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卿许桑筱小说大结局 《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小说完本阅读

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容卿许桑筱进入,《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小说免费阅读 容卿许桑筱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小楼姑娘是如何刻画的。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她是不起眼的穷苦学生,他是冷酷无情狠辣霸气的集团总裁   那年她19岁,那年他的事业蒸蒸日上!  那年她跳河自尽,那年他离开这座城。  那年她盛装舞步优雅如兰,那年他霸气归来,重掌高权!  我今生最大的幸运竟是遇见你

容卿许桑筱小说大结局 《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小说完本阅读

第九章 一枚枯叶

桑筱第一次被带进了公安局的审讯室!

她略带恨意将过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对面的警官眼神中夹杂丝丝怜悯和很淡却丝毫没有掩盖的轻视!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去夜店打工!好了,我知道情况了,你先去候审室吧!”

铁门碰的一关,立刻陷入黑暗之中!她警觉的抱紧身体,在黑暗里,仿佛有无数眼睛在深处盯着自己,盯的浑身冒冷汗,她的身子逐渐缩成一团,不敢凝视着黑暗!

等待总是万恶的折磨着人。这个房间出奇的安静,静谧的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这样的环境让等待更为漫长,漫长到无法记录时间!

墙壁是冰冷的,气息是陌生的,就像掉入一个没有底的深渊,一刻不停地往下降着!不能挣扎!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去,这份期待在一分一秒的等待中渐渐流逝!但她始终相信,自己会安然无恙的走出公安局,而那个男人一定会收到惩罚!

她会好好打工,好好学习,毕业好好赚钱,给妈妈看病!她会把妈妈接到身边,远离那个让她们都痛苦的地方,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好像,她从小到大的心愿都没有变过!

想到这,埋在膝间的脑袋缓缓抬起,未来还是那样美好,一切都还没那么糟糕!她在臆想中渐渐睡去~

她被铁门的声音惊醒,两个警察将她又带到了审讯室!从黑暗之中突然暴露在阳光里,她不受控制的眯起了眼睛!

昨晚的过度思虑,让她看起来格外憔悴!

原来已经第二天天明了!

现在坐着的不是昨晚的警官,她也恭敬的微微鞠了一躬!

警官一脸严肃,心底却是有些同情,看着她苍白脸色好像透明一般,仿若书中的林黛玉,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就涌出更多的怜惜!可是,再可怜也没用!

看着律师刚送来的卷宗:“受害者起诉你故意伤害罪,你极有可能被判刑!”

桑筱耳朵突然响起杂音,她一哆嗦捂住了耳朵:“您,您说什么?”

她不是突然耳鸣,而听到后一阵刺痛!

“我说,受害人起诉你故意伤害罪,还好他只是轻伤,你有可能获得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还得索赔受害人所有损失!”

桑筱的脑子轰的炸开,一时间失去所有思考能力!被判刑!要坐牢!她腾地站起:“为什么,为什么他成受害人了,他才应该坐牢,他才有罪!”

警官安抚着她先让她坐下:“你别激动,可是现在对于他强biao你的证据还没有!你的说法没有证据支持!”

以前的刑事案件有很多类似于酒吧女和顾客之间的纠纷,有的确实是见se起意,但也有的是故意说成强biao,来获取赔偿!

“没有证据?当时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怎么没有证据!”

“他们都一致说,你们一直在打情骂俏!而且监控录像的甬道是坏的!证明不了你!”

桑筱真的慌了,怎么会这样,她那么嘶声力竭的求救,在他们眼里变成,变成打情骂俏?这怎么可能!新开业的星夜酒吧,监控怎么坏了?

突然,她的眼里变得猩红:“你是不是怕他的权势,你是不是被他收买了,和那个经理一样,不敢说是他的罪,对不对!其实你们都一样!”

警官心虚的闪烁下目光:“我只看证据,如果你不服,可以请律师,进行上诉!”

“我必须上诉,是他先强biao我的!打了他,只是情形紧迫,我不得已!”

“劝你省省吧,请律师要高额的费用,看你样子应该承担不起,还有,如果你乖乖认罪,也许几个月就出来了,这件事就过去了!”

警官说完,起身离开!

这话已经很明白了,息事宁人!她又被带回了小黑屋!这次不是满满的等待,而是一种深深的绝望!

天窗投射出一束白色阳光,这是屋里唯一的光亮!可是,她现在连唯一的光亮都看不到了!

为什么那些人不为自己作证?

为什么经理看到却不制止?

为什么那时候的监控偏偏坏了?

