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密爱:总裁养成小娇妻小说沈珞沈澈全本大结局阅读

甜宠密爱:总裁养成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甜宠密爱:总裁养成小娇妻的作者风泠月,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甜宠密爱:总裁养成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沈珞这辈子经历了两件最悲催的事:一是18岁那年和神秘男人一夜欢爱,却压根儿连那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二是和男友去开房,啥都还没干,就被沈澈当场抓包,关在家里三天三夜,“沈珞,你给我记住,你永远是我的女人!”捏紧她精致的下颚,沈澈狠狠咬上她的唇。沈珞从没想过这个她从小就当成哥哥的人竟会看上她。毕竟谁不知道桐城沈少年轻多金却冷酷无情,拒绝了无数美女名媛

甜宠密爱:总裁养成小娇妻小说沈珞沈澈全本大结局阅读

第1章 珞,你是我的

夜已深沉,霓虹在城市的喧嚣中露出了它的色彩,风伴着暧昧的气息,在上空久久地回荡着。

一辆黑色的奔驰在环形的公路上疾驰而过,最后“咔”地一声在菲利酒店的门口停下。

“澈,不,慕枫少爷,就是这里了。”开门的司机对着车里沉稳的男子急促地说道。

男子探头看了下,便从车上走了出来,他大约三十岁左右,穿着笔挺的西装,里面系着一条深蓝色的领带,一脸的严肃。

他步履匆忙,看似十分地急促,行走在宽敞的甬道,便在一处房门前停下。

2205,他看了一眼门房,丝毫没有一丝喜悦,就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是清香的玫瑰花味,就像她喜爱的味道一样。

浴室的门是半透明的,若有若无可以看到人的身影。在墙角的一旁,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知道那就是她。

她已经沐浴好了,现在正穿着一条半裸肉的睡衣,睡衣是真丝棉的,触感极好。

在昏暗的灯光中发出耀眼的光泽,她的前面,有一扇半开半合的拱形窗户。夜风从那里吹过来,吹起她长长地发丝,正好可以吹干它。

看到这一幕,安慕枫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样,很疼。

“珞,跟我回去。”安慕枫严厉地声音在屋子上空响起。

沈珞猛地一惊,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这个声音是她最熟悉不过的,那是她的哥哥,沈澈的声音。现在在这儿响起,那意味着什么,她一下子就想到了。

“不,我不回去,我已经答应他了……”沈珞说道,虽然有些心虚,但她还是很坚定。

“你以为这样,他就会爱你,接受你了吗?”安慕枫严厉地话,又冷冷的响起,刺痛了她那颗纯真的少女心。

“不,不会的,他说过会爱我一生一世的。”沈珞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言不由衷地说道。

“哼,你以为他发现你已经失去了第一次,他还会爱你如初吗?”

冷冷的话语,再一次在她的耳边响起,沈珞一惊,他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一下子,有一股冷意从她的身体中冒了出来,难道他监视她,她做的一切,他都知道,还是那个人就是他?

一股冷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寒意从心底直冒了出来。沈珞抬起头,鼓起勇气,开始问他。

“你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吗?”安慕枫生气地说着,就强迫她看着自己的双眼,它是那么的明亮,以至于可以照亮她的世界。看着他的眼睛,她就想起了十八岁那年那晚上的事情,她忽然抬起手来,使劲地推开了他。

那一年,她正好十八岁,正值花一样的年纪,那一晚,正好也是自己的生日,所以请来了不少朋友。他们为了庆祝她的生日,特地玩了个游戏。就是带上面具,猜猜对方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

由于来得人都不是单身男女,所以他们之间都显得很亲密,彼此很了解对方。沈珞一直不喝酒,可是今天哥哥为了她特地请来了这么多人,她也不好意思不喝酒,就随便喝了一杯。之后,她就感到浑身燥热,有些天旋地转了。

恍惚中,就有人把她抱起,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她就昏昏沉沉睡去,再也不省人事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人都已经散了。可是看到满屋的狼藉和被单上的那抹痕迹的时候,她的心突然地漏了一个节拍。

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身子,她感到一阵恐慌,要是被哥哥知道,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占了便宜后,不知道哥哥会有多么的伤心呢?

