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暮夕百里焚瑾小说大结局 《一代妖妃:战神独宠妻》小说完本阅读

一代妖妃:战神独宠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楚暮夕百里焚瑾进入,《一代妖妃:战神独宠妻》小说免费阅读 楚暮夕百里焚瑾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七月31是如何刻画的。一代妖妃:战神独宠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身份互换,她是妖媚艳丽的修炼天才。一朝归来,他是冷酷俊逸的绝代战神。黑白玉佩空间在手,普天之下任我行。世间哪有这么多巧合?命里自有定数。一见钟情?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淡淡说道:“我于你有救命之恩,料想你也无以回报,唯有以身相许。”自此牵绊一生。

楚暮夕百里焚瑾小说大结局 《一代妖妃:战神独宠妻》小说完本阅读

第9章 洗经伐髓

不是秦问原大方,而是他丢不起这个人,总不能让他的妻子和女儿一直顶着一个猪头吧。暮夕将那块玉拿在手上反复把玩,最后收入囊中。她淡淡开口道:“没有解药。”

秦问原当即就要对暮夕出手,暮夕笑道:“你别急呀。本来就不需要解药,一月之后自然会消除的。”

秦冷月艰难开口道:“不习,踏子的生池快到了。”

秦问原也怒道:“那你将我的玉佩还给我!”

暮夕又转着眼睛道:“想要三日之内好也不是不行。就是不知道你们受不受得住。”秦冷月点了点她的头,可是因为肿的厉害,只是轻微的晃了一下。暮夕继续说道:“将蜂蜜抹到脸上,让蜜蜂将蜂蜜采完,每日一次。”

孙佳怡甚至能感觉到脸上蜇人的疼痛,抖了一下身子。秦问原皱眉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暮夕嘁了一声道:“不信就算了。”

正巧此时,秋月突然嚷嚷着:“小小姐,太子来啦。”

暮夕疑惑道:“他来我这而干什么?”秦冷月和孙佳怡此时又是生气又是慌乱,她们起身就要躲到暮夕卧房里,暮夕拦住她们道:“诶诶诶,这可是我的房间。”

要是让太子看见她们母女这副样子,秦问原的老脸就要丢尽了。他压着声音问道:“你要怎么样才让我们进去?”

暮夕伸出手掌道:“客房费。”秦问原甩出三枚金元宝,暮夕笑眯眯道:“可别动我的东西。否则…”

三人慌忙点着头闪身进入墓穴的卧房。而凤云翔后脚就进了栖霞院的院落,他先环顾了四周,发现没有秦冷月的身影,随后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暮夕,她笑着开口道:“太子到我栖霞院来做什么?”

凤云翔自觉的坐上凳子道:“来看看你,将军府的新小姐。”

暮夕把玩着自己的头发道:“秦冷月呢?你不是和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吗?来我这可是不太好呢。”凤云翔觉得暮夕的动作很是妩媚。

他发现暮夕与秦朝阳的气质有着明显的差异,不过他还是喜欢暮夕这样娇媚的美人,她能够轻易撩起人的欲望,秦朝阳给他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味。他咽了咽口水道:“她不在她的院落,我来你这找找。”

暮夕暗笑道这人猜的可真准。暮夕又笑道:“她不在我这,太子去别处找找吧。”

凤云翔话说着便要来摸暮夕的手,暮夕一个抽手躲过那只咸猪手,凤云翔看着暮夕道:“等我成为皇上,我会给你名分的!”

此时暮夕的卧房内传来一阵磨牙声,凤云翔疑惑的问道:“你屋子里有什么?”

暮夕不在意的说:“可能是几只老鼠吧,你别在意。你说说你要给我什么名分?秦冷月又怎么办呢?”

凤云翔冷哼一声道:“我只是利用那个女人稳住我的位子罢了,等我登上皇位后,必许你后位。”没等暮夕搭话,秦冷霜也进了栖霞院。凤云翔立马起身装作风淡风轻的模样。

暮夕冷笑道:“今日我这栖霞院可真热闹啊。你不是被你爹关禁闭了吗?”