为什么警察局里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相信她是好女孩,相信她是正当防卫!

她就要坐牢了!

一直相信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无论怎样艰难,自有公道在心间!可是她忽略了一点,有些人可以操控着天平,可以随意调整角度。

或许他们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上,她亦或是他们这类的人就在天平上方,无论怎样都不会得到公正!

她的生命脆弱无比,根本承受不起任何奢侈的幻想!

这种窒息的绝望快要溺毙了,全身是无比的沉重,所有的美好就像手心里的水,无论摊开还是握紧,都会从指缝里一滴一滴慢慢流逝!

谁都阻止不了!自己更是无能为力!

此时就像一片从树上掉落的枯叶,任由风随意改变方向,她无力逆着风,因为,一旦任性,很容易就会粉身碎骨,带来更大的伤害!

而她现在就是那片落叶,没有一点点保护自己的能力!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她不敢告诉家里人,不能再让妈妈为自己担心!也不能让她失望!

妈妈!

可是,自己一个人承受真的好累!

泪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流不完,挂在脸上又风干,再流一层!静谧的封闭,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容氏大厦,玻璃窗反射着令人眩晕的光芒,人们不敢抬眼正视!

大厦的最顶端,容卿拿起办公桌上的茶,喝一口,皱皱眉!“徐成,茶太浓了!”

徐成进门:“我再给您泡一杯吧!”

“不必,下次注意!”

徐成又上前一步:“吴霖又给我打了电话,问您是否给个机会!”

容卿,全身往后椅着,吴霖不是本市的商人,如果放弃本市供货商,那么对于以后亚太肯定会有影响! 他刚刚进军j市时,原本的地头蛇商界大亨视自己为眼中钉,他硬生生的将商界里里外外杀得天翻地覆!

这次,项目启动,那些本就有气的商人纷纷阻挠,好似商量好了一般,纷纷笑着拒绝!

要是真跟外市合作,无疑是把自己变成众矢之的 !只得孤军奋战!而那些地头蛇的目的正是如此!可是,他们都不了解容卿这个人,你越是与他对抗,他越兴奋!你越是高调,失败就越惨烈!

“还是没有合适的供货商么!”

徐成摇摇头。

他起身,走向落地窗前。既然给他们敬酒都不喝,那他也不必费力再进行洽谈!“不用再找他们了!将之前谈的价格再提高五个百分点给给吴霖,我就是让他们知道,当初他们不选择我,是犯了个多大错误!”

晚间,容卿穿着便装去了星夜酒吧,这里的好处是,可以喝酒,可以吃饭,还可以过夜!

经理一路陪笑,他自得走在前方,瞥了一眼不显眼的角落,然后问道:“那个吧台怎么换人了?”

“哦哦,那天你点名送酒的那个女大学生啊,她和顾客发生点争执,辞职不干了!”经理可是老油条,没有详细说明,也没说闹进了公安局!

“什么争执?”

“不是什么大问题,那个女人不小心打碎了酒杯,弄伤了顾客,吵了几句,然后就不干了!”

他没再言语。进了房间,掏出烟,拿出打火机,刺啦,火苗妖冶的亲吻着香烟!他掏出手机,打通了吴霖的号码!

“我是容卿!”他做了简短介绍!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夸张的喜出望外,口若悬河的拍着马屁!容卿手指敲着桌面,关于合作,一个字也没有露出来!

吴霖知道他在吊着自己:“容总,我们哪天一起吃个饭吧!让我带上小女,咱们吃个便饭!”

容卿眉头一挑:“哦?”

“嘿嘿,小女就在光森读书,还请容总赏个脸!让她陪你几天!”

里面的意思不言而喻,容卿要的也是这句话!“这不好吧!”

“容总,就请你赏个脸吧,小女也很敬佩您!”

他掐灭烟,心情大好,一想到那双勾人小鸟般的眼睛,心就有股热流蹿过!“好啊!我不得不说,你的爱女实在是很很用功,白天学习,晚上就来酒吧打工!”

“什么,这不可能,容总,我女儿绝对不会去夜店工作,我给她的零花钱绰绰有余,她怎么会不够花而去打工呢!肯定是您看错了!”

容卿没再听他说下去,直接挂了电话!

第十章 谁的

经理站在他面前,陪着笑,此时对着容卿的不耐烦,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她,当时是被带去了警察局做调查,别的我真不知道了!”

容卿目光如寒芒:“下次,我问你任何事情,你最好也如今天这么详细!下去吧!”

