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宇桓夏若舒小说最新章节大团圆结局篇-霸宠豪夺:狼性总裁欺上身免费阅读

霸宠豪夺:狼性总裁欺上身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霸宠豪夺:狼性总裁欺上身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千诺是如何刻画的。霸宠豪夺:狼性总裁欺上身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结婚三年,老公不屑碰她。小三意外怀孕,气焰嚣张的搬进家门,婆婆竟让她沦为小三的保姆……一次意外,她被陌生人吃干抹净。夏若舒不知所措,慌张逃离。却被他威胁禁锢,夜夜贪欢。夏若舒被迫在丈夫,婆婆,小三,和这个霸道嚣张的总裁之间不断周旋。她以为会被他玩儿的体无完肤。却不想霸道的背后是满眼的温柔。他,霸占、欺凌,却宠她入骨!

封宇桓夏若舒小说最新章节大团圆结局篇-霸宠豪夺:狼性总裁欺上身免费阅读

第004章 婆婆维护的女人

“很荣幸能帮到夏女士,至于封总的身份,你回去查一下封氏集团就一清二楚了。”徐子谦彬彬有礼的带着夏若舒朝着停车场走去,示意自己很愿意帮忙。

夏若舒坐上了车,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把求助的话说给徐子谦听。

直到车子开到了夏若舒所在的小区楼下,夏若舒才拿着包对徐子谦说道:“谢谢你!”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你赶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徐子谦看着夏若舒进了楼道,心里始终放心不下,就停好车子跟在夏若舒的后面走了进去。

夏若舒咬着嘴唇,站在自家门前,不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解释,她拿这钥匙的手还在颤抖,却发现房门忽然被推开。

哗——

一个陌生的女人端着一盆水直接撞在了夏若舒的身上。

夏若舒皱着眉头,有些生气,还没等夏若舒开口说话,只听这个陌生的女人娇滴滴的开口说道:“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门外有人,那个……淋了你一身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快回家去换身衣服吧!”

“这是我家!你是什么人?”夏若舒咬着嘴唇,直接推开了这个陌生的女人,走进了房间。

夏若舒的心里十分清楚,这个女人明明就是故意的!哪有人在楼道里面倒水的?家里的洗手间干什么用的?

“你……你推我?”陌生女人一脸委屈的坐在地上,揉着眼睛娇嗔道:“呜呜,我都已经跟你道歉了,你竟然还推我,我肚子疼,疼死我了!”

夏若舒刚想走上前去把这个人扶起来,想着怎么说都是家里的客人,可刚走到跟前,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婆婆的声音。

“夏若舒,你这个贱女人!老公伺候不好,三年了肚子都没个动静。现在回来还敢欺负我未来的孙子!”刁燕说着一把推开夏若舒,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扶起坐在地上的女人继续说道:“婷婷,你没事吧?肚子怎么样?快起来,进去休息一下。”

“阿姨,我钟婷来你们家,可是您三番五次求我,我才来的!如果你们家容不下我,我现在就走。”钟婷抽泣了两声,不悦的对刁燕说道,但是眼睛却恶狠狠的看向了夏若舒。

刁燕见事情不好,赶紧拉住钟婷的手安慰道:“她不懂事,我帮你教训她,你快坐下,你这肚子里可怀着我们杜家的孩子,到外面谁能照顾好你啊?”

刁燕刚把钟婷安顿到沙发上,转过头来就看着夏若舒冷冷的说道:“还不道歉?”

“妈,您说她肚子里面怀的是杜家的孩子?那是……”夏若舒现在心里很乱,原本昨晚的事情她就没想到要怎么办才好,回到家婆婆竟然带回来一个怀着杜家孩子的女人。

是谁的?

“别叫我妈,你跟子川结婚三年,你的肚子争气过么?钟婷是子川的秘书,上次子川喝多在外面过夜那次,就是跟她。”刁燕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然后回过头去温柔的拍了拍钟婷的手背。

又转身对夏若舒吩咐道:“钟婷怀孕了,是子川的孩子,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帮助婷婷安胎。”

夏若舒呆滞在原地,眼神有些慌乱,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刁燕,她的婆婆现在是要她伺候一个小三?

