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泽熙幕曦莞小说最新章节大团圆结局篇-暗夜帝王:念你情深似海免费阅读

暗夜帝王:念你情深似海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暗夜帝王:念你情深似海在线全文阅读,作者迷惘锦城是如何刻画的。暗夜帝王:念你情深似海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他来了,如同神抵般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命运的齿轮缓缓开启。他带来魔鬼般的气息,让她苍茫后退。却不曾知道一切都是已计划好的。一次绑架的背后,他重新强势归来。现实跟回忆在折磨着她。当她无情的坠入深渊而他只在居高临下的望着的时候,她才明白他为何会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到底谁才是主谋者,一切又该如何说起,迷雾正在一点点散开……她掩埋

微生泽熙幕曦莞小说最新章节大团圆结局篇-暗夜帝王:念你情深似海免费阅读

第4章 曾经的波涛汹涌(2)

就是她么?

微生泽熙的新女友?

呵,还真是可笑,真够荒谬的……

幕曦莞抱着一点希望的去看微生泽熙,竟撞上这一场景。

幕曦莞洁白的牙齿紧紧的咬着红唇,眼眶里氤氲着水气:微生泽熙不需要她了,真的不要她了,他有人关心照顾,她就是一个外人,从头到尾的就像一个外人一样。

好像从来什么都没发生过,曾经的所有事情就像一个笑话,一场闹剧。

结束了,都结束了!!

可没想到,就在那一刹那,微生泽熙的视线向病房边扫过,两人的视线竟然撞上了,幕曦莞只见他眉峰一皱,但还未等他做出任何的表示,幕曦莞就不管一切逃跑了。

之前为他鼓起的所有勇气,就在她逃跑的时候,全都击垮。

幕曦莞含着泪拼命的跑,耳边只有“刮刮”的风声,其余的什么都听不到。

其实在那一刻,幕曦莞多么希望他能冲出来,抓住她的手深拥着她对她说是她误会了。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幕曦莞,你真天真。

他这样背叛了你,你还对他存在希望。

幕曦莞哭着喊着,在心里大声大喊,撕心裂肺般。

幕曦莞在道路旁不停地奔跑,不停地哭泣,五味杂陈,心如刀绞。

失望,沮丧,悲伤,痛苦,盲目地全在心中泛滥。

这一些,全都为微生泽熙蜂拥而至。

雨水无情地拍打着幕曦莞薄弱的脊背,浸湿|了她单薄的衣裳,仿佛想要狠狠地强劲地冲进她的心中,翻滚起一次又一次的波涛汹涌。

幕曦莞喑哑着嗓子,声音犹如地狱里发出。

微生泽熙,我恨你,

我现在只想对你说,

再见,再也不见。

病房内。

当微生泽熙看到幕曦莞的时候,眼瞳倏然的收缩,折射出一道凌然的光,他的唇紧紧地抿着,浑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突然的超大的气场让身旁的女孩心惊,女孩想握住他的手,却毫不留情的被微生泽熙用力甩开,力度大的已经把她甩到地上,头磕到架子上,她艰难的按着头,竟慢慢的沁出血丝,女孩轻声的说:“痛……泽熙,”

微生泽熙手握成拳头,愤怒的嘶吼:“别喊我。”

女孩觉得委屈:“你怎么这样,你信不信……”

“滚!”

女孩捂着头,说道:“你不会的……你也不敢的!”

他一拳用力的打在床上,发出巨大而沉重的声响,微生泽熙得眼里闪着火光:“滚,别让我动手!”

女孩忍着气,从地上痛苦的爬起来,“你会后悔的!”然后打开门离去。

微生泽熙的头上冒出冷汗,他艰难而辛酸的走到窗前,果不其然,在布满颗颗雨珠的玻璃上,远处现映出幕曦莞蹲在路边的身影,显的格外的狼狈可怜,却无人问津。

他棕色的眼瞳里第一次流转着水光,眼底闪过万分懊悔,声音从嗓子深处发出,怒吼一声,结实的肌肉突起,举起拳头用力的一拳打在玻璃上,居然被打碎了裂缝,手上的皮绽开,露出骨头,满手都是鲜血,触目心惊。

场面恐怖得让人不可置信,诧异到使人惊心动魄。

微生泽熙的喉咙上下翻滚着,却温柔而深情的呢喃道:“曦莞……”

该死!她在哭!他不准!

