动作。

而是……画面动态感十足,该留白的地方留白,该细细描画的地方细描,这沈吟酌真一大触,搁现代绝对一大师级福利向画师。

这样一个贪嗜美色到要被逐出家门的少年,她完全可以娶进门圈养起来,而且结合沈吟酌的绘画技巧,也会对锦绣坊的服装新品设计提供帮助。

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先一步拿到沈吟酌画的艳画本子,向书商,或是有意收藏的人进行拍卖,那能赚多少钱啊……

陆锦年阖上画集,诡魅一笑,沈吟酌,很好,你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

锦绣坊内,萧夙坐在供客人休息的椅子上,安静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在他面前换了一件又一件衣服让他看。

直到第十八次朝他问“我穿这件好看么”,萧夙终于忍不住掩住唇口,咳嗽起来。

少女紧张道,“堂兄,你身体没事吧。”

萧夙摇摇头,但是苍白的脸色显示他现在并不好,“冉曦,我没事。”

“哦,没事就好。”萧冉曦抚平试穿衣服上的褶皱,“堂兄你还没说这件衣服好看不呢。”

萧夙,“……”

萧冉曦,当今皇后的亲生女儿,年芳十七岁,封号晨嘉公主,和七皇子是亲姐弟,然而只要是女人,无论什么身份,逛街买衣服的时候都很要命。

“唉,堂兄,不是小妹非要拉你出来陪我,是那几个兄长都不陪我出来逛街。”萧冉曦叹口气,“还是堂兄最好。”

第九章 壕气冲天

在基本上把锦绣坊的衣服试了个遍,萧冉曦意犹未尽的换回自己的衣服,坐在萧夙旁边嘟囔道,“那女人怎么还不来啊。”

萧夙挑眉,“冉曦,你是约好了人在这里见面么?”

萧冉曦摆手,“不是,那女人宅在家四年,听说也就前天在锦绣坊出现过,所以我才在这里蹲守的。”

所以你根本不敢肯定你等的人回来是吧……试衣服只是顺便玩玩喽?

萧夙无语,却注意到了另一点,“四年未曾谋面,冉曦想等的人是陆大小姐?”

与其说四年都没出来见过人,不如说从最开始,陆大小姐就没有公开露过面,只是没人注意,也没人探究过她的容貌,否则也不至于在七皇子传出一点关于她貌丑的话后,就当成了她真实的标签。

“是啊,就是她,她吓得小七哭了三天三夜,难道不应该负责么?”

萧冉曦气鼓鼓道,“不过陆锦年公开露面,据说长得很好看啊,小七肯定不是被她丑哭的,但是问小七,又不说当时发生了什么,连我这个皇姐都不能告诉,简直太过分了!”

萧夙,“……”

就听萧冉曦两眼冒光的道,“所以我要从陆锦年这边打听,知道小七的秘密,气死他!”

一个对自己名声都丝毫不在意,甚至还故意做些动作抹黑的女子,萧夙以为,陆锦年若是真心想隐瞒什么东西,那是比七皇子还要难套话的人物,不过他不会多事到提醒萧冉曦。

本来以为陆锦年很有意思,不过如果她默默无闻的活跃在暗处,对那件事没有影响的话,他也不会多费精力去关注她。

打扰萧冉曦激动情绪的是锦绣坊掌柜纹秋,锦绣坊每天都会遇到一两个只试穿不买的客人,有的是当时没打算买衣服,只是看看。

有的是实在拮据,只能试试过过瘾,纹秋也不在意,但是像萧冉曦这样把所有款式衣服试了个遍,接着就没下文了的,实在是第一次。

而且还是来蹲守她家小姐的,要赶快弄走然后告知小姐一声才行。

纹秋让锦绣坊的小厮,把萧冉曦刚才试过的所有衣服都搭在胳膊上展示,笑眯眯的走到萧冉曦身边,问道,“尊敬的客人,请问这些衣服中有您满意的么?”

锦绣坊是成衣行业的翘楚,口碑是在众多贵女夫人中打磨出来的好,梁京大部分有头有脸的世家都在这里做衣服,只要不是故意来砸场子犯众怒,都不会说锦绣坊的衣服让人不满意。

萧冉曦也没想太多,微挑下巴,目光一一扫视着衣服,点了两件出来,“这件和这件。”

纹秋正要把这两件挑出来装好,就听萧冉曦接着道,“这两件不要,其余的都给我包起来。”

饶是打理生意多年,见多识广的纹秋也是愣了愣,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壕气冲天。

很快的回过神来,纹秋吩咐小厮尽快把萧冉曦的衣服包好,并且承诺可以帮忙送货,然而萧冉曦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仍然继续坐在那里。