夏若舒咬着嘴唇,她想争执,想找到杜子川质问他为何宁可出去跟其他的女人怀孕生子,也不愿意回家来看看那个深深爱着他这么多年的女人?

可是……

昨晚的事情让夏若舒没有了底气,她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妈!你说让我做什么?伺候一个小三?我不是保姆,我是三年来没有给子川生下孩子,但您怎么知道这是我的问题?又怎么知道,她肚子里的就一定是子川的孩子?”夏若就算没有底气,她也不可能委屈自己去伺候一个小三。

“一个能随便和别人老公上床的女人,不知道跟多少人在一起过,妈,我相信您不糊涂吧?”夏若舒心里难过,但看着钟婷仗着自己怀孕,就出现胡闹,她怎么知道这一切是不是钟婷为了上位讹诈的呢?

夏若舒的话让刁燕皱了皱眉头,她有些疑惑的盯着钟婷,虽然她很想要一个孩子,但也要确保是他们杜家的种啊!

“阿姨,您别忘了,那一夜,我的初红子川是看的清清楚楚,我本想拿钱走人。孩子我也是想打掉的,要不是您三番五次的阻拦,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儿?她现在这么冤枉我,还不如去医院打了算了。”钟婷红着眼睛哭了出来,委屈的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刁燕赶紧拦住,生怕钟婷真的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她一边安抚着钟婷,让她坐在沙发上。一边对夏若舒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出去买菜。一会儿煲个鸡汤,再炒几个孕妇开胃的小菜,要是饿着我孙子了,你就从这个家滚出去!这孩子是不是子川的,生下来就知道了!”

夏若舒红了眼眶,这真是她的好婆婆啊!她能理解一个老人想要孩子的心里,但她不相信杜子川会跟其他女人上床。就算他们之间有再多矛盾,她也相信杜子川的为人。

这件事情她一定要好好问问杜子川,为什么他要这么对自己!为什么要让这么一个女人来侮辱自己!

看着婆婆和那女人得意的嘴脸,夏若舒咬着牙,强撑着气得发抖的身子,感觉自己浑身发冷,头昏昏沉沉。想着自己身上已经湿淋淋的衣服,打算先换一件衣服,在吃上感冒药。

走进房间,夏若舒发现自己的衣柜里面放的都不是自己平时的衣服。她惊愕的回过头,问道:“我的衣服呢?”

“你的衣服都扔到客房了!这间房我做主,腾出来给钟婷养胎,你从今天开始就挪到客房去住。我的小孙子可是要住最好的地方!有子川在,晚上也能照顾一下钟婷。”说完,刁燕拿出了五百块钱,扔在了夏若舒的脚下。

“这是今天的买菜钱,多买点有营养的菜回来,别让我发现你私藏。”

第005章 孩子不是他的

刁燕转过身去给钟婷倒了一杯水,一脸笑容的递给了钟婷说道:“你就安心的住在这儿!保证把你伺候的很周到,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吩咐她去做!你也想证明你孩子的身份吧?”

钟婷拿着水杯,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很善解人意的抬起了头。

假装很心疼的对夏若舒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恨我怨我,说我是小三,想把我赶走,但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能左右的。”

钟婷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红着眼睛说道:“现在孩子也有了,我打掉孩子的话,阿姨和子川都会心疼。我这也是为了你们杜家的种,我生了孩子,证明孩子的身份以后,保证拿着你们补偿的钱离开。这种丢人的事情,我也不想啊!”

说着,钟婷委屈的大哭起来,一副被逼的模样。

夏若舒咬着嘴唇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五百块钱,浑身颤抖的想着,这件事情一定要让杜子川回来主持公道。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去换身衣服!”

“不就是淋了一身水么?娇气什么?出去吹吹风就干了!赶紧回来,别饿着我孙子。”刁燕直接把夏若舒推出了门外,门砰地一声被狠狠关上了。

房间内,夏若舒听到刁燕在不断的安抚钟婷,她的哭声也逐渐小了下来。

夏若舒靠着门,蹲在地上,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人!

她深爱着的丈夫,会让别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吗?

那个她一直尊敬的婆婆,想让她伺候老公的小三……

这一切,夏若舒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那些电视剧当中的桥段,怎么会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泪水滑落,身上的衣服也不断的滴着水,楼道里也湿了一片,可夏若舒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

她想要一个解释,想让杜子川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告诉她,这儿是他们的家!