微生泽熙是多么的想冲出去,把她狠狠的揉进自己的怀里,他不要她难过,不要她痛苦,不要她受伤!

但是最终伤害到幕曦莞的人是他。

微生泽熙的嘴角自嘲的勾起,心里满是自责和懊悔。

“啪”!“啪”!!“啪”!!!

一声比一声更响的巴掌声破空的响起。

他在自己打自己,他在惩罚自己:微生泽熙!你该死,连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无能,你窝囊。

终于,一颗浑浊却又晶亮的眼泪划过布满鲜血红印的肿胀的脸。

“来,曦莞,给你!”熟悉又温柔的声音在幕曦莞的头顶上响起。

幕曦莞微微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得无可挑剔的脸庞,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让幕曦莞微微看呆。

但是她假装撇着嘴,不情愿的接过雨伞,嫌弃的说:“这把伞好丑哦,还有你,这么晚才来,”然后把弄着雨伞自言自语地说,“你都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

她有点撒娇的样子更让微生泽熙觉得可爱。

微生泽熙爱恋把她抱进怀里,双手紧紧地环着她的纤腰,柔情似水:“怪我咯!恩?亲爱的~”

要知道,她是他最亲爱的。

幕曦莞轻轻地哼一声,不看他。

微生泽熙眼睛闪着微光,先侧着头看着她,然后在她耳边只用两个人听到的音量说:“曦莞,你就是只小野猫!”

“但是呢,我还是爱你呢!”微生泽熙的气息洒在幕曦莞的颈窝处,带着酥酥麻麻的暖意。

属于他的温柔时时刻刻的笼罩着她。

从小就没有温暖的幕曦莞,居然能这么被人保护爱护,就忍不住贪恋的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幕曦莞听罢,方才的不开心烟飞云散,低低的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格外漂亮。

微生泽熙看得心生愉快,低头深情地吻住她的唇。

他是那么的爱她。

“下次不会了好不好?”微生泽熙用力的抱着幕曦莞,似乎想要把她融入他的身体里。

“我一定要抓住你,一辈子的抓住你!”微生泽熙一边吻着她一边口齿不清地说。

要一辈子的抓住幕曦莞,一辈子!

这是微生泽熙对幕曦莞的承诺,他要她的一辈子。

回应他的是幕曦莞的回抱。

眼泪慢慢地又再次浸湿了她的眼眶,梦境般的曾经一点点缓缓地褪去……

幕曦莞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梦境中的他仿佛触手可及,却,消失。

这个繁华美好而莫测的梦,终于醒了。

第5章 在宇宙中努力着(1)

大雨,终于停止。

被洗得发白的天空,变得十分晴朗,万里无云。

难得有这样好的天气,随之人人的心情也就变得愉快、舒服起来。

仿佛整个世界都被解压。

幕曦莞抬头虚眯着眼看着湛蓝的天空,眼皮沉甸甸地垂下,压着,快要睁不开。然后四处张望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一阵凄凉感直涌上心头。

这么久了,幕曦莞还是选择留在这个城市,虽然曾经的回忆太过让她心碎,不过也已经麻木了。

幕曦莞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有名的集团大门,即将开始一天的工作。

其实她大可以不工作的,家里的环境足够能让她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是一想到清静到使人发慌的所谓的家,幕曦莞的心不禁一寒,漠然的越过。

她从小就生活在那个冰冷、豪华、偌大得使人感到空荒的豪宅,家里除了佣人,还是佣人。她的父母忙碌的一年都不见几次踪影,甚至一年都不见,只留下幕曦莞在家,交给佣人照顾。

幕曦莞从小就没有爱,不曾拥有爱,对于她来说,整个世界早已荒芜。

原本幕曦莞那颗热切的心,早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探不到一丝暖的温度。

但自从遇上了微生泽熙,是他让她的空荡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丝光亮;是他带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快乐;是他让她尝试到触摸到幸福的边缘的味道。

可最后,不惜一切的泯灭了……

不知不觉,时间流逝的很快,一晃一年就过了!

