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安好霍祈尊小说大结局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小说完本阅读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夏安好霍祈尊进入,《狼性总裁撩妻有道》小说免费阅读 夏安好霍祈尊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顾西歌是如何刻画的。狼性总裁撩妻有道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她是傲骨依存的落魄千金,他是权钱颜值并存的霍家大少初次见面,男人帮她把高跟鞋从下水道里拔出来,酬劳就是将她吃干抹净再次见面,她由天堂摔下地狱,手戴手铐,面对着众人指点,他天神般降临,护她周全。他无数次助她登上顶峰,酬劳就是……结婚!两本红本本握在手中,男人邪笑着褪去衣衫:“老婆,良宵苦短。”夏安好媚笑着推开

夏安好霍祈尊小说大结局 《狼性总裁撩妻有道》小说完本阅读

第九章 去求霍祈尊!

夏振国自然也明白,以霍祈尊对夏安好的感情,是绝对不会亏待了夏安好。

更何况霍祈尊是什么人,为了他俊若神祗的面容和只手遮天的权势,想要当上霍太太的女人几乎要抢破头,凭着他们夏家现在的状况,夏安好绝对是高攀了。

望着夏振国眉间深重的褶皱,男人却依旧不见急色,慢条斯理的拿起茶杯慢慢啜饮。

这桩“交易”,他夏振国不会拒绝。

果然,夏振国抬起脸,缓缓说道:“好吧,伯父也知道你跟安好从小就情谊深厚,想来她嫁给你,你也不会亏待她。”

“这是自然。”

“既然这样,那夏氏……”

“伯父——”霍祈尊抬眸,深沉的眸光望向他,“我说过,要夏安好跟我去民政局签字,我才会出手。”

夏振国的脸色一变,不愧是霍景泽的儿子,果真将把柄捏得死死的。

他叹口气:““好吧,伯父现在也没有什么能跟你谈条件的了,既然这样,我就想办法通知安好。”

至于自家女儿的性子是否会答应,这他就不得而知了。

租房内很潮湿,夏安好睡在硬邦邦的床垫上,一整夜翻来覆去的,挨到了凌晨才睡着。

夏安好睡眼朦胧的打开房门,空气中已经飘出了米粥的味道。

“安好,你起来了——”吴妈正端着碗在忙碌,看到夏安好,连忙笑着点点头。

这一切的对话在以前的夏家每天早上都会上演,倘若不是没有成群的佣人和精致的早餐的话,夏安好真的有种自己还是夏大小姐的错觉。

她点点头:“早安。”

“哎,快来吃饭吧,今天早上新鲜熬的小米粥。”

夏安好坐在简单的餐桌前,捧起温热的碗,喝了没有几口,门口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声音响亮急切,像是要把本来就不牢靠的门板敲出个窟窿,吓了吴妈一大跳。

“哎哟,这大早晨起来的谁啊?”

夏安好站起身:“我来吧吴妈,许是法院的人。”

她走过去拉开门,却发现是助理小梁。

“大小姐……”许久没有见夏安好,小梁看着面前褪去名媛装的夏安好,心头涌上酸涩。

尽管外面的新闻铺天盖地的报道夏安好如今从公主变成了灰姑娘,可什么新闻也比不上真人出现在面前的冲击大。

“什么事?”

小梁从兜内掏出一张纸条:“大小姐,这是今早上塞进我家门缝里面的纸条,我在想……是不是夏总留下的。”

夏安好皱眉,父亲?

“给我看看。”夏安好抽过纸条,黑眸扫过上面简单的几个字后,眼神顿时凌厉,“是我父亲的字,你有没有看到送纸条的人?”

父亲的心情那样急迫,感叹号和那个人的名字不断的冲击着夏安好的瞳孔,让她急火攻心。

怎么又是那个一 夜情男人?

小梁摇摇头:“我一大早晨起来就看到了,并没有看到谁塞的。”

“那监控呢?”