“怎么自己先回来了?”

杜子川的声音从夏若舒的上方传来,夏若舒抹着眼泪抬起头,看着杜子川刚想诉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却发现杜子川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她。

“你挡到我的路了!”杜子川皱着眉头,不悦的问道:“怎么把门前弄得这么湿?”

“杜子川,钟婷是谁?那晚你没回家,是不是跟她在外面?”夏若舒本就发烧头昏,现在她的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她强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并开口质问,她想知道,刁燕说的话是不是都是真的。

夏若舒盯着杜子川,她急需一个解释,凭什么钟婷能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家中跟婆婆一起让她难堪?

“钟婷?”杜子川皱着眉,直接回应道:“是又怎么样?”

夏若舒只感觉自己瞬间无法呼吸,整个人僵在原地,怎么可能?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夏若舒不相信杜子川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不可能,你不会的!”夏若舒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神情之中带着些许的不自然,语气颤抖,她伸出两只手,想要攀附在杜子川的肩膀上。

杜子川的身体微微后向后撤出一步,刚好躲开夏若舒的手。

“子川,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就算我们之间有误会,有矛盾,你也不可能让其他的女人怀上你的孩子。你不是这样的人!”夏若舒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她觉得这一切都只是杜子川跟她开的一个玩笑。

“好了,别闹了,钟婷的孩子不是我的。家里来客人了,你怎么能穿的这么邋遢?还不赶紧去换件衣服,买点菜照顾一下客人。我去跟钟婷谈谈。”杜子川从没见到夏若舒如此狼狈,往日温柔懂事的她就算他做的再怎么过分,也都很善解人意的待在一旁。

所以,这是杜子川结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说话如此温柔。

夏若舒听到钟婷的孩子不是杜子川的,心里的大石头顿时放下了。整个人也变的轻松起来。

加上婚后第一次听到杜子川如此温柔的声音,让她受伤的心灵好了许多。

杜子川打开门,走进房间里扫了一眼,有些不太开心的说道:“妈,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过来了?若舒,你赶紧去换件衣服,出去买菜!做饭的阿姨我马上通知她结束假期。”

“不用了,夏若舒待着也是待着,做几顿饭能怎么样?回头你赶紧把那个保姆辞了,这家里可不能有生人,万一伤到钟婷可怎么办?”刁燕赶紧阻拦杜子川,生怕他给保姆打电话。

钟婷怀了孩子的这件事情,虽然刁燕的非常欣喜,但也不能被外人知道。

万一这消息不小心传出去了,对他们杜家没什么好处。

尤其在外人面前,杜子川和夏若舒两个人的感情好得不得了,也因此杜子川才被人认为重情重义,拿下了好几个大单。

如果事情传出去,对杜子川的影响就太不好了,刁燕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赶紧把杜子川拉到一旁小声的交代了这件事情。

夏若舒知道杜子川虽然平时对他冷冰冰的!但这种事情,他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加上杜子川对钟婷那种嫌弃的眼神,她换好衣服就想赶紧出去买菜。

夏若舒相信,等她回来,杜子川一定能把这一切处理好的。

刚要从客房走出来,夏若舒就看见刁燕推开了客房的门走了进来,堵住了夏若舒的去路。

“妈!我这就去买菜!事情子川会跟您说清楚的。”夏若舒最老人一向敬重,而且这毕竟是她的婆婆,有些事情还是她亲生儿子来说比较好些。

“夏若舒,你别仗着我儿子在,你就能对我指手画脚!钟婷既然坏了子川的骨肉,子川就不可能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你要是还想跟子川过日子,就老老实实的伺候好我的小孙子,不然……”刁燕的声音很小,但语气异常狠辣,眼神也非常冷漠。

“妈,这件事情我……”夏若舒还没等说完,就见刁燕的手抬起,朝着她的脸挥了过来。

第006章 就那么迫不及待?

