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卿苏语小说大结局 《总裁非卿不娶》小说完本阅读

总裁非卿不娶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顾少卿苏语进入,《总裁非卿不娶》小说免费阅读 顾少卿苏语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南弦一歌是如何刻画的。总裁非卿不娶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三年前,顾氏濒临破产,顾少卿在危机关头得到苏家相助。三年后,名声显赫的第一公子与鲜为人知的苏家大小姐喜结良缘,面对众人质疑,男人淡定:我和顾太太相识已久,情投意合,宜嫁宜娶。却不知自己从一开始便落入某人编织的网,只待一步步验收成果。他娶了她,却又弄丢了她;她千方百计嫁给了他,却最终选择离开。可是,你轻易闯入了我的世界,我

顾少卿苏语小说大结局 《总裁非卿不娶》小说完本阅读

第九章 娶我委屈了顾少

他指着自己挑选出来的美男子,“瞧瞧,诶走过的路过的都过来看看,各大小倌的花魁齐聚首,百年难得一见!”收到来自各方火热的视线,靳言底气更足,“看看这腹肌,人鱼线,鲨鱼线,这精瘦的腰身,办事肯定特别有劲。呦,那美女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可惜了,今晚你们都只能干看不能吃,嘿嘿,这都是本公子经过千挑万选,层层筛选留给我的宝贝,宝贝语儿,哥哥准备的你可喜欢?”

靳言说的神采飞扬,手舞足蹈,完全不理下面早已黑脸的两人。

苏语泪,她能说自己不认识这个二货么?果然女人的直觉都是对的,料到他会在今晚闹腾,却不想玩这么大。

该死的,难道她价值就值这么几个瘦不拉几的男人,也不知道把阵仗办的隆重点,至少也得百来号人撑场面,真是好想一巴掌拍没了他。

顾少卿脸色阴沉,眼神森寒,只想把靳言拖下来狠狠踩在脚下,使劲剁几脚,让他粉身碎骨。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小气的男人,不就是下午那点破事,至于惦记到现在?

还给他的准未婚妻送男人,当他是死的么?想用这点伎俩报复他,简直幼稚到弱智,不过,凭他的智商,能想到这个办法怕是也花了不少心思。可悲的男人,脑子不好使做的事也显得很低档,活生生一个悲剧。

“干什么?”苏语莫名其妙地看着顾少卿,发什么疯突然搂她。

顾少卿很不客气地睨了她一眼,第一次用阴冷的嗓音和她说话,“当然是带你离开,怎么,看上那些男人了舍不得走?”

苏语好笑,他自己身边时刻带着朵白莲花还好意思跟她叫板,倔脾气上来顶嘴:“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们现在还没结婚呢。”她漫不经心地睨了一眼顾少卿身后始终不肯离开的女人,声音慵懒,嘲讽,“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自己一身骚,还想女人立牌坊,岂不所有便宜都让你占尽了。”

顾少卿怒极反笑,笑意不达眼底,“你觉得自己有多清高,这么嫌弃我不还是巴巴跑过来要和我结婚。”

苏语桃花眼一缩,眼底复杂难明,她就知道这场婚姻会被他看不起,利用恩情联姻不管对谁来说都是一种卑鄙的手段。

所以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她就处在尴尬和劣势的地位,可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想因此在他面前低他一等,一直以来尽可能将自己摆在和他同等的地位交流。

跟他说话的时候,她会紧张,两人相处,她会心虚,就因为底气不足,所以又提出了两个条件,无论如何,她不能接受婚内外遇,哪天他要是追上了王佳怡,她也绝对不会缠住他不放。

她用太多的隐形迁就和忍让来弥补对他的亏欠,除了原则性的问题,她自认为做的不会比任何妻子差,加之多年以来隐藏在她内心深处的那点情愫,她甚至幻想过两人是否就能长此以往一直相处下去。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毫不留情的将她最后一点尊严都抹灭,让她情何以堪。

自嘲一笑,轻轻推开了搂在腰间的手,“这样算来娶我好像委屈了咱们顾少呢,怎么,你是想反悔了吗?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凭我的姿色,能找到你,自然也能找别人。”苏语笑得更加灿烂,漂亮的桃花眼弯成月牙,随手支起脑袋,“追我的人也不少,顾少不必担心我会嫁不出去。”

或许找一个自己不上心的人,会更好。

顾少卿浑身戾气骤起,眼眸赤红,这个男人,看上去温润如玉,骨子里嗜血冷酷,此刻明显游走于暴发的边缘。

伸手捏住苏语的下巴,逼她与自己对视,苏语能清晰地看到男人深邃地凤眸里窜起的熊熊烈火,看一眼就要把人烫伤,“呵,苏小姐以为自己是谁?我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做主,这场游戏的主动权,现在,在我手上。如何抉择,由我决定。”