一天,幕曦莞踩着细高跟鞋,踏在亮白的地板上,露出白皙的脚踝。

“哎~幕经理!”

幕曦莞看了对方一眼,疑惑道:“有事?”

门卫双手呈上一份东西,恭恭敬敬的:“经理,有你的一份邮件!”

幕曦莞点点头,脸上却毫无神情:“谢谢。”

拿着邮件就往外走。

幕曦莞坐在集团外的木椅上,漫不经心地拆开来看。

隐隐约约的,一个沉重稳健的脚步声在远处响起,响起在空旷的石板地面上。

幕曦莞闻声抬起头,看到了一个身材高挺的男人,他的气场居然强大得无法令人忽视,正向集团走去。

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仿佛都笼上了阴暗,温度降低到零点。

眼光刚接触他时,幕曦莞就忍不住浑身一震。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直窜入幕曦莞的大脑,他……

他白皙的脸庞,完美的脸型,眼角微微上翘的桃花眼中透露出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邪魅的色泽,标杆般笔直的颀长身材,穿着一袭黑色大衣,时刻肆意的张扬着高贵与优雅,而且透露着一丝放|荡不羁……

男人与生俱来的强大的气场散发着傲然凌厉,不容人靠近。但样貌竟俊美的无懈可击,如同油画里的尊贵的皇室王子。

殊不知,他来了,如同神邸般出现在幕曦莞的生命里。

命运的齿轮,缓缓开启。

幕曦莞真的有点被他的外貌震撼到了。他带来魔鬼般的气息,幕曦莞心中凛然,这人好可怕。

他是谁?幕曦莞疑问。但是不管怎么样,以他的外貌、衣着和气势就可以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

就初初第一眼而已,他就给带幕曦莞来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确切的来说应该是相似感,带着阴暗诡异的感觉。幕曦莞皱着眉头想要从记忆匣子中找回感觉,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

猛地一阵急促的痛抽搐着心脏,却又一下子消失得无隐无踪。

这种情况已经出现过好几次了,但是最近却越来越频繁。

幕曦莞按捺着,心想得要去医院看一看了。

看到他,幕曦莞不知道为何心中奇怪的有些恐惧,但没有去理会太多,重新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邮件。

眼珠子快速的草草的扫了一下内容,而又不可思议的重新看了一遍。

眼瞳里突然闪过异样的光芒,不容置信的盯着,慢慢地嘴角微微上扬,微微咧开的弧度仿佛被定格,美丽的恰到好处。这么些难熬的日子以来,终于有一件事让她相对感到安慰了,有些心酸又发自心底的微微笑起,久违的笑容慢慢的出现在幕曦莞的脸上。

男人侧目一望,蹙眉,稍稍留了神。

幕曦莞难得发自内心的开心一笑,脸上满是洋溢着幸福、温柔,淡淡地散发出高雅的气质。

男人回眸看她的那一瞬间,不禁想到了他来到中国才刚学不久的一首诗,是让他记忆尤为深刻的一首。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绝美的她。

他看过许多妖 艳的美人,但是却觉得只有她,才能配上这句诗。

但是,真是可惜了。

男人内心轻轻地嗤笑了一声,内藏着不为人知的含义。

第6章 在宇宙中努力着(2)

这是真的吗?

幕曦莞不容置信的看着手中那份来自外国著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忽然觉得好像在做梦。

幕曦莞惊讶的抬起手,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脸。

好痛,是真的。

她的眉头舒展开,好像有一道绚丽的烟花在她头顶上繁丽的炸开。

终于成功了!!

而幕曦莞那孩子般的天真,那份不被常人看见的天真烂漫,全收入在那位男人的眼底。

次日,幕曦莞接到集团副总高晓的内部电话,说请她去开会。

轻轻叩门声响起:“副总,幕经理到了。”

“进来。”

门被打开,幕曦莞看到一位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前,面容严肃。

幕曦莞向办公室四周看了看,只有副总,这就是所谓的开会,只有两个人的会议?看来不简单……

“幕经理,请坐!”

幕曦莞规规矩矩的坐下,开门见山:“副总,您找我,有何事?”