夏若舒不敢相信,以前虽然刁燕经常为难她,但是从来都没有动过手,这一次竟然为了那个不知哪儿来的女人动了手。

“妈,您这是要做什么?”夏若舒虽然浑身无力,但还是抬起手挡了一下刁燕挥过来的巴掌。

夏若舒还没碰到刁燕的手,就见刁燕自己撞在门上,装作被推倒的样子,坐在了地上。

角度掌握的刚刚好,杜子川测过脸,就见到刁燕坐在地上,她的脸上还充满了惊恐的表情。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夏若舒。

杜子川皱着眉,赶紧走上前来,俯下身去扶起了刁燕,看着夏若舒愤怒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意见冲我来,你对我妈动手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我只是……”夏若舒想要解释,她没想过刁燕会忽然自己摔倒在地,还用这种神情看着自己。

这分明就是刁燕故意的,可夏若舒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说自己的婆婆坏话?说她故意诬陷自己?这样的话说出来,恐怕杜子川也不会信吧?

“子川,我平时是怎样的人,我相信你应该了解……”夏若舒眼眶又微微发红,钟婷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刁燕又出现让杜子川误会。

如果钟婷真的是小三,那这个时候,夏若舒动手打了刁燕,恐怕杜子川会直接投入小三的怀抱吧!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了解?当初玥玥的死,你怎么解释?怎么?今天还想害死我妈?”杜子川的眼睛也因为愤怒变得有些发红,他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子川,玥玥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我怎么可能……”夏若舒的心好痛,为什么这么久,杜子川还是不相信她?

他们三人从小到大,从未分开过,难道杜子川还不了解她的为人么?玥玥的死,真的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她的心也很痛啊!

本以为时间过了,杜子川不再那么伤心,就能慢慢发现事情的真相。

可没想到,三年过去了,杜子川还因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甚至还说她会害死刁燕……

这让她的心里怎么能不伤心呢?她想解释,可是杜子川不听。他咬着牙,愤怒的说道:“出去!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钟婷见状赶紧用小碎步走了过来,直接拉着夏若舒的手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子川,你别生气啊!若舒,你赶紧出去买菜,一会儿回来做饭!先躲躲,我帮你安抚一下。”

说着,钟婷还给了夏若舒一个你放心的眼神,随后顺手就关上了门。

这让被关在门外夏若舒苦笑着留下了眼泪,这个家的主人是谁?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摸了摸系在脖子上的围巾,她摇晃着身子下了楼。

走在小区里,夏若舒只觉得自己两眼发黑,想要抬起的脚也非常沉重,连续走了几步就连喘气都费力了。

夏若舒想要拿出自己包里的手机,可还没等手抬起来,直接就摔倒在地。

一直因为担心没有走远的徐子谦只见夏若舒从楼道里出来,就摇摇欲坠的晃着,然后直接一头栽倒在地。

他赶紧冲了出去,扶住夏若舒,才发现她浑身烫的不行。

徐子谦皱眉,赶紧把夏若舒抱到了车上,用力的踩下了油门……

半个小时后——

夏若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视线有些模糊不清,她感觉到自己浑身酸痛,头晕眼花。

她想起之前从家里出来买菜,然后就意识全无,但现在她好像在床上躺着啊!

缓了几分钟,夏若舒才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一扇落地窗映入眼帘。

窗外,绿意盎然,地面上更是一片紫色的花海,薰衣草的花香就连躺在床上的她也能清晰的闻到。

地中海式的房间内,再无一人。

这是哪儿?

夏若舒失去了最初欣赏美景的心思,勉强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刚走到卧室的门前,就听到有人开门的动静。

夏若舒刚想要感谢,结果映入眼帘的人竟然是……

那个“怪物”!

“怎么是你?”夏若舒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身子弱就别乱动。”封宇桓皱着眉,不就是折腾了一晚么?至于这样?还发烧昏倒……

如果不是私人医生真的查出了夏若舒的感冒很严重,他还以为夏若舒是装的,想来博取同情呢!