她想到这里,决定抹去一切,自己亲手洗了被单,而且还泡了个澡,直到晚饭时间才出来。这时的她已经好多了,所以她觉得应该看不出什么异常来了。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原来这件事情他一直知晓,只是没有当众说出来而已。她的心一片空白,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想到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而且有可能那个人就是他,她的心里一阵烦躁,在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之前,她有些不知所措。

“走,你走,我现在不想见到你。”沈珞低声怒吼着,可是他却站着一动不动,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

仿佛是听到了沈珞的声音,浴室的水忽然就停了。从半透明的浴室里走出了一个男子,他大约三十岁不到,一身麦色的肌肤,身上的肌肉很好,在黑暗中不停地跳动,显示着他蠢蠢运动的心。

“怎么灯还是这么的昏暗?”他说着,就随手打开了房灯。

刹那间,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看见屋子里多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他的眼里顿时黯了下来。

那几乎不用说,他也明白了这个时候的处境,看来今晚是不能共度良宵了,为此,他很懊恼。

“我们,谈谈?”半晌,他才恢复了平静,就主动提出了要求。听了他友善的语气,安慕枫一脸的生气,挥手就是往他身上打了过去。

“谈,我让你谈!”安慕枫气急败坏地往他身上一阵拳打脚踢。那位男子不明所以,一个劲地哀求讨饶。

沈珞看着这幅场景,心中很是焦急,从身后抱住了安慕枫。

“不要这样,哥哥,我的澈哥哥,你不要这样,你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你,请你不要再伤害他了!”沈珞央求这说道,心里很是委屈,泪水就不停地流了下来。

而安慕枫听了沈珞的话,停止了动作,回过头来,眼里一阵受伤。

“为了他,你真的做什么都愿意?”安慕枫冷冷地话,又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是的,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请你不要这么对待他。”沈珞哭着央求着,一边使劲地点了点头。

看着沈珞这幅样子,安慕枫就立刻软下心来。多少年了,只要她一哭,他还是可以心软的。

唉,安慕枫不禁叹了口气。

“让他走,我不想再见到他!”安慕枫恼怒地声音立刻回响在屋子里。而萧羽晨听到安慕枫的话,立刻拿起自己的衣服,灰溜溜地走了,他知道今晚什么也干不成了。

屋子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只是灯还是那样闪烁着。

窗户外的风呼呼地吹了进来,一阵寒冷,安慕枫坐在了床沿上,手伸进口袋,摸出一根烟来,“呼哧”一下,烟就被点燃了。

隔着升腾起的烟雾,安慕枫心里不是滋味。

“哥哥,我知道,我错了,不该瞒着你的……”沈珞看着他,心里一阵难受,她知道自己不该欺骗他的,瞒着他交男朋友,更不应该和他一起到酒店里的。

安慕枫听了她的道歉,心中越来越气愤,就没有理她。而是又抽了一口烟,吞云吐雾的间,已经看不清她的神色了。

“我知道错了,你能原谅我吗?”看着她的澈哥哥一脸痛苦的样子,她的心开始纠结着,疼痛着。

“原谅,你能让我原谅你吗?告诉你,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也许是因为气愤,安慕枫“霍”地一声站了起来,双手捏住了她的肩头,然后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会放你走的,珞,你是我的!”安慕枫在她耳边轻声低语着,眼里狂热的气息把她吓了一跳。

他打横抱起沈珞,然后把她按在了床上。“嗤啦”一声衣服撕裂地声音,把她的希望彻底粉碎。他不该这样对她的,那是她的澈哥哥啊,可是他就是按捺不住自己,按捺不住自己狂热的心。他已经忍得够久了,他不想再忍下去了,也不想再装下去了。

烟味夹着酒气袭面而来,狂热的吻让她的全身都沸腾起来。

她记得,十八岁的那一天就是这样的一种气味,始终萦绕在鼻尖,原来那一晚,真的是他,真的是他,要了自己!可是一想到事后,他的冷漠与淡然,她的心就被什么狠狠地撕扯着一样。

“不,你放开我,不要碰我!”沈珞开始大声尖叫着,可是她再怎么尖叫也于事无补,因为她的反抗引起了他更强的占有欲。

“我对你好了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安慕枫开始强吻着她,上上下下他都没有放过。不过这还不是最折腾她的地方,他还粗鲁地占有了她的身子。沈珞一阵惊骇,挥舞着手打了他一个巴掌。

