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无度:纪少慢慢来小说叶小布纪清昂全本大结局阅读

宠妻无度:纪少慢慢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宠妻无度:纪少慢慢来的作者阿瑟,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宠妻无度:纪少慢慢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男友出轨,叶小布大醉一场,却错惹上一个男人。还他钱不够时,他说:“叶小布,钱不够可以肉偿。”洗澡时,他说:“叶小布,你手脚受伤了,要不要我帮你洗呀?”参加晚宴时,他说:“叶小布,你想让我在媒体面前亲你吗?”叶小布受不了他的眼神要把他的眼睛挖出来时,他说:“叶小布,你要把我的眼睛挖出来安你身上吗?那样我不就可以时时刻刻看着你了?”叶小布欲哭无泪!

宠妻无度:纪少慢慢来小说叶小布纪清昂全本大结局阅读

第1章 三千买春宵

叶小布看着沙发上赤裸交缠的两具身体,漂亮的眼眸里充满了震惊。

出国三年,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花光所有积蓄去买了男朋友之前心属已久的那块手表,买完之后立马直奔男朋友的别居,站在门口,她想着待会儿男朋友看到她后的惊喜,心里充满了欢欣和喜悦。

可万万没想到,欢欣没有,喜悦没有,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场景。

“你们在干什么?!”叶小布颤声问道,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听到这一声饱含着愤怒和伤痛的吼声,沙发上的人皆停止了律动,陆炜拉过薄毯,盖住两人交叠的身子,转头看向叶小布,脸上是好事被人打断的不满,“进来都不知道敲门的吗?”

真的是他!

他真的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怎么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叶小布气冲冲地走过去,一把掀开毯子,“陆炜,你……怎么是你?!”

待看清缩在陆炜身下那个女人的脸时,叶小布愈发震惊。

和她男朋友苟合的女人,赫然便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叶小衣!

见瞒不住了,叶小衣索性抬头,害羞地看着叶小布,怯生生地叫了声姐姐。

陆炜赤条条地站了起来,嗤笑道:“叶小布,你出国三年了,你还想让我为你守身如玉?现在,叶小衣才是我的女人,我们后天就要结婚了。”

“结婚?!”叶小布睁大了眼睛,质问陆炜,“你什么时候和我说了要分手?”

所以,陆炜单方面就和自己解除了婚约?还和自己的妹妹勾搭到了一起?如今更是要结婚了?而自己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若不是这次自己提前回来了,是不是等再见时他们孩子都有了?

身为当事人,所有的这一切自己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像一个傻子一样地以为陆炜还在等着他回来!

叶小布红了眼眶,却死死地咬住牙,不让自己的泪流出来。

叶小衣小声地说:“姐姐,对不起,我们也是怕伤害你才一直没有告诉你的。”

她的声音甜腻温婉,似乎有万般无奈和委屈,但那眼中闪过的得意的笑意却没能逃过叶小布的眼睛。

“叶小衣!”叶小布气到发疯,扬起巴掌就准备朝打她过去,可还没碰到她,陆炜就攥住了她的手,眼眸里尽是怒火,将她往后狠狠一甩。

“你够了!跑这儿发什么疯!”

“我发疯?”叶小布摔得一痛,一时之间竟也分不清痛的是心还是身,眼泪再也忍受不住的夺眶而出,“陆炜,你不是人!我祝你一辈子不举!”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走得极快,下楼打了车,直接让司机送她去了酒吧。

几杯酒下肚后,叶小布想,不就是个男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两条腿的蛤蟆难找,三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

一股热血直冲脑子,叶小布泪眼朦胧的冲酒保吼道:“我出三千,把你们这里最能干的牛郎给我找出来!”

酒保还从没见过这么直白袒露的良家少女,一时愣住了,旁边一个俊美颀长的男人走了过来,轻笑道:“你看我如何?”

第2章 你做我的男人吧

酒保见状,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堂堂纪总居然甘当牛郎?

纪清昂淡淡递给酒保一个眼神,酒保立刻识趣地离开了。

纪清昂确实没有被女人勾搭的癖好,不过面前这个女人的脾性和眉眼处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般想着,他便忍不住想逗一逗这个看起来有些伤情的女人。

叶小布看了下男人的脸,剑眉星眸,高鼻薄唇,但他眼里的戏谑和微勾的嘴角却平添了几分邪魅和不羁。

叶小布痴痴地看着,傻笑道:“好!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说着叶小布仰头喝下一杯酒,喝得急了,酒呛着嗓子,她忍不住咳了起来,咳着咳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纪清昂拍拍叶小布的背,说:“你喝多了。”

叶小布抬起头,脸上还有泪痕,嘴角却勾出一个笑,赌气似的说:“谁说的?”她的脸已有两坨粉红,眼里也蒙上了一层水雾。

纪清昂也不反驳,扶起叶小布往外走,叶小布也不抗拒,靠在了纪清昂的怀里,无意识地说:“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纪清昂但笑不语,带着叶小布直接上了酒吧顶层的总统套房。

一进房间,男人把叶小布放在床上正要离开,叶小布却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手摸上男人的脸,“真好看。”说着嘟起嘴巴就吻了上去。

男人神情一滞,瞬而似是被点燃了身体里的火一般,激烈地拥吻着叶小布,不一会儿,房内便响起来婉转诱人的低吟声和粗重的喘息声,直到黎明之时,这声响才慢慢沉下去。

“啊!”一声惊叫声划破总统套房的早晨。

不怪叶小布如此惊讶,她今早一醒来就发现自己正趴在陌生的男人身上,而且两人都是一丝不挂。

“你你你……你是谁?”