小梁无奈的摊开手:“大小姐,我如今住在筒子楼里,那种月租才六百的地方哪里有监控?”

这一句话,彻底把夏安好的期翼给钉死了。

“怎么了?”他将脸凑过去,“上面写了什么,方才我只顾着给您送,还没来得及看呢。”

只见上面确实是夏振国龙飞凤舞的笔迹:只有霍祈尊才能让夏氏起死回生!

看到“霍祈尊”这三个字后,小梁立刻惊诧的看向表情冰冷的夏安好:“大小姐,为什么夏总让您去找霍大少?”

“你问我,我问谁去?”夏安好菱唇紧抿,尽管她不知道这个霍祈尊到底有多大的权势,但是父亲让她去找,肯定是有原因的。

小梁小心翼翼地看向她:“那您……真的要去吗?”

“这是自然。”夏安好连想都没想,“只要是能让夏氏起死回生的,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都要试试!”

“可是……”小梁有些为难道,“这霍大少脾气暴戾危险,阴沉难定,对人很是刻薄,恐怕夏氏的忙他是不会沾手的。”

夏安好何尝不知道,自从在纽约那阵仗就能看出来,霍祈尊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凡事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她氤氲的视线看向屋里面眼神担忧的吴妈,强硬的心头软化下来,轻声问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秦崇左知道,恐怕他现在正盯得我们死死的。”

“放心好了,我这次特意绕了很长段路才过来的。”

“那就好。”夏安好的掌心渐渐紧收,将纸条揉成一团,“至少现在知道了我爸还平安,我就放心了。”

小梁离开后,吴妈就立刻紧张的围过来:“安好,是不是有老爷的消息了?”

“对,尽管没有见到爸爸,但是知道他还很平安。”

吴妈连忙双手合十,脸上漾开喜色,连声道:“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夏安好沉眸,既然父亲都说了夏氏只能够依靠那个姓霍的,那么她就要放低身段去求他。

可是,像那样能够何时何地都发情的变态男人,他要是将她制住,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对了安好。”吴妈打断夏安好的沉思,询问道,“方才那个男人找你什么事啊?”

“他给了我张爸爸写的纸条,上面说,只有一个叫霍祈尊的男人才能让夏氏起死回生。”

霍祈尊?!

脑海中再次冲击性的回放出夏安好幼时从楼梯上摔下来满脸是血眼睛紧闭的可怕模样,和她失忆后醒来时那双懵懂的眼睛,吴妈大惊失色,差点把手中的碗摔了。

当初为了不让安好再见到霍祈尊才举家搬离的场面历历在目,怎么他又会再次提起霍祈尊呢?

尤其还是,对着安好提起的。

看到吴妈愣神的模样,夏安好晃了晃手:“吴妈,怎么了?”

“安好——”

吴妈回过神,惶恐的一把捉住夏安好的纤细的手,她看着夏安好满脸的疑惑,张了张嘴,又讪讪的松开手:“没,没什么……”

看夏安好这副模样,是对霍祈尊没有什么记忆了,那她也没有必要再提起,省得节外生枝。

“吴妈,你怎么了?”夏安好拧起秀眉,吴妈平日做事稳重,鲜少有这样惊慌的时候。

“没什么。”吴妈转过身,“只是听着熟悉罢了。”

对于吴妈的反应,夏安好此刻实在是没有心思去多猜测,匆匆的换上身衣服,便离开出租房。

室外莲花形的浴池内,六个造型优雅的龙头正在缓缓喷出温水,水气氤氲弥漫,绯色的帐幔随风飘起,俊美如斯的男人慵懒躺在水中,场面美好的仿似水墨画中。

陈统穿着西装走过来:“总裁,夏小姐来了,正在门外等候。”

听到日思夜想的名字,霍祈尊并未有高兴的模样,慵懒的连眼皮也没抬一下,淡淡的吩咐道:“让她在门外站半个小时再进来。”