“幕经理啊,我就也直接说了。是这样的,我们集团旗下的总餐厅老板需要请假,而现在是非常时期,工作比较紧,又差不多要上交年度报告。但是——那边没有合适的人选,”

幕曦莞一怔,随后说道:“所以副总的意思——是想让我过去?”

副总不再是面容严肃,反而是有些和蔼地说:“幕经理,你真的是很聪明啊,当初让你当经理,没有选错!”

幕曦莞嘴角一勾:“过奖。”

他只是想单纯的把她调走?

还是另存心机?

真够让人捉摸不透的。

“那……我现在的工作?”幕曦莞装着疑惑道。

副总然而是笑了起来,这倒是让幕曦莞有些不解。

“哎呀!幕经理,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问题啊,你这么好的人才,集团怎么可能不要,你放心,这个位子还是你的。”

但愿只是这么简单……

幕曦莞在心里暗暗地为自己抓了一把汗。

“那就是,您想让我兼顾两边的工作?”

“对,所以会很忙。不过你放心,如果你完成得好,年终奖翻倍!”

翻倍?

这可不一般的小数目。

幕曦莞在心里小小的吃惊了一下,面容恢复平静的说:“好,现在我该怎么做?”

“你明天就可以过去工作了,你自己可以准备一下,等会儿我会通知餐厅的。”

幕曦莞点点头,起身:“好,那我先出去了。”

“嗯,哎!幕经理——加油!”居然还做出个握拳加油的动作,看着他的年龄和身份,怎么都有点滑稽。

在职场奋斗的这两年,经历的风雨还少吗?先是遭人唾弃,直至后来的人人的阿谀奉承,冠冕堂皇的话听之又听。反而他的这句的鼓励,倒显真诚,让幕曦莞为心一动。

幕曦莞挽唇一笑,笑容却让人感到莫测:“嗯,我会的。”

幕曦莞看着桌面的一堆文件,忙得快要焦头烂额。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轻松悠扬的歌声舒缓了闷躁的气氛。

电话的显示来电是甯栀念,幕曦莞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请问是幕曦莞吗?,”

“念念?是我。”

这么久了,甯栀念第一次来找她。

“嗯……你今晚有空吗?”

就知道她找自己有事。

幕曦莞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文件应该来得及完成:“嗯,有空。”

“那今晚出来聊聊?”

“可以!”就当是放松一下吧。

其实自从微生泽熙的离开,幕曦莞就开始拼命地填满时间,一刻也不敢停下,她也不敢让自己停下来,因为她害怕属他的记忆通过时光的缝隙,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都占据她的整个心灵。

“好,那晚上九点见啰!地址等下发给你。”

“晚上见。”

晚上九点。

“哎呀,念念,对不起,我来迟了!”幕曦莞急匆匆地跑来,抱歉的笑笑说。

“没关系,曦莞,你来了就好,”甯栀念笑容满面地说。

幕曦莞放下包坐下,喝了一些水:“念念,好久不见啊,怎么现在才约我啊?”

“什么话,我怕你忙,所以就——”甯栀念的头竟有点低低的,眼神一直想要避过幕曦莞的目光。

幕曦莞细心地捕捉到她的异样。

甯栀念来找她还果真不是一般的事。

“唉你不知道,我都快要闷死了,我还巴不得你来约我呢,”幕曦莞莞尔一笑,装着如无其事。

“在大集团工作累吗?过得怎样?还有,我点了你最爱的花茶哦!”甯栀念抿唇干笑了一下,抬起头。

幕曦莞稍稍地品了一口,笑着说:“嗯呢……哎,过的也就那样。”

反正都是一样,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节奏,孤独,寂寞,坚强的外壳像影子般永远的跟在幕曦莞身后。

“你就没去多认识个人,交些朋友?”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更何况,那种朋友,不交也罢。”

甯栀念难言的看着幕曦莞:“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

“所以说啊,我只有你一个朋友——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幕曦莞慢条斯理地说。

甯栀念愣住了,尴尬的笑了两声,疑问道:“呵呵,曦莞,你怎么知道?”——自己找她有事?

幕曦莞用手扶着下巴,头侧着,唇微微笑着,看着甯栀念,没有说话。

“那个,就是……我手头有点紧,”甯栀念吞吞吐吐地说。

幕曦莞毫不犹豫地说:“好啊,你想要借多少?”