秦冷霜却是指着暮夕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竟敢勾引太子哥哥!”她今日得知太子来了,特意跑到秦冷月的院落去,却又听说太子到暮夕这来了。

她连忙气冲冲的赶来,竟然看见太子与暮夕相谈甚欢的场面。她顿时气不打一打来,继续说道:“你还真是下贱,昨天带了一个野男人回来,今日又来勾引太子哥哥!”

暮夕瞧着她这模样,不像是替秦冷月打抱不平,反倒俨然是一副正宫模样。顿时计上心来,让她们两姊妹窝里斗也是挺好的。暮夕装作无辜的样子说道:“刚才太子只是到我这儿找你和秦冷月呢。”

太子听后也是点了点头,给了暮夕一个赞许的眼神。看的暮夕一阵恶心,然而秦冷霜心里却不这么想,太子哥哥找她?看来太子哥哥还是对我有点意思的,只是碍于姐姐,所以才不敢的。

她娇羞的看着凤云翔道:“谢谢太子哥哥,以后你可以到我的院落来玩。”太子随意的点了点头,他只想尽快将这事糊弄过去,免得秦冷月起疑。秦冷霜也无暇顾及暮夕了。

她轻轻扯着手里的手帕垂眼道:“太子哥哥,我陪你在将军府逛逛吧。”对于凤云翔来说,凡是有些姿色的他都来者不拒,所以他欣然接受,反正秦冷月也不在,暮夕笑笑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这个太子还真是一头随时发情的种猪,和秦冷月真是太配了。秦冷月阴沉着脸从房内出来,她恨不得将暮夕碎尸万段!秦问原却是担忧着局势,凤云翔和秦冷月已有婚约,可他现在觉得不值得站在太子阵营里。

暮夕笑笑的对着她们道:“慢走,我不送客了。希望你们的脸快点好哦。”反正梁子早就结下了,现在她对他们一家和颜悦色他们会放过她吗?当然不会,还不如把梁子结大点,能气死他们是最好的。

秦英下早朝后暮夕领着他到秦青云的卧房,说是要再检查一次身体。进门后她拿出黑鱼玉佩中的水,斟满两杯,豪气的对着他们俩道:“来来来,干了这杯,还有下一杯。”好东西当然要和大家分享才有好味道啊。

不过秦青云看着暮夕劝酒似的模样,好笑道:“小妹,大清早的喝酒,你可真有兴致啊!”

秦英也是正声对暮夕道:“女孩子家还是少喝酒为妙。而且不是说要给青云查身体吗?”

暮夕先是皱着眉头恶狠狠对秦青云道:“让你喝你就喝,废话那么多干什么!”随即又恭敬的对秦英道:“外公,放心吧,这不是酒。”秦青云一阵语塞,闷头就喝。

秦英也是一口喝完,喝了下去顿时疼痛难忍,不一会儿二人身上也出现了黑色的脏物,秦英没有言语,秦青云却连连叫苦:“小妹啊,你这是什么玩意儿,我还以为你要弄死我呢。”

暮夕说:“我管它叫洗伐灵水,能洗经伐髓的。”

秦英一副震惊的神色对着暮夕道:“你从哪儿弄来的,千万不可声张,知道吗?”

第10章 珍宝阁

在风云大陆上,修炼者都是修炼宗法以增强身体韧性,改善体质,像这般可以整治经络的实属没有,所以这无疑是个逆天的好宝贝。

暮夕又给他们倒了一杯洗伐灵水,说:“这次可能会更疼,你们忍着点。”秦英和秦青云一口饮下,剧烈疼痛之后吐出一口黑血。

自此以后,他们的体质与经络都到了绝佳状态,日后也能有更高的成就,尤其是秦青云毒性刚除,这次洗经伐髓更是将体内的毒素完全排除,对他有莫大的好处。

不过将军府的人倒是看了一个笑话:将军与少爷大清早的全身黑乎乎臭烘烘的要沐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刚从臭水沟里出来呢!