不给她点下马威尝尝,那女人永远也不懂的什么叫做顺从。

“是——”

纵使心头有百般疑惑,陈统还是懂得不要多言,转身离开。

黑色雕花的铁门外,穿着简单白T恤的夏安好站在原地,等候着陈统传话回来。

她抬眸看了眼门内面积大得惊人的别墅,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细节,都格外的独特,一看便知是名家设计,比起夏家往日,更是气势磅礴。

陈统走向夏安好,就算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她跟那日穿着昂贵皮草的夏大小姐没有任何区别,有致的身姿依旧挺直,尖巧的下巴微扬,美眸内带着傲然。

他摇摇头,这漂亮的女人可真是祸水,天底下能够让他们总裁这样费尽心机的女人,也就夏安好一个了!

“夏小姐。”他声音冷淡,“总裁说了,让您在门外等半小时。”

本以为以夏安好的脾气肯定会恼羞成怒,却不想,夏安好欣然答应,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好,我等着就是。”

不就是站着等人吗,有什么难的。

夏安好决定过来见霍祈尊的那刻,就已经下定了跟他打持久战的决心。

整整半个小时,夏安好站在烈阳下等候着,灼热的太阳就挂在头顶,她却垂着睫毛,白嫩的肌肤覆盖了层薄汗,却依旧没有任何不耐烦,脊背挺得笔直。

陈统站在一旁装作冷眼,心里却已经胆战心惊,自己瞅着夏安好蜿蜒在脸颊的汗,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在这样站下去,恐怕到时候心疼的还是他们总裁自己啊!

想到这,陈统沉思片刻,还是回到了后院。

男人正穿着浴袍躺在紫檀榻上,瞧见陈统,态度依旧慢条斯理:“夏安好走了?”

陈统心中暴汗,要是走了的话,他还用着这样吗?

“没有……”陈统磕磕绊绊道,“只是总裁,外面天气那么热,恐怕夏小姐再站下去,就要中暑了。”

男人悠悠的瞥了眼天空:“我怎么觉不出热来呢?”

陈统再次无语,总裁,您躺在那么阴凉的地方,还紧挨着水,自然觉不出热来。

“那我再让夏小姐等上十分钟。”

看霍祈尊这态度似乎是说不明白了,陈统转身欲要离开,却不想,男人又叫住了他。

“慢着——”

“总裁,有何吩咐。”

霍祈尊薄唇微微抿起:“将她叫进来吧。”

夏安好失忆后身子本来就弱,要是再中暑,一个倒在地上磕着碰着怎么办?

到头来,心疼的不还是他?

第十章 帮我拿一盒套套

陈统舒展的脸上露出笑意,他早就知道,霍祈尊尽管以手段阴辣狠毒出名,但唯独却对夏安好狠不下心去。

陈统来到黑色镂空的铁门外,面无表情地摁下按钮,铁门应声而开:“夏小姐,您可以进来了——”

夏安好淡淡的点点头,跟这男人走进去。

之前没有发现,原来市区内竟然还有这般世外桃林般的别墅。

她冷笑,看来,霍祈尊那男人还真知道什么叫享受。

穿过两旁飘满樱花的樱树,夏安好闻到了股子硫磺的气息,抬眸远眺,发现不远处竟然有处自然温泉。

袅袅的雾气蒸腾而上,无数纯白色的纱幔随风飘舞,那个冷冽却又绝美阴柔的男人就坐在白玉桌上,俊脸上噙着捕获猎物般的笑容,深邃勾人的黑眸睨着她。

夏安好拧紧秀眉,她最烦别人用这种意味深长的眼光看她!

陈统本来想要带领夏安好走过去,但是还未来得及说话,就看到女人已经大步走了过去,他挑起眉,转身离开。

夏安好睥睨着霍祈尊,直截了当道:“我想让你救夏氏!”

“哦?”男人将一盏茶推给她,连眼皮也微抬,“可我看不见你一点诚意。”

夏安好紧紧的握了握拳,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语气低顺了几分:“你能不能……让夏氏起死回生?”