“不是不是,”甯栀念连忙摇手否认,“就是——我没钱交租……”

幕曦莞愣了愣,不禁失笑,说道:“就是这个?”

甯栀念尴尬的点点头。

“你想跟我住?还是要我帮你交租?”幕曦莞好笑道。

“……前者,其实如果不行也没关系的。我……”

幕曦莞无奈的摇摇头:“你要跟我住当然可以啊,这有什么问题的。”

“啊!你同意啊?”甯栀念瞪着大眼睛问道。

“怎么不同意啊?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当然可以啦!”

至少在现在,是唯一的。幕曦莞心里苦涩地想道。

甯栀念两眼重新充满光泽,亮晶晶的,她笑着说:“谢谢你啊曦莞,”还想凑过去像撒娇一样。

幕曦莞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好啦,我租了个公寓,咱俩一起住,你今晚就搬过来吧!”

……

第7章 岁月一去不复返(1)

天边才刚刚开始泛白,一切尽是青涩朦胧,清晨的薄雾还未曾褪却,轻轻地笼罩大地。

一切皆是新的,已是新的一天。

幕曦莞快要收拾完毕,准备出门。

甯栀念被她吵醒了,睡眼朦胧地看着幕曦莞,迷迷糊糊地说:“曦莞,这么早?”

幕曦莞看了她一眼,抱歉地说:“念念对不起啊,吵醒你了!”说着手里还在整理些什么。

甯栀念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你平时都这么早起来吗?”又立刻躺下,闭上眼睛。

“不是,我今天早上先赶回集团,再去餐厅,要不然,我怕来不及。可能还要把工作资料拿到餐厅里才行!”

甯栀念立刻睁大眼睛:“餐厅,什么餐厅?你不是一向在集团里面工作的吗?”

“恩,是啊,但是现在高层安配我了一份新工作。是我们集团旗下的总餐厅。”幕曦莞拿起包包,换上鞋子。“不跟你说了,我走了……”

甯栀念叹了一声,自顾自地说:“才人就是忙,高层就是烦。”

然后神经被刺激起,忽然想起什么,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

餐厅员工早已站好两排,迎接代理老板。

“哎,老板来了,站好站好,”经理低声提醒。

微风轻轻地吹过路旁,卷起了满地的落叶,卷起了幕曦莞轻捷柔软的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一丝一缕飘起的秀发变成了金栗色,整个人都被描上了一层金边,如同梦幻般。

幕曦莞白皙的皮肤,不经意流露出的微笑,像是从画卷里出来的殿堂女子,浑身散发出高雅的气质,像一朵妖艳的蔷薇花,美得耀眼。

餐厅员工看得微微失神,但还是齐声喊道:“老板好!”

幕曦莞轻轻地点头:“你们好。”然后向餐厅里走去。

声音淡淡的又略带疏离地说:“你们的经理跟我过来,其余的员工正常工作。”

“哇塞,超级大美女呀!”

“我的女神!”

“什么,竟然是我的梦中情人啊……”

……

幕曦莞才一走,所有的员工开始在七嘴八舌的不停地议论起来,连女员工也惊呆了,不敢相信有这么漂亮的人,而且是她们的老板,很是羡慕。

幕曦莞的办公室是在二楼,在餐厅正门口的上方,落地大窗户将外面的世界看得一清二楚,可以一览无余的进入视线。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

幕曦莞连头也没抬起,直接说:“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男员工,他双手捧着咖啡,眼神视线紧紧地盯着在专心工作的幕曦莞,吞了一口口水,向她走近。

“那个,幕老板……”男员工试探道。

幕曦莞抬起头,扫了他一眼,又淡然的垂眸看着资料:“有什么事,直说。”

“嗯,老板工作辛苦了,喝杯咖啡提提神?”还边说边伸出手把咖啡递给她。

幕曦莞讨厌这种太过炽烈的目光,不自在地沉下脸色:“好,放下吧。没事就出去吧。”

男员工听到“好”字就更大胆的说:“不知幕小姐有没有对……”

“……没有!”幕曦莞心中无奈,她就猜到了!