“好,好,好。这就是我一手带大的女人!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安慕枫说完,就把她扔在了床上,穿好衣服,再也不回头地走开了。

屋子又恢复了以前的清冷,风从窗户里灌了进来,冷得直叫人打哆嗦。沈珞双手抱膝,默默地坐在床的一角,感觉到泪水肆意横流,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更何况,那个人是从小一直陪着她的澈哥哥啊!沈珞不禁为自己愚蠢感到可笑,最后她抹干自己的泪水,只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

第2章 周妈的话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西式的别墅里依然冷冷清清,只有周妈忙碌的身影。坐在沙发上,感觉这依然不是真的。有些话,她不知道该不该问,也许周妈知道一些,可是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周妈,我要一杯咖啡。”她习惯地说着,就又伸了个懒腰,以掩饰自己疲惫的心。过了一会儿,咖啡来了,滚烫的咖啡还冒着丝丝热气,摆放在桌子的一角。没有丝毫的心情,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周妈,你别走,我有事要问你。”沈珞忽然开口道,就看了看周妈,只见她一脸的随和。只是二十几年过去了,她的脸上都出现了皱纹。

“小姐,有何吩咐,尽管说好了,周妈一定会尽力而为。”周妈看见小姐一脸的深沉,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小姐竟然一夜未归。

“周妈,你知道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对不对?你也知道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是不是?”沈珞顿了顿,就开口问道。周妈听见沈珞这般说道,察觉道有些不对的,就显得有些支吾,她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作为一个下人,她也应该有自己的本分。

看到周妈忽然有些怔忪,极其为难的样子,沈珞就知道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只是瞒着她一个人而已。

“周妈,你知道我和哥哥并不是亲生的,是不是?”有些话,既然周妈不愿说,那么她就替她说出了口。

“小姐,我,我……”周妈有些慌张,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看着周妈的神情,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有些事情,她还是知道的比较多的,沈珞笃定地想着。不过现在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是怎么认识哥哥的。

“周妈,你不必慌张,照实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我就行了。”沈珞央求道,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周妈一时怔忪,感觉到再也瞒不下去了,况且再瞒下去,对小姐会造成个一定的伤害,索性就把小姐的事情告诉她,这样也好让自己不再有负罪感。

“小姐,你可知道,你是少爷捡来的。”周妈开始试探地说着,瞧了一眼沈珞的脸色,只见她倏地变了。可是她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小姐,少爷捡到你的时候,是在一个下雪的早晨。那个时候,天气十分的寒冷,小姐你又裹着一条棉质的小被子,那个时候,小姐已经冻得不行了,就连哭声都很虚弱。少爷见了,就大发怜悯,准备把小姐收养,抚养成人。”周妈说着,就又看了一下沈珞的脸色,只见一滴清泪,从她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原来她的澈哥哥,不,也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一直在抚养她,让她健康地成长,直至念完大学。而澈哥哥之所以隐瞒,大概是觉得自己不一定会接受这个事实,索性就隐瞒了,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健康的成长着。

她记得他以前说过,我们的父母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就去世了。所以我只好独自撑起整个家,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要独自抚养你。而正因为如此,哥哥才没有念大学,早早地就去公司历练了。

现在想来,原来都是他的谎言,都是为了让自己安心才这么说的,而自己那个时候又太年幼,所以一直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如今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心里还是有些觉得对不住他的。

“小姐,你也别太伤感了。”周妈看着她,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身世而感到伤心,就忍不住安慰着。看着沈珞的眼泪不停地落下,周妈也没有办法,她知道有些话,她还是不能说,就只好叹了口气,无奈地走开了。

沈珞还在伤感着,想起从小到大她和他的回忆,就止不住又哭泣着。哭了一会儿,她就笑了,笑得很灿烂。既然哥哥把自己收养了,那么他一定不希望自己为自己的身世而伤心,所以她就抹干了泪水,开始以崭新的身份,迎接他的到来。

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走着,在八点半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安慕枫回来了,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沈珞,一脸伤神的样子,以为她还在为昨晚的事情伤心,就露出了一丝讥诮。