夏安好自从出生就被众人捧在手心里,性子高傲,从来没有说过这样低眉顺眼的话,所以有些别扭,黑亮的美目纠结的别向他处。

男人瞅着这样的夏安好,狭长的眼眸内不自觉升起些许兴味。

无论小时候还是现在,夏安好总是穿着价值不菲的名媛装,气质优雅冷傲,霍祈尊一直以为夏安好最适合哪种风格。

没想到,现在穿着地摊货的她倒也十分能撑得起来。

霍祈尊修长的指尖相互交叉,悠然道:“我可以帮你让夏氏起死回生,也可以让秦崇左变得一无所有,不过……”

哼,她就知道这个狐狸一般的男人不会平白帮她!

夏安好冷声道:“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就是了。”

她知道这男人不会有什么好条件,无非就是让她做他的女人。

不过只要能够找回爸爸,救回夏氏,她哪怕牺牲掉自己……也无所谓了。

霍祈尊勾起唇角:“我现在有些饿,大脑供血不足,所以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他骤然凑近,微热的气息铺洒到夏安好的脸颊上,声音魅惑道:“不如……你给我做顿饭吃,吃完了我们再好好谈谈?”

“你——”

男人将夏安好伸出的食指包裹在掌心内,暧昧的摩挲:“你若是连这点诚意都没有,那就算了。”

夏安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就是做顿饭吗,这有什么?!

她将手指抽了出来,冷声道:“厨房在哪儿?”

设备齐全宽敞的半敞开型厨房内,男人坐在餐桌前,微微摇晃手中的高脚酒杯,望着里面猩红的酒液,眼眸微微眯起,望向厨房内忙碌的那道清丽身影。

为了方便,夏安好将一头卷发随意的扎到脑后,看起来多了些许温婉,精致的侧脸在阳光下格外的美丽。

他不自觉的弯起唇瓣,等到他们结婚后,他定然要让夏安好每日都下厨,好好欣赏她这幅宜室宜家的姿态。

夏安好将小葱细细的切碎,把翠绿的葱碎当成男人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发泄,内心不断的咒骂着。

该死的霍祈尊,倘若不是他有身份和背景,她早就——

还未等到夏安好腹诽完,不盈一握的腰就被一只大掌摁住,她惊诧的回眸,就感觉微冷的薄唇贴上了自己敏感的耳畔。

慵懒的嗓音传来:“你在做什么——”

夏安好反应极快的躲过男人的怀抱,皱眉道:“番茄鸡蛋面,倘若你不想要我把这柄刀子捅进你的心脏,就不要对我动手动脚。”

霍祈尊微微眯起眼眸,这么多年不见,她可当真是越来越野性了——

夏安好的厨艺不错,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西红柿鸡蛋面也做得很好。

洁白的面条,金黄色的炒蛋浸泡在色泽鲜润的西红柿卤汁里面,还撒了些翠绿的葱碎,香气扑鼻,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霍祈尊并没有吃过,但是单单看着外表就有食欲,想来也不会差。

他夹了一筷子送到口中,果然不错:“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的?”

在他的记忆里,夏安好不是个会精通厨艺的女人,而她也不像是有耐心学这些繁琐料理的女人。

她抿了抿红唇,犹豫了几秒钟,垂眸说道:“秦崇左在公司里经常吃不到午饭,我怕他长期下去胃不好,就为他学了做菜,每天送去……”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男人的冷哼打断:“只可惜,你每日精心做的爱心料理都喂了白眼狼了。”

“你有完没完——”戳中了夏安好的痛楚,她恼了。

霍祈尊难得的不再说话,姿态优雅的开始解决面前的西红柿鸡蛋面。

夏安好没有耐心等着他吃完,看了看墙上造型别致的钟表,张了张嘴:“你说的条件到底是什么?”