暮夕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还没好好逛过呢,她自小喜欢各种草药,所以练就了一身医术和毒术,想必这个世界药草种类会更多,太子生辰她可要送一份大礼物,想到这些她就笑弯了一双好看的眼睛。刚刚走出将军府,就看见在一旁候着的百里焚瑾。

暮夕假装没有看见他,自顾自的向前走,百里焚瑾连忙跟上与暮夕站在同一水平面上,距离也很是亲近。暮夕双手环胸勾嘴笑道:“未经我本人允许就擅自调查我,是不是应该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如果你还要跟着我,麻烦负担起我所有损失的费用。”

从百里焚瑾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冷冽高贵的气质来看,他身家一定不俗,所以暮夕得好好的宰他。他只是淡淡点头,仍然与暮夕保持着亲密的距离。暮夕直奔珍宝阁去,这是皇城内最好的珍藏奇珍异宝之地。

百里焚瑾开口道:“你要买些什么?你的伤还没好?如果需要,我这里还有丹药,一定比药草的效果好。”

暮夕笑嘻嘻的说:“我要买些好东西。我的伤差不多好啦,谢谢你的丹药。”百里焚瑾点头微微一笑,一霎间暮夕脸上染上红霞,感叹这人可真好看啊,也很温柔,都不好意思宰他了。

珍宝阁内分三层,第一层是一些寻常的药材与药粉,第二层是难以寻觅的珍贵草药,第三层是各类的珍宝古物,价格依楼层逐渐升高。暮夕刚到这个大陆,身上除了秦英和秦青云平时给的一些物件外再无他物。

所以第一层的寻常药材都要了一点,二层的珍贵草药也都要新鲜的,可以种植到玉佩空间里去。虽说不好意思宰百里焚瑾,但是这么大的一个便宜可不能不占,况且他也一句话都没说。

暮夕又谄媚的望着百里焚瑾道:“我们能不能到三楼去看看?”

百里焚瑾看着她的模样浅笑道:“好,你要的我都给,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好物件,日后我带你去更好的地方,如何?”暮夕一阵点头,宛如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刚刚走上三楼,便看到四个女子,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在挑选一些物件。她们看到与暮夕一同上来的身影,一阵错愕,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百里焚瑾身上,妖孽的面容配上冷峻的气质,不但没有阴柔的感觉反而更显阳刚。

暮夕看着这四个花痴呆滞的模样,一阵轻笑,完全忘了自己看到百里焚瑾第一眼时也是这副模样。听到暮夕的笑声,其中一个身着浅绿衣裳面容清秀的女子嚣张的指着她道:“秦朝阳!你笑什么?”

暮夕唇角一勾道:“干你屁事。”

那个女子生气的指着暮夕,但也只能说出“你…你!”

暮夕笑道:“哟,可惜了,是个结巴。”

另一个身着碧绿衣裙的女子高昂着脖子嘲讽道:“秦朝阳,凭你这个废物还妄想成为太子妃,我奉劝你不要缠着太子哥哥了。”

暮夕心中恼怒,她们平时就是如此侮辱我姐姐的?秦冷月和秦冷霜姐妹俩在皇城的公子小姐圈里也算颇有地位,秦冷霜经常在背后给秦朝阳泼黑水,而秦冷月却是装作一副白莲花圣母的模样。

虽说秦冷月与凤云翔明里暗里都是恩爱模样,但在这些小姐眼里,秦朝阳的威胁显然更大,毕竟她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其他的女子也是一阵疑惑,平日里秦朝阳从来不会反抗,而且也没有这样牙尖嘴利,浑身散发着妖媚嚣张的气质。

暮夕望向她道:“对,我也没什么资本,就是漂亮。你们羡慕不来的,不然你们早就成了太子妃了。啧,不过凭你们的姿色嘛…”后面的话暮夕没有说完,用一阵轻笑代替,其中的嘲讽与不屑显而易见。