“谢谢你,我没事了,我要回家。”夏若舒想要回家,她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家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更何况,让她面对一个强了她的陌生人,她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

“你想再昏倒一次?”封子川一步一步逼向夏若舒,凌厉的目光让夏若舒有些惧意,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直到她的腿撞在了床上。

“躺下!”封子川看着夏若舒可怜巴巴的样子,喉结上下动了动,如果不是医生说现在她不适合做那种事情,他肯定迫不及待的把她压在身下。

这个女人,一举一动都能勾起他内心原始的欲望。

尤其是夏若舒害怕时的眼神,和那吞咽口水的动作。

“这……现在是白天……”夏若舒看了一眼窗外,落地窗能清楚的看到窗外,虽然外面明显是私家花园,但夏若舒也担心会有人从外面发现屋子当中的情况。

封宇桓嘴角上扬,又往前走了一步,直接逼的夏若舒坐在了床上。

“躺下!”封宇桓挑着眉,没有去纠正夏若舒的误会。

“能不能……拉上窗帘?”夏若舒把自己的身体埋进了被子里,她知道她跑不掉。只希望封宇桓能温柔一点,不要再过分的折腾她了。

半天,都没有声音传来,夏若舒拉了一下被子,把自己的脑袋探了出来。

“封总,你……”夏若舒有些不理解封宇桓的意思了,难道他不是想……

“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就那么迫不及待?”封宇桓盯着夏若舒的眼睛,总觉得她的声音那么的诱人,那闪动的眼神也好似在邀请他一般,他一个跨步直接走到床前,俯下身去,一只手支在床上,脸慢慢的靠近夏若舒。

第007章 私人别墅

夏若舒看着这张不断靠近自己的脸,心跳瞬间加速,砰砰的声音在清净的房间之内听得一清二楚。

她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男人长得很帅,浓浓的眉毛,眼睛炯炯有神,仔细看上去还是双眼皮。加上英挺的鼻梁,和那稍稍上扬的嘴角……

怎么看,都没办法挑剔。

见夏若舒盯着他看个不停,封宇桓有些皱了皱眉问道:“好看?”

夏若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警惕般的回应过来,赶紧说道:“封总,我……”

“身体不适,就不要到处乱跑!我还有事,晚上回来。”封宇桓皱着眉站了起来,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担心再待下去,会控制不住要了躺在床上那个娇小的女人。

深吸了一口气,封宇桓从来都没有对谁有过这种反应,他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对一个毫不性感的女人感兴趣。

难道是见了太久性感的女人?所以见到这种清纯的女人才会胃口大开?

房间内,夏若舒从刚才的状况当中反应过来,赶紧下床跑到客厅里拦住了封宇桓。

封宇桓挑眉看向夏若舒,不知道她拦住自己是因为什么。

“封总,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今天必须要回去!”夏若舒虽然不想见到钟婷和刁燕那趾高气昂的样子,但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在外面过夜吧!

现在的误会就已经很多了,如果被杜子川发现她在外面跟其他的男人过夜,那怕是以后真的没有办法再走下去了。

要不是因为在乎这段婚姻,夏若舒也不会被封宇桓抓住弱点。

“想好了?”封宇桓眼神毫无波澜,似乎对夏若舒回不回去没有什么意见。

夏若舒点头,她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外面过夜。

这些事情,封宇桓也听徐子谦说了个大概,他是不明白夏若舒有多爱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忍受三年的孤独。

现在小三找上门来,婆婆也给她气受,为什么夏若舒就不反抗呢?

封宇桓见过太多的女人,强势的要命,跟婆婆在一起也是每天作对,毫不留情。

婆媳之间的斗争远远不止这一点,可这个夏若舒怎么就……

封宇桓的心里莫名的涌现一股怒火。

“不后悔?”封宇桓虽然觉得这件事情跟他无关,但心底里就是有一种欲望,希望夏若舒不要回去。

夏若舒点头。

“就算被赶出来?”封宇桓难得的多说了几句话,他越是看夏若舒点头,他就越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

夏若舒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封宇桓深吸了一口气,直径走出房门。

门被砰地一声关上了,封宇桓没有给夏若舒任何回应。

这让夏若舒直接愣在原地。

这是同意了?

还是没同意?

夏若舒吞了吞口水,叹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回去以后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

夏若舒回到房间,找到了纱巾,围在脖子上挡住了那个吻痕后,她才走到门前,打算回去。

可是当夏若舒走到门外以后,才发现她所在的地方,她从来都没有来过。

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小山坡,道路两旁有着两排的路灯显得有些刺眼。

马路上,一辆车的痕迹都没有。

夏若舒这才知道这里是私家别墅,附近都没有其他人的。奇怪的是,别墅里面连个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没有。

路上车辆就更不可能有了,该不会让她一个人走回去吧?