“是是是!”经理转身离开,渗出一身冷汗。

桑筱依旧在这小黑屋中,渐渐沉寂!也许她的幸福只可能出现在61分,在25小时,在星期八,在13月! 悲伤要与快乐作陪,雨过应该就有天晴?如果雨后还是雨后,如果忧伤之后还是忧伤,那么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而现在的她就是如此!

她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要等待什么,因为等待过后还是等待。

铁门吱呀,打开,桑筱虚弱的张开眼,是要去往另一个牢房了么,这么快,法院就批下来了么!要坐多久,半年,一年,还是三年!

无论多久,这一生,就算是毁了吧!大学读不成,妈妈没钱看病,自己担上进监狱的名声,无人问津,好不凄凉!

警官打开了灯,将门关上,她差异的看着他拿出饭盒打开,放在桌子上,香味儿调皮的窜进她的鼻孔,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饿,好饿!她直直的盯着饭盒目不转睛!

“饿了吧,快吃吧!”是白天的那个警官。

她心顿时有些热乎,难道他相信自己是清白的!“警官,我……”

“先别说话,趁热吃!”

桑筱连连点头,捧起来埋头就吃,真香!热泪刷的一下就流下,和着饭一起吃进肚子里!

吃的太猛,一下子呛到,狂咳起来,警官赶紧拧来一瓶纯净水:“慢点,慢点吃!”

吃完了,桑筱打了个饱嗝!终于抬眼看着警官:“谢谢您了,谢谢!”

警官却用一种别样的目光打量着她,手不经意就搭在她的手上,抓紧。

桑筱不明所以:“警官,你怎么了,我真的会坐牢么!”她还是把人心想的太过美好!

他赤果果的目光好似要看穿她,那双略有风情的正无辜的看着自己的,他抓着的手是那么柔软无骨,他不断摩擦着那滑嫩的皮肤,爱不释手!

桑筱难为情,想要抽回,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警官自从见到她第一眼,就被迷住!他已经快四十了,妻子早已离婚,他再也没怎么碰过女人!

虽然,这件事不道德,可顾少爷点名让她她坐牢,而就是个酒吧女,也不是什么干干净净的人!“想不想早点出去,那你就从了我!”

他一下子抱住了她,“你太美了!”他喘着粗气,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桑筱惊呼:“你干什么!”她开始拳打脚踢,不明白,自己到底中了什么邪,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侮辱自己!就算她要做一辈子牢也不能让他得逞!

哗啦,是饭盒掉在地上破碎的声音,桑筱借机赶紧捡起碎片,摆脱他的魔掌,将碎片放在脖颈处,透着毅然决然,同归于尽的决然:“你在过来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他退了两步:“你别胡来!”他万万没想到这女人会宁死不屈!

“你别冲动,你满足我,我让你早些出狱,难道你不想……”他还继续诱供着!

“滚,快滚!你快滚啊!”她哭喊着,将碎片又深了一分!

“好好好,你快把手放下来!”说完,手机铃声响起,是局长,他一个激灵赶紧背转身接起。

内容竟是,要把许桑筱完好无损的放出来!

放下电话,愣了好久,回过头来咬咬牙根:“恭喜你,你无罪释放!”

出来的时候,她望着浩瀚的天空,云卷云舒。一天两夜的光阴,好似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她不受控制的开怀大笑,伸出手触摸这世间自由的空气,她睁大眼睛不断环视着周围,一切的一切,陌生又熟悉,从未如此开心,她一路雀跃,像个快乐小鹿!

或许一切磨难挫折,都是为了现在这刻!经历过,才知幸福来之不易,但,格外甜蜜!

不知道已成定局的案子,她怎么会无罪释放,还不用赔偿任何费用,她回头看看庄严的警察局,看来,清者自清,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她现在被喜悦充斥了大脑,每个细胞都在兴奋的生长!秋风是格外的清爽,落叶是格外优雅,从来没发现j市,好美!

踏进学校,她张开双臂:“我又回来了!”

不过,她发现一路上,都有人指指点点,暗自掩笑,不过现在心情大好,没有太多理会,往宿舍走!

舍友李诗菲操着一口南方口音:“桑筱,你快去公告栏看看吧,那东西,是你的么!”

再说那东西时,她明显有些不好意思!

桑筱来到公告栏,看到那个被鱼子酱和面粉弄脏的胸衣,孤零零的挂在公告栏上,旁边贴着纸,上面写着:“这是谁的?谁拿走就是谁的!”

走走停停的人,讥笑声不断。谁这么隐蔽的东西被挂在上面,好丢人!