男人语气淡漠的道:“吃饭的时候不谈公事。”

夏安好忍不住攥紧拳,忍气吞声地等着霍祈尊将一碗面解决掉,而后又催促道:“你能不能快点告诉我,条件到底是什么?”

吴妈一个人在家里,她还要早点回去。

男人用餐巾纸轻轻拭去唇角的汤渍,慢条斯理道:“想要我救夏氏的条件很简单,我要你嫁给我。”

“什么?!”女人果然恼羞成怒,“霍祈尊,你做梦——”

尽管姿态已经被消磨得很低,但是夏安好的大小姐脾气却依然在,听到霍祈尊这样的要求,立刻起身要走。

“你要想清楚,能够挽救夏氏的,只有我。”男人不着急拦住她,而是淡淡的说道。

“是么——”

夏安好回过头,眼眸内满是冰冷:“能够救夏氏的绝对不止你,不信,我们拭目以待。”

女人怒火重重的身影穿过美轮美奂的园林不久后,陈统就过来了。

“总裁,夏小姐她……”

陈统看得出来,夏安好虽然是个外表娇弱的千金小姐,但是手段狠辣,恐怕为了能够救回夏氏,会不择手段。

霍祈尊俊脸上笑意不减,扯唇道:“我倒是想要看看,除了我以外,谁还能够救夏氏。”

夏安好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下,所以他也不会生气,反倒有些期待。

毕竟如果乖乖降服的话,那这场游戏未免也太枯燥了点。

陈统不再说话,望着男人眸底涌起的征服欲望,心里暗暗的叹口气:只希望到头来,后悔的不是总裁就好啊!

回到租住的筒子楼里,夏安好掏出包里的钥匙,刚要插进锁洞开门,就听见屋内吴妈拿着电话,似在跟什么人争吵。

因为吴妈耳力不太好,所以开着扩音器,对方的声音很清晰的传了出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给你钱了!”

吴妈哀求道:“儿啊,夏家养大了你,你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啊!”

夏家的工资丰厚,再加上平常逢年过节都有红包,吴妈凭着它将独生子养大,不仅学费是夏家出的,就连工作都是夏家找的。

如今夏家出了事之后,吴妈手头的积蓄都拿出来了,可是平常衣食住行都是一笔开销,没有经济来源的她只好跟儿子要钱,却不想儿子竟然翻脸不认人,死活不给钱。

吴妈的儿子咆哮道:“什么狗屁恩情,妈,现在夏家已经倒了,你还在那里呆着干嘛?还不快找个保姆之类的工作,浪费时间!”

“儿啊,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夏安好望着门板上的污渍,沉默良久后,转身离开。

便利店内,夏安好站在柜台后面,穿着黑白相间的工作服,帮着顾客找零钱。

尽管救回夏氏是最为至关重要的,但是如今她跟吴妈生活在一起,柴米油盐都是一笔开销,无论如何,她都要撑起生活。

所以,她来应聘了便利店收银员的工作,好歹也可以挣钱补贴家用。

忽然,门开了,一个穿着低胸紧身短裙的女人走了进来,手上挎着香奈儿最新款的包包,满脸的傲然。

她来到夏安好面前,下巴抬起命令道:“帮我拿一盒避 孕套。”

平常买这玩意儿的人不计其数,夏安好早就习以为常了,面不改色地指了指面前的小货架,说道:“请问您要哪一种?”

眸光扫过货架上各种样式的避 孕套,女人随便拿起一盒:“就要这个了。”

夏安好扫了扫码,说道:“三十五元。”

女人掏出挎包,却发现只有一排排闪亮的银行卡,没有一张钞票。

她皱紧眉头,该死,忘记提钱了!