先不说路途有多遥远,夏若舒的身体承受不住,就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夏若舒根本就不知道啊!

迷路了怎么办?想到这,夏若舒灵光一闪,想到了度娘,赶紧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手机。!!竟然没电了!

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没电了!

夏若舒的心里好似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践踏在她那脆弱的心灵之上。

现在怎么办?回去的话,夏若舒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去,不回去的话,身后的房门已经关上了。

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也不会有人给她开门。

一阵风吹过,夏若舒觉得自己现在无比凄凉,虽然换了一身衣服,但夜里还是显得有些清凉。

“冷么?”

一个声音忽然从夏若舒的身后传来,从他的语气上,夏若舒就听出了是谁的声音。

“你没走?”夏若舒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转过头去看着封宇桓,这还是她第一次觉得封宇桓很顺眼。

完全忘记自己刚刚把封宇桓在心里面骂了多少遍。

“等我。”封宇桓没有理会夏若舒高兴的样子,直接走向了他的专属车库,把停在里面的车开了出来。

这辆车比白天的要低调多了,虽然是经过改装的限量跑车,但是外表看起来并不耀眼。

开出去也不会有太多的回头率。

由此可见,封宇桓的车……还真是不少!

夏若舒在心里好奇着,觉得封宇桓和其他的人比起来,可以算的上是完美中的完美。

不过这种人,适合做男神,不适合做老公!所以不管多少人巴不得嫁给封宇桓,夏若舒都想要远远地躲在一边。

虽然杜子川也算得上是有钱人,金尚小区整个楼盘都是他的,外面还有其他的小区,和不少生意。

但是就从现在这样程度上看,封宇桓生活的水准,不知道比杜子川好了多少倍。

“上车!”封宇桓按下车窗,冷冷的给了夏若舒一个眼神。

夏若舒小心翼翼的拉开车门,生怕自己把车给人家碰坏,到时候再来一个什么欠债还钱的理由,让她做更多不公平的事情可怎么办?

自从坐在车上,夏若舒都是紧绷着一颗心,她就这样回去?

什么菜都不买会不会不太好?

一路上,夏若舒的沉默让封宇桓的心情更加糟糕,到了金尚小区的门口以后,他一脚踩了刹车。

坐在后面的夏若舒身体瞬间前倾,鼻子直接装在了椅背上。

揉着发酸的鼻子,夏若舒没好气的问道:“你会不会开车啊?”

“下车!”封宇桓的态度很差,他恨不得把夏若舒直接踢下车,若是她在车上再多待一秒,他都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对她大发雷霆。

第008章 你不会狠心的打掉吧?

坐在副驾驶的夏若舒被封宇桓忽如其来的一吼吓了一跳,赶紧打开车门跑了去,生怕后面的那个“怪物”会把她抓回去。

夏若舒刚下车,封宇桓就用力踩下油门,直接消失在夜幕当中了。

走在小区里,夏若舒很快回到了家门前。

她什么菜都没有买,站在门口徘徊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

就这样站在门前驻足了二十分钟,夏若舒实在是承受不住夜晚的冷风,拿出钥匙想要把门打开,却看见门吱呀一下被推开了。

“你回来了?子川已经睡了,你小声点别吵醒他!他今天喝了不少的酒。”钟婷小声的对夏若舒说着,脸上挂着礼貌式的笑容,好像在欢迎家里来的客人一样。

“钟婷,你……”夏若舒刚想要跟钟婷理论,忽然看见钟婷指着她的脖子。

夏若舒赶紧把自己的围巾整理了一下,盖住脖子上的吻痕。

“这是子川谁留下的?”钟婷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让夏若舒听到了,她心虚的左右看了看,没看到杜子川的身影。赶紧闭上了灯,怕把杜子川和刁燕吵醒。

无论如何,夏若舒不会让杜子川知道她和封宇桓的事情,她现在只想快点把误会解开。这样杜子川就不会在因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深吸了一口气,夏若舒看着钟婷赶紧转移话题说道:“我不管你出自什么目的,为什么要来我们家,但我很确定的告诉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子川不会认的。”

“谁说我不会认的?”杜子川的声音从主卧室内传来,房间的门被打开,杜子川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形显得有些摇晃,一看就是没少喝的样子。

“子川,你,你怎么喝这么多?我先送你回客房睡觉。”夏若舒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杜子川听到钟婷刚刚说的吻痕的事情,至于钟婷的事,夏若舒觉得只要能把误会解开,就什么都好说。

“夏若舒,我说这个孩子是我的!你还不懂么?婷儿,回房睡觉。”杜子川冰冷的说着,随后摇晃着拉住了钟婷的手腕,想回到房间。

夏若舒直接冲到了杜子川的身边,拉开了杜子川牵着钟婷的手。她强忍着泪水看着杜子川说道:“杜子川,你再说一遍!”