桑筱,血液有些凝固,粉色的凯蒂猫图案,是她最喜欢的!众人的视线开始移到桑筱身上,因为上一次在食堂,被淋上鱼子酱的就是她!

如果推理没有错,这个胸衣,就是她的!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桑筱,咬住了下唇!怪不得这个丁梦,千方百计弄到她的胸衣,原来想要光森所有人都来耻笑她!

罪魁祸首丁梦偶尔经过这里,也来到众人跟前,看到了蹭蹭冒火的桑筱,心里一阵痛快!

“你们说,胸衣到底谁的啊,真是太给光森丢脸了,你说是不是?许桑筱!”

这是明着暗着都透露,许桑筱才是这东西的主人!人越聚越多,都争先来看这笑话!

桑筱再一次被公众的目光围住,她想拽下那隐秘的东西然后不顾一切逃离开来,就像上次一样!

可是有些时候,逃避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问题雪上加霜,火上浇油!

如果真这样做了,恐怕会真的被舆论淹死!

讥笑声越来越大,议论声此起彼伏,她又一阵耳鸣,绝对不能忍!忍无可忍!

“学姐真有意思,贼喊捉贼,胸衣是谁的你不最清楚么,还来问我,我可是什么知道了!”清脆的声音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膜!众人唏嘘一片!有内幕,大内幕!

丁梦抱肩,高傲用眼角瞥着她:“哼,知道就好!”可是很快,发现不对劲,众人把那种眼神全部对向了自己!

不对,她刚刚的话,话里有话!这个该死的许桑筱!“你说什么呢,你瞎说什么呢!”

桑筱耸肩,学着彦亭,做了一个鄙视的神态,然后消失在人群中,让丁梦就在风口浪尖上!

今天光森真漂亮!连老师都那么可爱!这是她发自肺腑的赞叹!

彦亭散心散了这么多天,都没有音讯,桑筱有些担心,下课时去了电话亭,根据记忆拨通她的号码!

“喂?彦亭!你去哪了,这么多天,不来学校!喂?喂?喂~彦亭,你在听么?”

电话另一头的容卿皱皱眉头,自己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听对方的一阵说辞才知道这是打错号码了:“你打错了~”

桑筱听到后急忙道歉,删掉数字,根据记忆又重新播过去。

男人放下手机,目光盯向需要自己签字的文件。可偏偏这手机又开始振动起来,还是刚刚的号码!他不想理会,可它偏偏那么执着~他有些不悦的接起:“你又打错了!”

桑筱一拍脑门,自己这记性也忒差了,一乱就找不到北了:“不好意思,太抱歉了,我太笨了,号码都记不住,对不起!”是够笨的,打错一次也罢,还打错两次,丢人丢到这份上真是够了。

男人没听完就挂断,索性关了机,扔进了抽屉里不再理会。

桑筱这回可不敢再打了!

第十一章 我来救你

吴霖这些天的心,是七上八下的,不明白那天容卿突然挂掉电话是什么意思!所以加紧对彦亭的通告!成败在此一举,相信女儿的肉躯会换来一片光明!

彦亭回校了,整个人明显的憔悴不少!

那件事必须尽快进行了!

她消失了这么多天,就是想要逃离,可就算逃出生天,也逃不出她是爸爸领养女儿的事实!

看着桑筱,突然有种羡慕,虽然穷,至少还有尊严!

桑筱,摸摸自己的脸:“咋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么!”

彦亭收了复杂的目光:“我看你也挺好看的!比我好看!”

她失落至极,爸爸说晚上容卿会去那家酒店,让她务必出现在在那!

桑筱自然看出她的不同寻常,自从她回来就一直心不在焉,满脸愁容!“怎么了,彦亭,你怎么不开心,有什么难题,告诉我,我能不能帮你?”

她在心里苦笑一声,谁都帮不了她,除非和吴家脱离关系!

突然,她猛的看向桑筱,眼睛里闪烁着异样光亮!

晚上,彦亭拉着她去了一家有名的造型设计店,画了妆,又做了头发。

然后去服装店买了件裙装!彦亭喷了一下香水,呛得桑筱直流泪!

捯饬完全身,整个人又换了种气质,她将清纯和妩媚做到二者完美集结一身!

她实在搞不懂,这大晚上打扮还有谁会看。彦亭说是一个朋友,想介绍她认识!

迷惑之时又被拉着去了一个商务酒店。彦亭拿了一张卡给服务生验证了一下,随后两人乘电梯直奔楼顶。

左拐右拐,很快她没了方向!彦亭又称手机落在底层,先万般告诫她不要乱跑,之后急忙离开。桑筱点头,却有种说不出的异样,只盼彦亭快些回来!