“你等会儿啊!”女人将那盒避 孕套放到桌面上,对着夏安好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

女人来到便利店门口前停着的一辆黑色跑车前,对着里面的俊美男子说话,语气娇媚,带着不易察觉的撒娇意味:“崇左,人家没有钱了……”

秦崇左拿过皮夹递给女人,蹙起眉道:“快一点——”

“知道了——”女人眼眸闪过亮色,拿过皮夹后迅速地在男人线条精致的俊脸一侧亲了口,才走进便利店。

秦崇左用指腹擦拭着脸颊上粘腻的唇印,锐利的黑眸不经意瞥过玻璃窗,却顿时定住,透出冷冽气息。

夏安好?

他冷哼一声,看来那女人还没有被其他男人包养,否则,也不会出来当个收银员了。

想到这儿,秦崇左脸上的阴霾微微散去,推开车门,修长的双腿迈下去。

夏安好接过女人递过来的百元大钞,白皙的手指捏起零钱,还没来得及找,就听见女人惊喜地喊道:“崇左,卖套套这点小事让我来就好了,还用得着你亲自下来一趟嘛……”

崇左?!

秦崇左?!

听到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三个字,夏安好浑身一凛,心头像是被什么蜇到一般,猛的刺痛。

第十一章 我的老婆也敢惹?!

她缓缓地抬起眼眸,就看到秦崇左站在自己面前,穿着昂贵的阿玛尼西装,眉眼依旧那样温润冰冷,仿佛他依旧是当初那个秦崇左。

如果,忽略掉他薄唇扬起那抹讽刺的弧度的话。

“真是没想到。”秦崇左讥讽道,“被捧上天的夏大小姐竟然也有这样的一天。”

夏安好修剪整齐的指甲深深的刺破纸币,她本以为秦崇左会跟她是共患难的夫妻,却没想到,将她推入深渊的,就是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她深呼吸口气,微笑着把零钱递过去:“我也没有想到秦崇左你会攀高枝登上总裁职位的一天,不过风水轮流转,也很正常。这是您的零钱,请拿好。”

秦崇左并没有接,而是深深地凝视着夏安好,唇瓣近抿成一条直线。

一个星期没有见面,夏安好比以前清瘦了些,但那张小脸上的傲然却依然没有褪去。

她还是以前的夏安好,他……却已经不是那个秦崇左了。

望着男人眸光紧紧的胶着在夏安好身上,女人感到了危机感,僵硬地笑道:“崇左,你认识这个收银员啊?”

“不认识——”

还没等到秦崇左回答,夏安好已经冷笑着抢先回答了,她将零钱塞到女人手中:“这是找给您的零钱,如果没有其他要买的东西就出去吧,后面还有一大票等着付款的客人。”

她指了指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集起一长队的人,表情淡然。

秦崇左不说话,复杂的目光却依旧紧盯在夏安好脸上,女人顿时有些不悦,拉住男人的胳膊:“崇左,我们走吧——”

男人冷眼瞥了她一眼,顿时让她噤声:“闭嘴。”

女人立刻乖乖的抿起红唇,瞪了夏安好一眼,眼神里面带着哀怨和愤怒。

该死,不就是个长得漂亮的狐媚子吗,有什么好的?!

还不止是个收银员?!

秦崇左将皮夹里剩下的所有现金都取出来,将那沉甸甸的一沓拍到夏安好的掌心内,下颌轻轻扬起:“这些你拿着,以后别再做这些抛头露面的工作。”

“你出手还真是阔绰——”

夏安好没有收,手掌保持着将至的状态,那沓百元大钞就散落满地,她讥讽道:“不过这点钱你还是留着买避 孕套吧,省得到时候给自己找麻烦。”

说完,她看也没看男人阴鸷的脸色,微笑着向人群喊道:“下一位——”

秦崇左伫立在原地没有动:“夏安好,你就非要跟我用这种姿态说话?”

她当他这几年都是木头人,没有丝毫感情的吗?

难道她真的以为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她手上为了学习料理烫出的那些红痕和不小心切到的伤疤,她都没有看见吗?

但是夏安好还真是那样的女人,自己爱的人,拼了命也要付出,自己下定决心要忘记的,那就割骨削肉不后悔。

夏安好帮着客人拿过东西,连头也没有抬:“你都看见了,还多嘴什么?”