“我说,这个孩子!是我的!”杜子川冰冷的声音犹如一道利箭,穿透了夏若舒的心脏。

疼!夏若舒只感觉到自己心痛的不能呼吸,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杜子川说道:“子川,你不能因为我们之间的误会,随便认下这件事情吧?”

夏若舒不敢相信,今天还站在门前说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人会再这种时候改口,难道她这么晚回来,杜子川就一点都不担心么?竟然跟她开这种玩笑。

“夏若舒,我们之间的事情以后再说,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钟婷她既然有了我的孩子,这个孩子我是一定要留下的!”杜子川听到夏若舒哽咽的声音,顿时醒了酒。平时不管怎么对她,夏若舒都会忍着,也从来没有发过脾气。

这一次掉泪,杜子川的心里莫名的有些心疼。他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对夏若舒动心,没想到还是受不了夏若舒的眼泪。

听了杜子川的话,夏若舒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剩下的只有满眼的泪水。

见夏若舒不说话,杜子川的心也软了,走到夏若舒的身边,让夏若舒靠在自己的怀里,再次开口说道:“我不管钟婷用什么样的方法,怀了我的孩子,我可以对她的行为感到耻辱,但我不会弃而不顾。等她生了孩子以后,我一定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这里。”

这么多年来,杜子川对夏若舒一直都有一个误会,所以夫妻二人的感情自从结婚以后,就没有好过。

但好歹青梅竹马,生活在一起也很融洽,只要不提起那件事情,两个人的生活还算不错。

人前恩爱有加,人后最多也就是一冷一热。但夏若舒一直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她不会撒娇不会埋怨。

就算难过伤心的事情,她也会一个人躲起来处理好。所以杜子川对她一直都很冷漠。

也觉得夏若舒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只是当他见到夏若舒的眼泪时,他的心里没来由的一疼,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青梅竹马,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就算是有怨恨,杜子川也没想过结婚以后会跟夏若舒分开。

夏若舒靠在杜子川的怀中,心里没有得到半分安慰,虽然好久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温暖,但此刻她并未觉得幸福。

“杜子川,你我青梅竹马,我怎么会不了解你的为人,我想问问你!为何我们结婚三年,我一直没有身孕,而这个人才当了你秘书多久,就能怀上你的孩子?”夏若舒的心里很疼,她没想过杜子川会跟其他女人上床。

“钟婷,你先回房,我有些事情要单独跟她聊聊。”杜子川打发钟婷回卧室,让她好好休息,都已经有孩子了这个时候就不能因为小事激动。

伤到孩子的话,杜子川也会难受。

“这件事情是我不对!当时我喝多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她现在怀的孩子是不是我的,但现在看来,你觉得我能对她不负责任么?孩子也是一条生命,你该不会狠心的让我打掉吧?”杜子川看和夏若舒,他也是想证明钟婷说的话是真是假。

当天晚上的事情,杜子川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跟夏若舒解释,就让夏若舒以为钟婷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的。

可是他看见夏若舒的眼泪,忍不住说了出来。他不单单是恨夏若舒不跟他说清楚曾经的那件事,他更是恨夏若舒结婚这么多年来对他的冷漠毫不在乎。

还能每天开开心心的陪着他演戏,工作,什么都不耽误。

杜子川想过离婚,可是两人结婚后太多东西牵扯在一起,杜子川也觉得其他的人没有人能比夏若舒更适合他了。

“你犯下的错误,要我来替你承担?杜子川,你未免有些太狠心了!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过分么?”夏若舒推开杜子川的怀抱,这一刻她没有任何贪恋,她没想到杜子川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 发布时间:2020-05-22 17:58:59
  • 作者:千诺
    小说名:霸宠豪夺:狼性总裁欺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