三个女子一副睚眦欲裂的模样,其中身着紫衣的女子率先对暮夕发起了攻击,她拿起手中的九节鞭向暮夕抽去,气宗四层初期的实力尽显无遗,她是这群女子当中修为最高的,所以也是她最先发起攻击。

而暮夕自从聚灵山内回来之后先处理各种事情,并没有专注于修炼,所以实力只提升到气宗三层初期,不过这种速度已经够变态了。九节鞭尚未触及到暮夕,便被百里焚瑾轻易化解,而且疾速朝着紫衣女子的方向而去,直到听得一声脆响。

紫衣女子的脸上出现一道极深的血痕,她捂着自己的脸一阵痛苦的哀嚎,她平日极为残忍,特意在自己的九节鞭加上了倒刺,只是她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也能尝到这种滋味。

百里焚瑾只是冷漠的看着,暮夕咂舌对着他道:“真厉害。你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

百里焚瑾淡淡道:“她不值得。”

四人中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微笑着走向暮夕道:“暮夕姐姐,我叫凤云晴。太子哥哥已经告诉我了,朝阳姐姐不知所踪,我们都很难过,她们都误会了,我替她们向你道歉,希望姐姐你不要计较。”

指着浅绿和碧绿衣裙的女子道:“她们是翰林院院长的千金李思雨和李思彤,另一个是翰林院副院长的千金云紫月。”

凤云晴是当今皇上所认的一个藩王的女儿,皇上与他关系甚好,可是她父母却死于战乱之中,皇上便把她养在身边,赐了一个封号。

第11章 太子生辰宴1

暮夕冷眼看着眼前这朵白莲花,和秦冷月一个嘴脸,她说话时有意无意的轻瞟百里焚瑾,分明不是真心实意。如若她想阻止,早就阻止了,何必等到现在?如今云紫月已经受伤,梁子必定是结下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暮夕装作惊讶的模样道:“原来云晴你早就知道朝阳是我姐姐,这几位是翰林院的千金,要是你早告诉她们,我们也犯不上闹成现在这个模样。不过还是怪我,怪我太过鲁莽,应该我先给几位道个歉。”

暮夕这话说的没有一点架子,而且将她们都拉到自己的阵营来,谁让凤云晴是唯一一个知道双方身份的人呢,她知道却又不告诉她们,足以证明她的心思深沉,相信经过这一次,四人之间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

凤云晴的脸色一变,随即又转变成正常的神色,她对着暮夕微笑道:“太子哥哥可是很喜欢你呢,今日你来珍宝阁就是想给太子哥哥挑生辰宴的礼物吧?不过你挑什么,太子哥哥都会很高兴呢!”

她这话既是说给百里焚瑾听的,也是说给云紫月她们听的,凤云晴看着暮夕身旁站着的百里焚瑾是如此优秀俊美,又为暮夕出头,她心中便是一阵妒火,而云紫月她们都是奔着太子妃的位子去的,自然也是妒忌暮夕,这招一石二鸟倒是用的巧妙。

暮夕听着这话,更加亲密的贴近百里焚瑾,双手也是搂着他的臂膀,整个人都靠进百里焚瑾的怀抱里,笑笑的看着凤云晴道:“你误会了,太子看中的是我姐姐,如今我姐姐不知所踪,太子妃的位子自然不归我们家,而且我也有中意的人了。

不过我看云晴妹妹你倒是和太子亲近的很,他连我的身份都告诉你了呢,我看还是你更适合这个位子呢。”最置身事外的百里焚瑾倒是开心,心跳的速度也是一阵加快,小丫头说中意他?