女人看到秦崇左这副模样,心头大概有了个了解,连忙娇嗔着抱住男人的胳膊,撒娇道:“崇左,套套都买好了,你还等什么呢?我们走吧……”

“夏安好。”秦崇左深邃的眸紧盯着她,冷冷道,“我希望你不会后悔。”

夏安好嗤笑一声,就见男人甩开女人的纠缠,转身大步离开了便利店。

“哼——”女人转过脸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也跟着跑出去。

跑车轰鸣离开,引擎声犹在耳畔响起,夏安好一张张的数着零钱,脑海中划过秦崇左的那句话,不小心将捡起来的钢镚掉到地下。

夏安好,我希望你不会后悔——

她咬住娇嫩的唇瓣,清亮的眼眸内划过抹决绝:秦崇左,我希望……你也不会后悔!

晚上八点下班,夏安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门口,却意外地发现门口放着摞成半人高的黑色泡沫箱,包装结实干净。

她意外的挑起秀眉,这种泡沫箱她并不陌生,以前吴妈经常会买帝王蟹和海胆等高级海鲜,都会放到这种盛满冰块的泡沫箱里。

夏安好考虑了几秒钟,还是打开门将它们挪回了屋里。

吴妈笑容满面地迎出来:“安好,你回来……诶,这是什么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一回来就看到有人将它们放到门口了。”

吴妈打开泡沫箱,发现里面竟然是帝王蟹,海胆,神户牛肉和波士顿龙虾等新鲜的高级食材。

她吃惊地抬起头:“安好,这……这些东西是谁给我们的?”

按理说这些食材都价格高昂,以她们现在的经济水平来说,是绝对没有买不起的。

难道是……老爷送的?

可是这也不太可能,老爷现在没有踪迹,身上又没有存款,恐怕日子过得还不如她们呢,哪里来的钱买这些?

夏安好望着里面鲜活得还在慢慢挥舞钳子的龙虾,难道是秦崇左寄的?

不过无论是不是他寄的,她都不能吃!

“安好,那这些海鲜我们……”

“不吃!”夏安好说道,“放到冰箱里面,我们绝对不能吃!”

吴妈点了点头,现在她们的情况复杂,恐怕吃了只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她去厨房里拿出碗筷,餐桌上是几样炒菜,如今夏安好有了在便利店里的兼职,吃得比平时稍好点了。

至少……比以前漂泊无依的好。

夏安好咀嚼着口中的西兰花,迟疑片刻,说道:“吴妈,你回去吧。”

吴妈满脸的惊诧:“安好……你怎么又让我回去?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你又要赶我走?”

“不是我要赶你走。”夏安好放下筷子,“只是你现在跟着我拿不到薪水不说,还会时不时的倒贴钱进来,你觉得这样真的好过吗?”

吴妈低下头,语气很轻:“安好,吴妈从小看你长大,在吴妈心中你就像亲生女儿一样,这么做,吴妈心甘情愿。”

话都说到这份上,夏安好也不会再说让她离开这种话了。

她柔嫩的手心握住吴妈的手,摩挲了几下,只感觉很粗糙。

夏安好浅浅的勾起唇角,笑容温和淡雅:“吴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无论如何,她都要将夏氏夺回来,无论用什么手段!

流光溢彩的会所内,尽是穿着晚礼服的上流社会人群,端着红酒或者是香槟走来走去,觥筹交错,满是奢靡的感觉。

这种宴会自然也少不了名媛和贵妇人出场,打扮的花枝招展,踩着红地毯进场,在门口镁光灯光下大秀身上定制的礼服和首饰。

王家千金晃了晃手中的红酒,半倾的身子依靠着罗马柱,看着楼下门口上搔首弄姿的贵妇人,满脸的讽刺:“今年的红地毯上,总算是少了夏安好了。”

“可不是嘛,以前总是让她占尽了风头——”