但是还没等对方说完,幕曦莞的眼神冷冷的扫过他,声音没有一丝温度的说:“我并不认为上班时间能涉及到题外话。”

直接一点的就是:请他闭嘴。

那位男员工受到打击,不甘的离开了。

幕曦莞又是加班到深夜,一大堆的资料忙得她透不过气来。

她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双眼无神地看着窗外。

眼里突然看到了些什么。

一个男人从豪华跑车阿斯顿·马丁下来,向餐厅走去。

幕曦莞第一个念头是:哇,这么有~钱。

然后是——餐厅都已经打烊了啊,他怎么还进去?

幕曦莞看着他那傲然的背影,不知为何有些熟悉。

直至那位男人完全走进到餐厅里,幕曦莞才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向一楼跑去。

整个餐厅只有彼此的脚步声。

男人立刻走到开关前,把灯都打开。在灯“啪”地全部打开时,幕曦莞觉得很奇怪,他怎么知道开关总闸在哪?

怎么,……

当彼此抬头看清对方的模样,幕曦莞震惊了……

是他?之前在集团遇见过的人。

他怎么在这?

幕曦莞颦蹙,没有什么神色的脸上出现了几分诧异,眼瞳猛地收缩,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男人凛冽的脸上深深地蒙上一层黑暗,高深莫测,迷魔的就是恶鬼,惟最清晰地看到完美的唇形,深红色的就像是刚噬食完鲜血的冶妖,欲滴着。

幕曦莞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窒息的厉害。她连忙撇开头,躲避他的眼神,他根本恐怖不敢让人直视。

男人身着深色圆领薄毛衣,里面的黑衬衣露出领子来,配着一条笔直的西裤,加上他精致得无懈可击的侧脸,斯文有礼中夹带着几分高傲嚣张,但是狭长凤目中夹含 着淡漠疏离,高深凛然得不敢让人直视,全身散发着丝丝寒意,可怖得就像地狱魔鬼……

他的魄力超强,没有表现任何动作就已让人胆颤,望而已畏惧。

幕曦莞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偏着头避过他的冷冽,心脏跳动的速度莫名地加快。

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男人,黑暗的如同死神笼罩世界。

第8章 岁月一去不复返(2)

过了一会,还是幕曦莞先说的话:“抱歉先生,我们已经打烊了。”

“……你在这里工作?”他的声音低沉磁性,低醇的温柔,好像带着一种邪魅的男人魄力。

幕曦莞轻轻地咬住唇,微微点头。

男子的桃花眼弯起,勾人心魄的笑容转瞬即逝,眼底尽是一片深幽。

男人迈开脚步,走到幕曦莞的几步前,深邃的眼眸隐藏着意味不明的眸光,细细的端详着她。

幕曦莞感觉心跳停顿了一下,冷冽的气息靠近。

但很快对方便扬长而去。

一阵微风伴着冰冷的气息划过,留下一段长长的弧度,耐人寻味。

幕曦莞看着他那潇洒离去的背影,眉头依然皱着,嘴唇紧紧地抿着,脸庞微微涨红。他到底是谁,带给她的感觉居然是肆意的傲然,神秘的就像处在暗黑中的鬼魅。

然而幕曦莞绝对不会知道,这并非巧合。

深夜,幕曦莞收拾好东西后,就离开餐厅下班。

幕曦莞站在公交车站牌边,可是站牌上清楚地写着最后一班车的时间早就已经过了。

她挑眉:是坐不成了。

其实幕曦莞根本就可以不坐公交车,她有车有驾照。但是她喜欢公交车上的那种嘈杂的气氛,因为可以让她空荒寂寥的心添上几分热闹。

至少这样,幕曦莞不怎么觉得孤独和落寂;至少这样,幕曦莞不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至少这样,她会觉得安心些;至少这样,她不会胡思乱想。

即便从前她最讨厌嘈杂。

好像什么事情都会变,变成刚开始自己最讨厌,最厌恶的那个样子。

幕曦莞挎着包,入夜的寒风扑面而来,她双手环抱着胳膊,以防卫的样子行走的街道上。

走着走着,居然下起雨来——雨滴一颗又一颗的有规律有顺次的滴落,不大,却能重重的地进幕曦莞的心里,深深的锤击着。

幕曦莞嘲讽似的从灵魂深处发出笑声:原来连上天都在嘲笑她,看不起她,想让她狼狈。

她的心冷得发出了寒气,情绪神经全都被冰封住,发麻着却不能动弹。

因为已入深夜,马路上空空如也,只有白炽的路灯默默的守护着这条道路,夜夜如此,孤独又平凡。

突然,一辆跑车驶过。原本飞快的速度竟慢了下来,最后,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车中的男子修长的手托着下巴,偏侧着头看着倒后镜。