纹秋焦急,她开门做生意,没有把客人赶出去的道理,只能祈祷自家小姐今天不来锦绣坊,不会那么巧的碰上,生出麻烦才好。

可惜今天老天爷休息,没有听见纹秋的心声,不赶巧的,萧冉曦的衣服刚打包好,陆锦年带着依暖,后脚就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陆锦年其实不常去自己手中的产业去,只有偶尔想起来了,才过去核对账目,重修或是制定下一步的发展计划。

按照平时的话,陆锦年才来过锦绣坊,最近是不会来的才对。

然而她今天有矢车菊的设计花样要交给纹秋,再加上她的容貌才暴露在人前,便没有用轻功和隐匿身法悄悄的来,而是直接从正门进来的。

依旧是一件样式简单毫无装饰的白裙,红色发带束起马尾,即便如此,也无法掩盖陆锦年自带的光彩和气场。

看见锦绣坊架子上的衣服都被撤了下来,陆锦年微微诧异一下,“咦?掌柜的生意很好,前天我来时衣服还摆得满满的。”

纹秋苦笑,抬手指向坐在一旁的萧冉曦和萧夙,“小姐说哪里话,是这位小姐刚才将衣服都选走了,还未来得及补上,小姐来挑选衣服,还请稍等。”

陆锦年摸摸下巴,这么多衣服价格几何她再清楚不过了,一下子买了那么多,不用说肯定是个壕,好奇的瞧了眼这个壕,没想到竟然见到了熟人。

萧夙望着她笑着眨了眨眼睛,“陆锦年。”

陆锦年怔了一下,突然想起这个病美人说过自己的名字,只不过当时在醉酒,没怎么在意,突然再见他才想起来。

萧夙,姓萧,明轩国皇姓……陆锦年思绪转了几转,瞬间知道了萧夙的身份,内心一个大写的卧槽。

明轩国尚文崇武,建国至今已历四代,自当今圣上萧文峰即位后,更是励精图治,带领整个国家朝德智体美各个方向全面发展,皇上正值盛年,对让这个国家步入盛世繁华抱着特别大的热忱。

有这么一个皇上,对国民百姓是好事,但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萧文峰在政绩上没有什么太大的缺失让人诟病,有些有心找茬的人便将矛头放在了他即位登基前。

萧文峰并非是先皇一开始就定下的继位人选,他上面还有一个同样文武双全才学卓绝的兄长萧承予,长幼有序,立长而不立幼,是自古以来的规矩。

萧文峰能登位,也不是多得了先皇的喜欢,而是萧承予于先皇之前撒手人寰,儿子萧夙当时尚还年幼,不足堪当大任,萧文峰才有了机会。

萧夙又因为从小体弱多病,性格软弱,十二岁时便被封了怀王,去了气候条件温和的汴州调养身子,一走就是八年。

然而说是封王出去养身子,何尝不是早早绝了其夺嫡争位的资格?

当然这些陆锦年既不想关心,也不想知道,她只想老实本分的呆在一个平安祥和的国家里,安安心心的享受她的‘退休生涯’,随便结识的一只小绵羊病美人身份就这么坑爹,还有没有办法好好玩耍!

第十章 牵连

萧夙能够不经意的直接叫她的名字,陆锦年可不敢。

端着一百零一号的笑容,陆锦年走进拱手,“见过怀王爷。”

见到他们如此熟络的打招呼,萧冉曦不淡定了,“堂兄,你和陆大小姐认识。”

萧夙垂下眼睑,“前日孔廉兄请我喝酒,是陆大小姐帮我挡的。”

陆锦年笑道,“多得王爷不吝,让小女白得了三坛冰琼雪酿。”

“冰琼雪酿,那群纨绔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让你喝那种酒!我回去就禀告父皇!”

萧冉曦竖起眉毛,怒气冲冲的要站起来,却被萧夙制止,“冉曦,我没事。”

“堂兄,你就是太好脾气了。”

陆锦年偏头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萧冉曦,已经知道这位姑娘的身份了,当今皇上有七子一女,这位就是当朝的晨嘉公主了,如果真要与匈奴和亲,是和亲公主的首选。

笑意深了深,陆锦年道,“王爷和公主感情真好,小女便不打扰了。”

“慢着!”萧冉曦眼睛一亮,她怎么就把正事给忘了,上下打量着陆锦年。

“你就是把我弟弟小七吓哭的女人?不过你长得很好看,小七肯定不是被你的脸吓哭的,你偷偷告诉我小七哭的真相,看在你帮我堂兄挡酒的份上,本公主就不与你计较小七的事情了。”

“小女不敢。”

萧冉曦蹙起眉头,“你不说?”