即使是假的,他也很开心,很顺从的配合暮夕的表演,而且另一只手环住暮夕,整个人都掉进他的怀抱里。暮夕自然是不能反抗,还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模样瞧着凤云晴。凤云晴的小脸一片煞白,她连忙说道:“怎么可能呢,你别开玩笑了。”

暮夕看着凤云晴的反映觉得很不对劲,她的反映太大了,以她的道行来说,暮夕这点儿花样她应该能承受的住,难不成她和太子真有关系?她将这条线索默默的记下。

暮夕又对着李思雨姐妹道:“你们都是陪她来给太子挑礼物的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今日他说要给我买些好物件玩玩,不过君子成人之美,我们就把这些让给云晴妹妹了,你们玩的开心,我们先走了。”

说着就下了楼,凤云晴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中一阵妒火,凭什么她能拥有那么优秀的男人?那个男人她势在必得,楚暮夕你等着吧!云紫月眼中也是森森的寒意与恨意交杂,她的脸毁了,太子妃的位置她还怎么去争?

她要报仇!而李思雨姐妹倒是没有这么大的妒意与恨意,虽然百里焚瑾的容貌气质都比太子优秀的多,但是她们的目标是太子妃的位置,她们的嫉妒自然不及凤云晴,而且暮夕也没有伤到她们。

她们现在最妒忌的应该是凤云晴了,这个女人一直装作一副温柔体贴的模样,想起从前的种种,太子的确是对这个女人很好,而且太子有什么消息都是从她的口中得知,她还一直装成对太子妃的位置不感兴趣的样子。凤云晴还不知道李思雨姐妹已经在心里暗暗的记恨上她了。

走出珍宝阁暮夕便放开了百里焚瑾的手臂,他淡淡说了四个字:“过河拆桥。”

暮夕笑道:“我这是卸磨杀驴,不过还是谢谢你给我买的这些东西啦。”

他定定望向暮夕的眼睛道:“只要你喜欢。”

暮夕感觉心突然漏跳了一拍,脸上也晕染了些许红色。他又轻轻摸了摸暮夕的脑袋道:“近日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我有要事要忙。你一个人要好好的,等我回来。”暮夕的脸蹭的布满红霞,脑袋一阵昏沉,乖顺的点了点头。

百里焚瑾一路护送她到将军府,暮夕一直都保持着一副小XF儿的模样,昏昏沉沉的无法思考。等到百里焚瑾离开良久,她才恢复了正常。暗道自己怎么这么花痴,想她在现代也算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怎么就受不了这般温柔的接触。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轻轻呼了一口气。将新鲜的药草种到了玉佩空间之中,又摆弄着买来的药材和药粉,她可要好好的给凤云翔准备生辰礼物。这段时间,暮夕不是在修炼就是在炼制毒粉。

几天过后到了太子生辰那一日,将军府内可是热闹的很,秦冷月和秦冷霜二人穿着五彩斑斓的彩裙,头上戴着华丽的饰品,俨然两只花花蝴蝶。暮夕却是穿了一身款式极其简单的红衣。

火红的衣裙衬得暮夕像一朵娇艳的玫瑰,配上她祸国殃民的面容,仿佛披着红霞的仙女。秦冷月姐妹俩及其嫉妒的看着暮夕,恨不得将她的脸划烂。冷哼一声踏上了马车。

秦青云自然和暮夕一辆马车。他常年卧病在将军府内,因天赋较好所以也修炼到了气宗二层的水平,自从毒性解除后又喝了洗伐灵水,因病压制住的修为蹭蹭蹭的释放,修为也是一路涨到了气宗六层中期。

他正值少年时,如今修为上涨,玩性自然就大了,同他温润如玉的面貌有着很大的差别,他骨子里住着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坐在马车内的秦青云不时撩开车窗看着外面的人群,一副兴奋的模样。

暮夕对此只能翻白眼来表达内心的情绪,到底他是从现代来的还是我啊?至于这么兴奋嘛?她拍拍秦青云的肩道:“你准备礼物了嘛?就去参加人家的生辰宴。”

  • 发布时间:2020-05-22 18:14:24
  • 作者:七月31
    小说名:一代妖妃:战神独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