“珞,你回来的挺早!”他不咸不淡地说着,丝毫没有一丝温度。似乎习惯了他的冷漠,沈珞也没有计较,而是热心地帮她泡咖啡,准备早餐,她知道,他一定还没有用过早餐。

“不用了,我在公司用过了。”看着她讨好似的帮自己准备早餐,他的眼里忽然露出了一股厌烦,他不喜欢她这样,做错了事,就是做错了,没什么原谅可言。

“澈,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现在跟你说抱歉。”沈珞忽然改变了称呼,眼里的笑意顿时涌现,似乎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在她眼里还隐藏着一股温柔的神色。

安慕枫似乎没有料到沈珞的变化,他知道对于他自己来说,无论沈珞她做错什么,到最后,他总是会原谅的。而对于她对沈澈的称呼,他似乎已经有些厌烦了。因为他的真实身份不是沈澈,而是安家的大少爷安慕枫,沈澈只是为了照顾她自己捏造的一个身份。

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称呼自己。直到沈珞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澈,我知道,我是你捡来的,是不是?刚刚周妈已经告诉我了,其实我……”她似乎还要继续说下去,但是安慕枫却冷冷地打断她。

“你知道就好,我不想听你再解释什么了。不过你记住,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安慕枫说着,就放下刚刚冲的热水,径直地走了出去。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要走,而是想要逃离,逃离这里,因为他怕沈珞说,她的心里只当他是哥哥,这样他听了,会很难过,所以他就走了。一个人走在冷风中,周围的一切皆与他无关,但是泪水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现在他的脑海里皆是与沈珞在一起的画面,一岁的,俩岁的……开心的,伤心的,一一在他的脑海里掠过,成了一幅画卷,永远地定格在了那儿。而沈珞,想得竟然是和他一样的画面,他说过,她是他一手带大的女人,这句话,她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不过,她后悔她知道晚了些,如果她早知道的话,她就不会瞒着他交男朋友,做他认为伤心的事情了。她要一直让他笑,因为他笑得时候很好看。

而一想到萧羽晨,她的眼眸就很快地暗了下去,其实她和萧羽晨,相处了已经一年多了,他们之间也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呢!但是无论怎样,也比不上澈来得重要。算了还是和他分手吧,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肌肤之亲,就把他当做朋友一样吧!一想到这,她就急着想要给他打电话,说是要分手了。

刚一打通电话,就传来的萧羽晨的声音。他知道了自从酒店发生的那件事情后,他们之间就回不到从前了。直到沈珞要提出分手的时候,他才震惊了一下,不过也同意了,毕竟家人不谅解,他们也自然是得不到祝福的。

不过萧羽晨虽然答应了和她分手,但是他的要求还是要和沈珞一起吃一顿饭,这样也好结束他们之前完美的从前。沈珞听了,就答应了,约定明天中午,他们一起在餐馆里吃饭。

做完这件事情后,沈珞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一个人静静地想着以前发生的事情,那是她和他的回忆。

翻开那本泛黄的相册,一张张都是他们的回忆。这是她每回生日的时候,都是他给照相的,有点梳着他给扎的辫子,有点还是短头发的,虽然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但是现在看来,他都是精心准备过的。

唉,岁月如梭,现在她都已经二十一岁了,刚刚大学毕业。本来想找一份好的工作,立足于社会,现在看来都不必了。合上相册,她忽然想起了家里的梧桐都快泛黄了,于是她推开窗户,可以看见通往客厅的方向,路的俩旁栽种法国梧桐。

记得每一年,他们都是一起在路边散步,数着落叶,过完整个秋天的。现在自然的心情不同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次陪着自己数落叶了。但是她还是看着这些树木,心里暗暗出神。

秋风吹得落叶满天飞,巴掌大的梧桐树叶,就开始飞舞起来。风吹起她的长发,瞬间飞扬起来。穿着的衣服有些单薄,叶随风轻轻颤动。感到有些寒冷,她随手关了窗户。心情有些郁闷,就在书架上挑了一本书,佯装没事,就开始看了起来。

爱情就像一杯美酒,充满着诱人的芬芳!看到这句子的时候,她忽然愣了一下,是不是。自己对澈的感觉就是爱情呢?她摒弃胡思乱想,就又看了下去。如果水晶般的恋爱从此破碎,那么我也就从此把你埋葬。这不就是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嘛!