他是真的怒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讽刺他,还敢说他没资格管她的事,那他未婚夫的身份是当拿来摆设的。他顾少卿可以宠女人,疼女人,纵容女人,但是绝对不能容忍女人甩他尊严。将他自尊踩在脚下的女人,有一个王佳怡足够。

苏语好笑的挑眉,随口答到,“好啊,随你。”

嫁谁都是嫁,这是一个开始,也是一场终结,未来的路,迷途不知。

不过没想到顾少卿看着一脸无害,居然霸道的可以,未来不要太难过才好。

“清婉,走了。”他脸色不好看,心情很不爽,再待下去不敢保证会不会这个女人气的动粗,做文明人好多年了,可不想一时冲动前功尽弃。

孙清婉面色一喜,嗯了一声跟在后面,心里砰砰直跳。最终他还是选择自己了不是吗?苏语,你再美丽再高贵,不懂得抓住男人,怎么也斗不过她。

苏语也懒得理,迈开妖娆的步子婀娜多姿地走上台,怎么说也是心疼她的哥哥送的礼物,太冷淡了也会伤了靳言那颗玻璃心不是?

“宝贝,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哥哥可是花费了大把的人力物力财力才给你找到几个称心的。要知道每天有多少客人排队等着泡上几位型男,你可不能做不道德的事情,浪费资源。”靳言刚刚自然看到底下发生的事情,这个顾少卿,敢欺负他妹妹,他绝对不让那混蛋好过。

“很贵吗?”苏语歪头看着他。

靳言炸毛了,感情他说了半天,夸了半天,强调这些魁首得来不易,自己没有功劳也有不少苦劳,妹子你一句很贵吗是要伤透哥哥的心么?

看着靳言一脸悲痛不已的样子,苏语也懒得调侃,懒懒地走过去一个个打量站成一排的美男,很好心地给出中肯的评价,

“你,嗯……长得不错!”可惜太瘦了,不知道有没有货。

“呃,身材不错,脸蛋也还行,”不知道有没有做过体检,染没染上不该有的病。

“这个……”

“宝贝语儿,你看看哪个不比姓顾的强,我挑的不高不低,正好都比顾少卿个子高出一厘米,腹肌比他多两块,”靳言有些猥琐地凑近苏语耳边低喃,“我特意提前两周预定,让他们养好了身体,绝对不会有肾亏功能不良症状,保证给你的都是最好的。”

第十章 我明天不一定能嫁出去

苏语真是无奈,她再怎么强大也还是个21的女孩,哥哥你这样直白地对妹妹说荤话确定不会让她走上邪恶的道路?

女孩终究是女孩,内心再强大,情事上还是矜持害羞,所以靳言瞪大了眼睛看到苏语脸上迅速红到脖颈根,红通通的,特别好看,他欣赏了好一会。

“语儿你别害羞,刚刚的话他们听不见,听见了咱让他们当作没听见就行,哥有钱。”靳言好心开导,哥哥豪着呢。

苏语怒瞪过去,“你闭嘴!”

丫的,就你这二货样,我对你找的人很没安全感。刚刚还准备调戏一下几位美男,被他一打扰,也没心思了,还是回家洗洗睡实在。

靳言拉住她,“别走啊。你说你嫁给顾少卿多亏,万一再床事上也处于下风,你以后还想不想找回场子。哥让你提前练习技巧,咱用行动说话,用绝对的实力征服男人。”

苏语突然觉得这哥哥和殷小琪那个呆呆女简直如出一辙,做事简单粗暴,雷厉风行。可要命的是她刚刚和顾少卿闹掰了,那……“哥,你别闹,我明天还不一定能嫁出去。”

看顾少卿的样子,十有八九应该不会娶她,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说发脾气就发脾气,还是个不小的暴脾气。

靳言听了眼睛一亮,笑的焉坏焉坏,“那正好啊,临阵磨枪怎么也比不上日积月累,你可以趁着空挡练习久一点。哥告诉你,男人都是一把贱骨头,就喜欢床上风情万种的女人。”

苏语一记爆栗敲到他头上,怒吼道:“是你喜欢吧!”

她怎么觉得这货对她结婚的事一点都不关心,一门心思扑在一些奇怪的事情上面。真拿他没办法了,老是抓不住重点。

靳言捂着头哀怨地看着个子比他矮个头的苏语,“你喜欢粗鲁,一会有你受得。”

轰!

赤裸裸的荤话,苏语脸色爆红,怒目而瞪,爆粗口,“你他么闹差不多就给我打住,既然你费了那么多心思才弄到一批上等货,我又怎么能夺人所好,你还是自己留着自己享用。”

靳言就喜欢看苏语发火的样子,好好一姑娘平日里怪冷清的一点都不可爱,笑嘻嘻地凑上前去,“妹子啊,哥哥是直的。”

苏语不以为意,“你觉得这么多人还不能将你掰弯?”