“这下好了,夏家倒了,总算不用看到她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了。”

夏安好是名媛圈里出了名的面容美艳身材火辣,每次亮相都会引来媒体大肆的报道,恨不能将整个头条写满了她。

如今,可总算能清静清静了。

听着围在身边的女伴们各种奉承,王家千金心情越来越好,可笑容还没来得及挂在嘴上,就立刻垮了下去。

只见夏安好穿着绣满繁复暗花的白色抹胸连衣裙从红地毯让悠然走过,高挑有致的身材将拖地长裙穿的气场十足,卷发轻漾在肩侧,及妩媚又孤傲,涂着纯正法国红的唇瓣风情万种,却又毫不风尘。

她的出现,立刻让所有媒体和记者都疯狂了,按快门的手没有一刻松懈。

瞬时,闪光灯频繁亮起的光线将整场的目光聚焦起来,夏安好又一次地成为了众人瞩目。

“天啊,那不是夏安好吗——”

“她怎么会在这儿?夏家不是已经倒了吗?”

王家千金眼眸中划过嫉妒,真是搞不懂,一个已经成为过街老鼠的女人,竟然还能参加这种上流社会的社交聚会?!

夏安好姿态优雅的提起裙摆,丝毫不理会众记者的追问,翩然穿过红地毯,落座到不起眼的自助餐区域。

她从香槟塔上随手捧下一杯酒,浅浅啜饮,忍不住享受的眯起眼眸。

究竟有多久没有尝过这种馥郁的就酒香了?

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尝,就看到王家千金带着几个打扮艳俗的女人围了过来。

夏安好毫不意外的挑起眉,果然,她的出现又让这群女人蠢蠢欲动了。

不过若是放在平时,应付应付也就罢了,他好不容易混进这地方,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哟,这不是夏大小姐吗?”

王家千金环起肩,故意嗔怒道:“胡说八道什么?夏家早就倒了,哪儿来的什么大小姐?”

“哦,对对对,看我这记性……”

夏安好看惯了这些女人惯用的伎俩,慵懒的抬眸道:“王家千金,许久不见。”

“还真是许久不见。”王家千金冷笑着逼近,“我怎么不知道这里的保安如此松懈,竟然能让苍蝇飞进来?”

她的讽刺一出,顿时让身后几个女人娇笑不停。

夏安好毫不介意的绽出微笑,上下扫了她一眼:“我也不知道anna设计的月光系列穿在你身上竟然能这么俗气,看来人靠衣装这句话……也是要因人而异。”

“你——”

一个女伴出来打抱不平道:“穿着俗气又怎么样?总比你个过气千金穿着租赁来的晚礼服好吧?”

“就是,傲个什么劲儿啊——”

“没错,我这身衣服就是租来的——”

夏安好坦言承认道,“不过我能把两百元钱三小时的衣服穿出范儿来,这也是本事,像王千金这种把六位数高级定制晚礼服穿出路边摊来的本事,我还真是做不到。”

说完,她懒得带在这种众矢之的浪费口舌,干脆拿着酒杯走到阳台上去寻清净,扔下几个女人暗自恼怒。

角落,陈统穿着黑色晚礼服,望着夏安好高挑清傲的背影摇了摇头,失笑道:“这个夏小姐可真是……伶牙俐齿。”

他陪着霍祈尊这么多年,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没有见到过这么能说会道的富家千金。

也难怪总裁会这样情难自拔了,这么野性的女人,恐怕是个男人都想征服。

霍祈尊浓密纤长的眼睫毛垂下,啜饮口杯中的葡萄酒,一袭深紫色的西装将他衬得多了几分魅惑深沉,碎发精神的定型,看起来更加勾人。

他轻舔唇角,哼笑道:“那群长舌妇真是活腻歪了,我的老婆也敢惹。”

  • 发布时间:2020-05-22 18:18:18
  • 作者:顾西歌
    小说名:狼性总裁撩妻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