倒后镜中显映的是在黑暗中如此卑微的幕曦莞。

男子虚眯起狭长凤目,嘴边噙着魅笑。

是幕曦莞,“真巧”,又遇见幕曦莞了!

滴滴答答的雨声终于引起男子的注意,他皱起眉:下雨,她没带伞吗?

他扭过头看着被黑暗笼罩着的幕曦莞,整个人都快要缩成一团。男子的嘴唇勾起一分邪魅,性~感的唇是异样的深红色,就像嗜血的幽妖,眼瞳里涌流着寒意。

一件外套就像腾空的一样搭围在幕曦莞的身上,幕曦莞恍然的抬起头。

英俊邪魅的脸印入眼帘。

他,怎么会是他?幕曦莞吓得一惊,心跳仿佛停了半拍。

一个暖意迅速上窜,充盈整个身躯。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幕曦莞觉得久违,鼻子不知怎么的就酸酸的,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男子虚眯起漂亮的桃花眼,嘴角噙着淡漠。

幕曦莞双眼愣愣的看着他,突然茫茫然的觉得很无助。

……

直到回到了家里,幕曦莞的耳畔还清晰地回响着他最后对她说的那句话。

“你我终将会相识。”

那一刻,幕曦莞的心弦突地被拨动,像是中了蛊毒。

夜晚,夜深人静……

人人都在睡梦中,而幕曦莞却怎么也睡不着,她大概已经忘记有多少个这样的不眠之夜了。

幕曦莞孤单的望着窗外的月亮,这样甚好的月光,却只有一人独自观赏。

眼眸中满是落寂,慢慢的眼泪浸湿了眼眶,缓缓地流下。

曾经那段斑驳的时光不知怎的,涌上心头。

幕曦莞就是因为繁忙,不及,或许是不愿错过那些宝贵的时间,或说是珍惜青春年华,而没有跟微生泽熙像其他的情侣一样,吃同一支冰淇淋,看同一场电影,偶尔逛逛街,一起静静地坐着看月色……

尽管这些只是很简单的事,再司空见惯不过。

幕曦莞忽然发现,她好像错过了很多很多。

是……她错了吗

她没有在那段可以肆意挥霍青春的时间里轰轰烈烈的爱过,总处于被动那方,以至于现在失去了微生泽熙,才意识到微生泽熙于自己而言是那么重要。她想他,她爱他,却每每都心痛,心脏在一阵阵的抽搐着。

岁月一去不复返,从来没有人可以回到过去,重新去做曾经遗留的事情,把那段空缺的记忆填满,毕竟昨天就已成为了历史。

Yesterday is histy, tomrow is a mystery.

但是幕曦莞深知昨天已经成为历史,明天还是未解之谜,所以她一直在很努力很努力的活着,把所有事情做得最好,让自己变得更完美,把关于微生泽熙的记忆慢慢的从脑子里消隐,褪去。

晚风习习,幕曦莞觉得很冷。

很冷,很累,很孤单,很害怕……如今的生活折磨得她不堪,才突然发现自己已身心疲倦,筋疲力尽。

谁也不知道,在她那坚强的外表下,隐藏的却是一颗脆弱的心。

她需要温暖,需要被爱,需要关怀。

幕曦莞很想失声痛哭,可是她很怕吵醒别人,发现自己的脆弱,所以她只能捂住嘴巴,压抑着心情在黑暗中小心翼翼地哭泣。

幕曦莞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牙齿紧紧地咬着红唇。她好想微生泽熙,真的好想,好想他温柔的眸光;好想他抱着自己,在他怀中的温暖;好想再看看他……

微生泽熙,你在哪,你还好吗?

  • 发布时间:2020-05-22 17:54:02
  • 作者:迷惘锦城
    小说名:暗夜帝王:念你情深似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