左等右等,却不见人上来,她又耐着性子踱起了步,数了会喜羊羊,又细心观摩了墙壁上的画和拐角处修剪美丽的盆栽~

实在无聊,就背着手,用鞋尖拨动地毯上的毛绒。“有钱就是折腾,铺着这么昂贵的的地毯却只能让人踩,洗还不好洗!”想到这,又踩了几脚!

小腹部渐渐有股热流,她将风衣解开一些,却依旧很热!嗓子也有些干,却又不想喝水!

大约20分钟过去了,她该想的种种可能全部想完,身体里的异样也越来越明显。

再没有多想,下意识就想着要走,可一转身却撞进一个硬邦邦的胸膛。

抬首,放大的俊脸就在头顶,她将脖子缩进肩里,这种感觉就像在酒吧,那个男人非礼自己的感觉,无助,害怕!

眼前的男子虽未言语,却气场强大的让她无地自容,紧张至极!直觉告诉她,这男人就是冲自己来的!

她看清了他,刚到光森的那个男人!

想起彦亭白天里的种种异样,她想不到前因后果,动起腿就想逃!可是被男人长臂一挥,一把圈住!

“这么急么?”他的嘴唇就在她耳边,呼出的热气夹杂着酒气让她一阵战栗,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忘了挣扎,也不会说了话,只会 “我我我”的!

他扳过她的身子,吻她的脸颊,鼻子,额头,半搂半抱推搡进入了房间。

吴霖这只老狐狸竟然将她送来了,可他女儿根本不是她啊?还是,他做了功课?

换做平常他根本不会理会这等小商,对于吴霖,他动动手指就能让他几年喘不过气来。不过,这个女人似乎很合自己胃口,主动送上门,可以好脾气的接受!

他闻到了那魅惑人心的香水味,她也做了功课?

桑筱被粗爆的推到在沙发上,她恍过神来,开始对这个男人拳打脚踢!可他不为所动!

此刻的衣服已退至腰间,凉气袭来!“呜呜,放了我!”男人听到刺耳的哭声,眉头皱起深深的沟壑,一脸的戾气吓得她立马停了哭声 !

她的身体很奇怪,总是像有千万个蚂蚁在身上不断撕咬,痒得心慌!面色chao红,双眼朦胧,像浮在高高云朵上,下一刻又仿佛突然坠下,如此反复!

他知道,她是服了那种药!剂量还不少!这会儿才发做!如果没有鱼水之欢,她会很痛苦!眯起了眼,瞳孔里涌动着黑色的东西

那目光似一潭深渊!

无比邪魅的笑着:“今晚,我来救你!”

他将她抱起,去了浴室,将她放进浴池,打开水龙头!

比体温略低的水流,流经身体,她舒服的呓语着,这一声叫的他神魂颠倒,他想要她,身体是最诚实的。

他也进入水中,慢慢褪去她的衣衫……

夜深了……

桑筱是在噩梦中醒来的,她猛的坐起,还再不停抽泣着。男人也醒了,黑夜中没有开灯,而是用双手摁住她发抖的肩膀:“做噩梦了?”

低沉如钟的声音让她中蛊般平稳下来,回想起昨夜,浑身又止不住的发起抖来。从未被男人如此对待过,那种痛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就像坠下山谷的惊吓和噬魂。

动了动手指,发现身体好像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浑身酸疼着,特别是腰,微微一动,扯着xia体撕裂的疼!还有脖子,用手摸得话还有个很深的牙印,罪魁祸首就在自己旁边,她下意识想要离他远一些!

他发现了她的意图,一个大力将她抱入怀中,嘴角在黑夜中稍稍弯起了弧度,这女人是个处,味道也不错,想留她在身边!

此刻占有欲充斥了整个大脑。只是不爽的是他竟然把她吓哭了,多少女人想和他上床,这个许桑筱真是不知好歹!

他尽量温柔的安慰她:“你不要哭,也不要害怕,知道了么!”

桑筱扯扯哭哑的嗓子,发觉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紧紧双臂,怀中的娇躯软的像一潭水,散着迷人的体香,狠狠哦吸了一楼,又危险性的"嗯?"了一声。

这话太像命令了,她心头一颤,努力试了几次,终于沙哑哦回答“知,知道了!”

他满意的一笑,像妈妈哄着孩子般拍着她的脊背让她入睡!

  • 发布时间:2020-05-22 18:07:32
  • 作者:小楼姑娘
    小说名: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