叶小布惊慌起身,腰上却被一只大手一揽,虚软的身体又落入了男人的怀抱,紧接着,男人醇厚低沉的声音自耳畔传来,“怎么,上了我就想跑?”

犹如五雷轰顶,炸得叶小布整个人都不清醒了。

她迷迷糊糊好一会儿,这才想起来,昨晚撞破陆炜出鬼,她跑到酒吧借酒消愁,然后,一气之下找了酒店里最贵的牛郎。

啊啊啊啊啊!

叶小布头痛欲裂,指着那个男人,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你就是昨天伺候我的那个最贵的牛郎?”

天,她昨天一定是疯了吧。

“最贵?牛郎?”

纪清昂唇角勾出一抹笑,玩味地咀嚼着这几个字。

叶小布却没再看他的神情,双手捂着脸,难以面对的迅速跑去了洗漱间。

经过镜子时,看到自己身上深深浅浅的欢好过后的痕迹后,她捶胸顿足,“我花了钱的,说什么伺候,分明就是他欺负的我!”

酒醒之后,想起昨晚,叶小布心里的郁结却并没有完全消失。

从小到大,叶小衣就喜欢抢她的东西,不管是叶小衣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都要抢,更可恶的是,每次抢完了,叶小衣还要在无人之时对她炫耀一番,讽刺她只配做一个默默在角落里哭泣的可怜虫。

不行!这一次,她一定要反击!不就是一个男人吗?她要找一个比陆炜更好的男人带过去!可这一时半会儿的,去哪里找呢?

叶小布就这样出神地洗漱完,走出来穿衣服,完全忽略了房间里还有一个大活人。

“在想什么?”纪清昂的声音冷不丁地传来。

叶小布抬眼看去,见纪清昂正扣着衬衣最上面的一个纽扣,他下巴的弧度很好看,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就连微微扬起下巴的模样也充满了桀骜和贵气。

叶小布心里一动,这个男人,不就是她要找的人吗?

叶小布等他扣好纽扣,才看着他说:“你做我的男人吧!”

第3章 砸场子

纪清昂整理衣服的动作一滞,而后嘴角漾起一丝玩味,“我只听过有人说要做我的女人,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要我做她的男人。”

叶小布知道他误会了,便将事情的原委和纪清昂解释了一下。

纪清昂淡笑道:“我凭什么帮你?”

“我给你钱。反正你都卖给我一个晚上了,再卖给我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叶小布说得有些急促,怕纪清昂不同意,又忙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纪清昂。

纪清昂心里失笑,面上的神色却未变,他把银行卡递还给叶小布,说:“不急,你又跑不了。”

叶小布想想也是,事情办成后给他也行,便把卡收了回来,又翻了一下钱包,里面只有一百块钱和几张散钱。

她拿出一百元放到纪清昂的手上,说:“这是定金,不许反悔,明天十一点半,帝豪大酒店露天婚礼现场,好好收拾,别给我丢脸。”

叶小布说完不等纪清昂答应,便率先离开了酒店,仿佛是在说:他不答应也得答应。

纪清昂看着手心里的钱,轻笑一声,眼里似乎盛满了整个星河的光。

他低喃一声:“既然要砸场子,就要砸狠一些才好。”

叶小布离开酒店后,才有些后知后觉自己从昨晚到现在做了一些荒唐事,她甩了甩头打了个车就回去了。

刚打开家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欢声笑语,客厅里叶小衣一家正在讨论明天婚礼的细节,见叶小布进来,他们脸上的笑都僵在了脸上。她果然是这个家里多余的那一个。

叶小布不想理会他们,径直要往自己的房间走,他父亲却叫住了她。

“见到我们也不打招呼,你还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叶小衣有些委屈地说:“姐姐是还在气我和陆哥哥在一起呢。”

继母想起昨日叶小衣回来时悲悲戚戚回来告状的事,有些难过地说:“小布啊,小衣到底是你妹妹,你怎么能那样说她呢?你和陆炜都是三年前的事了,你就这么见不得你妹妹好吗?”

叶父也生气地说:“出国留学了三年还没点长进,你是姐姐,就不懂得照顾下妹妹吗?我怎么会生了你这样的女儿!”

叶小布气不打一处来,说:“难不成她抢了我男朋友我还要鼓掌叫好?是不是还要我双手奉上说请慢用才是对的?!”

“你怎么和长辈说话的!”叶父大怒。

叶小布不想和他们理论废话,转身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把他们的不满的责骂和很快又恢复了的笑语关在了门外。

第二天一早,化妆师和造型师就上门来,帮叶小衣打扮,叶小衣的闺蜜们也来了,好不热闹。

叶小布在楼上心有些恹恹的,她原来是想过会和陆炜共度一生的,现在楼下的热闹却再告诉她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守不住男朋友便罢了,居然还是被自己的妹妹抢了去,怎么想都很是憋屈。

越是如此,叶小布便越是告诉自己,待会儿在婚礼上决不能露了失意,她不喜欢看到别人对她露出的或同情或讥讽的笑。那种眼神她已经看够了。

叶小布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镜子绽开笑,打开她的行李箱开始装扮自己。她再国外学的就是化妆和造型,她知道怎么样可以让自己呈现出最美的状态。

  • 发布时间:2020-05-22 18:06:06
  • 作者:阿瑟
    小说名:宠妻无度:纪少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