她想着,竟然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像是自嘲,又像是陶醉。外面,冷风吹过,吹落的树叶不知飘向何方。

第3章 安氏集团

秋天渐渐过去了,寒冬就要来临。这个季节容易感冒,所以沈珞特地选了一件毛衣,下面配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再搭配着浅颜色的包,很是休闲。顿悟的她,心情有些好。沐浴着阳光,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她就出门了。

走出别墅,她往右拐,然后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在那儿叫了辆出租车,就像学校的地点驶去。他们相约的地点仍是学校旁的那间西餐馆。它依旧是那样的古朴浑厚,有着西方独有的特点,吸引着一对对年轻男女来驻足。

她一推门就进去了,眼光扫过整个厅堂,在靠窗的位置找到了他。他正在那儿看报纸,显然是早就来了。沈珞就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似乎萧羽晨也看到了她,就冲着她微微颔首。

“早啊,萧羽晨。”沈珞首先开了口,有必要的礼貌,她还是需要的。

“早,阿珞。”他还是习惯那样称呼她,丝毫没有改变。沈珞心里一凉,但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在看什么报纸呢?”岔开话题,沈珞就笑着问道。

“哦,也没什么,就是有一则重大消息,安氏集团的总裁去世了,他的儿子袭了他的位置。”萧羽晨漫不经心地说着,就喝了一口果汁,继续浏览着内容。

“你是说,桐城的安氏集团?”沈珞又问了出口。

“不然还会有哪个安氏集团呢?”他又笑了,对沈珞的一无所知表示好笑。“奇怪,继承他父亲的事业的怎么会是他的二儿子安慕白呢?”看了上面的报道,萧羽晨,一脸的疑惑。想当初,安氏集团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地方,可是因为履历不够,还是不知道别的原因,他竟然没有入职,所以他对安氏集团还是有些知晓的。

“怎么,不对吗?”沈珞喝了口茶,盯着他看了半晌,她始终不明白,他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是啊,按常理说,安氏集团有俩个儿子,继承的应该是他的大儿子安慕枫,而不是安慕白啊!这当中定是有什么出乎常理的地方。”萧羽晨放下手中的报纸,有些不明所以。

“唉,这不是他,也很正常啊!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或者当中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是不会了解的,着富贵人家的生活,谁能够明白呢?”沈珞说着,一脸的满不在乎。

“嗯,这倒也是。”不过萧羽晨还是嘀咕了半晌,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来了,他们就点了餐。西式的牛排,配上红酒,应该是年轻的男女最喜欢的吧,可是他们今天却是为了分手而来,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

“来,为我们的相识干杯,也会我们的分离而干杯!”萧羽晨说着,就一口喝干了红酒。沈珞知道他的心里很不好受,可是看着他这样,她的心也是很难受的。但是为了澈,她不得不这样做。

萧羽晨还是朝她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再也不言语,而是拿起了刀叉,切起了牛排。不就是分手嘛,有那么悲伤吗?萧羽晨自顾地安慰着自己,就叉了一块牛肉往自己的嘴里送。

这顿饭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也就结束了。这宣告着他们的恋情也结束了,可是沈珞却没有回头的余地。不过走在大街上,听着店里传出的音乐声,她还是不自觉地哭了。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她一边走,一边抹眼泪,不一会儿,就成了花脸猫。

直到走到街的拐角,她才止住了眼泪。她想在那儿打车回去,然后再回去泡个澡。可是左等右等,也等不到车子。就在她准备走回去的时候,一辆车子在她的面前停住了。然后出来几个人,就把她给塞进车里。

她很自然地想到,那会是抢劫,或是电影里劫持人的情景,于是就拼命地大叫着,可是却也无人理。

“闭嘴,你再叫,我就让你再也喊不出声音来。”说话的是一直坐在她身旁的年轻男子,他穿着一件风衣,带着副墨镜,样子有点熟悉,可是一时也记不清来在哪儿见过。听见了他的话语,沈珞就一直保持安静,但是她的心里很忐忑,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二少爷,前面就家了,真的要把她带进家里吗?”开车的老刘说着,心里一阵不满。