“小女不敢承公主的夸奖,”陆锦年笑得温文尔雅,“当着国色天香的公主面前,点头承认自己长得好看,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萧冉曦呆了呆,只觉自己的小心肝噗通一声,脸色不由得红了起来。

陆锦年趁萧冉曦没反应过来,继续道,“在美丽的公主面前,小女本该知无不言,可事关七皇子殿下的秘密,小女答应过七皇子要保守秘密,所以只能对公主说抱歉了。”

“宁可被谣言成第一丑女也不说?”

“这是小女和七皇子殿下间的约定。”

“那好吧。”

见陆锦年语气真诚,萧冉曦只好叹了口气,若是一般的人她肯定不会就此作罢,不肯说。

她身为皇室公主,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但陆锦年诚恳的语气和态度,以及不着痕迹的夸赞,听得萧冉曦有些飘飘然。

身为皇上唯一的女儿,萧冉曦得万千宠爱,但身在皇宫中的她怎么能分不清谄媚献好,和真情实意的区别?

皇宫中的人知道了谁的秘密,恨不得不到第二天就传播出去,像陆锦年这样,为了保守皇子的秘密,担了四年丑女的名头,实在大义,当即对陆锦年多了几分喜欢。

如果陆锦年知道萧冉曦心中所想,一定会吐槽,少女你实在是想多了,如果不是她自己放任不理,谣言再怎么也不可能传播四年之久,她和七皇子只是各取所需。

“既然如此,小女就不耽误王爷和公主交流感情,前日听掌柜的说锦绣坊入了一个新花样,不知道进度如何,小女很是期待。”

萧冉曦好奇道,“新花样,刚才掌柜的怎么没有说起,是什么样子的?”

陆锦年故作深沉的摸摸下巴,“掌柜的说是一种咱们这很少见的花,叫什么矢车菊,很新奇好看的样子。”

萧冉曦立即拍了椅子柄,扬声道,“掌柜的,快来,刚才怎么没告诉我啊。”

纹秋听言很快走了过去,内心吐槽不已,她哪里知道什么矢车菊的新花样啊。

不过不能拆自家小姐的台,只能道,“因为是前几天才接到的新花样,最近制作成衣的活计比较多,就先搁置了起来,没想到提了一句,小姐就记住了,既然小姐们都那么期待,我便赶一赶时间,尽早制作出来。”

萧冉曦很满意,“新花样是不是独一无二的?我要预订第一匹新花样的布料,制作成衣裳,到宫宴的时候穿,肯定会成为焦点!”

陆锦年眸光微转,冲纹秋几不可查的摇摇头。

从明轩国第一代皇帝起,就有每年三月初举办宫宴,宴请王公大臣及其家眷进宫一聚的习惯,一直到现在。

这次匈奴在这个时间里派遣使者,又报了和亲的目的,为了让和亲公主亮相,会凑到宫宴时间的可能性很高。

她只是想借萧冉曦之口,在王公大臣的家眷中传播出有矢车菊花样的消息,以引起匈奴公主的注意。

可不想让萧冉曦穿着矢车菊花样的衣服,再宫宴中出场,让匈奴人以为我国的公主在刻意讨好他们,给他们要求两国公主交换和亲的脸面和勇气。

“公主气质出尘,自然是宫宴的焦点,何须新花样添彩?”

陆锦年佯装震惊,“而且冬末春初,世家大族们赶制新衣的肯定不少,今儿已经二月十八,赶在宫宴前制出新花样的布匹就很够呛了,再做新衣服,恐怕……”

萧冉曦撇了撇嘴,“什么焦点啊,阿锦你都不参加宫宴,所以不知道。”

“最近这些年,宫宴的头筹不是第一才女易南枝夺得,就是梁京的琴绝陆轻婉、舞绝苏佩环,去年就是陆轻婉得的,不就是会弹个琴么,有什么厉害的,四皇兄还总是偏袒她。”

陆锦年,“……”可以当做是小孩子的嫉妒么?真可爱啊……

“哼,没有新花样的衣服就算了,好生没趣,我回去修理小七玩去,堂兄,我要回宫了,你好久没进宫给父皇请安了,要不要一起去?”

萧夙探究般的看了陆锦年一眼,转而对萧冉曦摆摆手道,“不了,改日我在进宫,看天气仿佛要下雨了,我直接回府便是。”

萧冉曦失落的耸拉下肩膀,倒是没强求,反而一把握住陆锦年的手,“阿锦,今年宫宴你会参加的对吧。”

“这个……”陆锦年满头黑线,公主殿下您这么自来熟真的好么!

只是对着萧冉曦探照灯般明亮的眼睛,抽了抽嘴角,轻咳一声道,“往年是自负声名粗鄙,登不得宫堂之上,今承蒙公主看得上小女,定然不负好意。”

“那就是会来啦,到时我等你哦。”

萧冉曦欢呼一声,奔出了锦绣坊,指挥着锦绣坊的小厮把买的衣服放在马车上,而后坐上马车往皇宫驶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零八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