“按照我说的做。”他的声音也是冷冷的,让人想起澈,不过沈珞丝毫不能把他们俩个人联系起来,因为澈是给她温暖阳光的人,但这个人不是,看上去,他像恶魔一样。

在确定自己没有危险后,车子拐了个弯,就驶进了一个庄园。那儿也有法国梧桐,正向士兵一样,站立在道路的两边。她的前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坪,中间是一个池子,水还是碧绿碧绿的,映着蓝天,让人想起了度假的地方。

车子在一幢洋式的别墅前停了下来,接着就有人给那位男子打开车门,而另一扇门也被打开了,沈珞被另一个男子押着走了出来。跟着那个被称作二少爷的人走进屋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水晶灯,都是鹌鹑蛋大小的,一颗颗很是精美。接着是屋子里的装潢,简直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

不过这还不是最令人瞩目的地方,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墙上过着的壁画,都直好几十万。就连底下的毯子,都是质量上乘,踩上去软软的。而屋子里来来回回的佣人,就有好几个,他们一见到他,就喊了一声“二少爷”,以示打过了招呼。

而他们对沈珞的到来,丝毫没有讶异,而是很为平常。跟着“二少爷”走过了长廊,来到了书房,他敲响了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女,她穿着极为普通的衣服,不过她脸上的 表情很友好,这让沈珞心里生出一丝安慰。

书房的窗,半掩着,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而它的两侧摆放着书架,那儿成列着各式的书籍。由于光线不是很好,雕花的吊灯一直开着,把屋子中木质的东西,都照亮了,发出一种夹杂着书香的古朴。

屋子的中央摆放着一长方形的桌子,那是用珍贵的楠木做的,而在它的后面有一个女人,安详地坐在那儿,喝着茶,饶有兴趣地看着沈珞。显然她一进来,她就已经注意到了。

“你就是沈珞,果然长大了。”说话的是那个女人,她看上去大约五十岁左右,她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衣裳,衬着肌肤,带着宝石的项链,显得雍容华贵。

沈珞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认识自己,但是沈珞还是抬起头来朝她微微一笑。

“是的,我就是沈珞,这位伯母是?”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光,因为她看上去跟一个人很像,她有些疑惑,就仔细地看着她,想从她身上看出些什么。

“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似乎被沈珞盯得有些久了,她生气了,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沈珞没有回答,只是看她的神情有了些迷惘。于是屋子里就陷入了一片静谧之中,只有时钟滴滴答答地声音回响在耳际。

“慕白,把东西给她。”良久,那个女人就对站在不远处的安慕白说道,安慕白示意,就从怀中掏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递给了沈珞。沈珞莫名地收到一张支票,而且她刚刚喊的是慕白,难道就是安慕白,安氏集团的继承人?

这么说,她是到了安家了,怪不得这么奢华,一路走来,她着实看了不少东西,开了不少眼界。奇怪,安家带她过来究竟有什么目的,她又看了看那张支票,果然是安氏集团的。

“你收不收?”安慕白把支票拿在手中,感觉到它的分量,就又问了出口。可是沈珞却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她又收到一张支票,这其中有何关联?不,她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她是不会收的。

“这其中有何缘由,为什么我一定要拿你们的支票?”沈珞眼里惊恐,开始要找寻一个自己期待已久的答案了。

“哈哈哈”那个女子听了她的话,就大声地笑了起来,看上去有些癫狂,又有些凄凉。“原来你还不知道,不知道是吗?好现在我就告诉你。”她恨恨的说完,就一步一步地走向沈珞,开始告诉她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沈珞看着她渐渐的逼近,心里一阵恐慌,看着她和澈一样的眼神,她开始有些害怕了,就往后退了几步。

“孩子,你不用怕,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的,而且也会拿着这支票离开的。”她狰狞着脸,似乎有点恐怖,她说过的话,就像咒语一样敲击着她的心头,使她一阵不寒而栗。

风掀起帘子,吹了进来,吹乱了她的长发,她感到有些冷,似乎她一直不想知道的真相就要呼之欲出了,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不敢知道。忽然,她想要逃,想要有逃离一切地冲动。

  • 发布时间:2020-05-22 18:16:06
  • 作者:风泠月
    小说名:甜宠密爱:总裁养成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