靳言抱胸严守尊严,“小语儿,太暴力不好,对他们温柔点。”

苏语觉得没法聊了,转身就走。

“啊!”

刚有动作一头撞上一个结实的肉盾,疼的眼泪直打转。没等她看清来人,一双手直接搂住她横腰抱起。

顾少卿脸色铁青阴鹜,冷冷地扫了一眼台上站的笔直的一群男人,最后定住在靳言身上,薄唇轻启,“明天开始她就是我顾少卿的妻子,我到要看看谁还敢打她的主意。不管你耍什么花样,有什么事情直接冲我来,别把心思落到她头上。”

男人霸气宣布,帅气利落抱着怀里的女人,步伐稳健地离开。

靳言愣了会才反应过来,“你个骚包,谁让你下午不见我,要是敢欺负我家语儿,我保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靳言身上始终带着一股土匪气,苏语对这个表哥也算是爱恨交织,实在不懂大表哥为人深沉稳重,聪明机智。怎么到老二这里,就一股子乡下来的小痞子气,偏偏某人还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你等等,琪琪还没回去。”苏语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甩下孙清婉,但是他追过来了,那她便不想追问了。

顾少卿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淡淡出声:“我会让助理送她回去。”

这个女人,不是该对他突然折回感到受宠若惊,感动不已?居然一出口就是提别人的事,是想气死他吗?

不过怎么办呢,想来想去,好像也就觉得她比较有趣,那他又怎么会放她离开?

“住哪里?”顾少卿偏头问她,眼神极致深沉,似要看清她每一分细微的变化。

“景秀园。”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聪明的知道很多事情不必多问。顾少卿既然回来了,就表明了他的态度,至于其他的,他没必要解释,她不需要解释。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路上车辆行人很少,路旁昏暗的灯光明暗交错,看不清人脸上的情绪。

半个小时,车子到了景秀园楼下,苏语也没去看他,淡淡说了句,“我上去了。”

男人看着女孩低垂的侧脸,卷翘的睫毛轻轻扑闪,小巧精致的鼻梁如刻画出来的一般,微微嘟起的嘴唇晶莹饱满,让他不自觉想到刚刚问她时甜美的味道。夜色阴影朦胧,美丽的五官越发梦幻迷离,看得心神晃荡。

她下车的那一刻,他也不自觉跟着下了车,女孩听到关门声回头用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此刻的她,没有了白天的清冷,没有酒吧的妖娆,很干净,很清纯,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当然他也这样做了,自然道:“我跟你一起上去。”

苏语不知道自己心里什么感觉,一时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问道:“怕我跑了不成?”

“嗯,”顾少卿双手环胸,随意又莫名严肃认真,“老婆还是看紧点好,不怕你跑就怕有人把你拐跑,毕竟我看上的女人太优秀。”

苏语不懂他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们之间结婚的原因很显然是因为钱,跟他后面那话完全没有关系。不过他既然说了,就让他说好了,花言巧语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听听也就过去了。

“随你。”她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自己男人,哦,是明天的老公,想看随意。

顾少卿跟了过去,今天的他很反常,也有些烦躁。这一天,王佳怡走了,他碰巧又遇到了一个可爱的女孩,这个女孩是他的准妻子,他明天就要结婚了。事情发展的太快,也太多,不是他不能接受,只是依旧会烦躁,做什么都有些心不在焉。

不知是因为王佳怡走了,还是苏语出现了……

(作者的话: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欢乐!新年在家开开心心,红包满满,后面的文等到年假后更新,专心认真地为大家呈现一部好的作品。希望各位书友们多多支持!)

第十一章 明白就对我好点

刚刚明明生气走开了,可是在门口看到苏语和一群男人周旋,心中怒意骤起,哪怕只是做戏也不能容忍。所以忍不住又回去,现在又忍不住想去看看她住的地方,她的生活。

苏语住的是套间,设计简单大方,卧室特别大,占了一半面积,两个阳台,客厅和卧室前面各一个。小巧的书房和厨房,卫生间两个,设在卧室和客厅里面,连一间客房都没有。整个风格偏韩式,也不像普通女孩子那样的彩色调,整个屋里都是黑白灰为主,有几分男士的冷硬,好在风格偏温柔,看上去没那么沉闷,反而觉得静谧安好。

“牛奶还是白水?”苏语一手拿着牛奶一手端着白水,示意男人坐下。

顾少卿淡笑,“喝什么补什么,牛奶给你。”

她手一顿,杯子里的水险些泼出来,低头看看自己某处,额……很有料嘛!以她的身形和体重能有34B堪称完美身材,有几个人能达到这种比例。也是,顾少卿纵横花海,ABCDEFG,什么码没见过,她这点小山峰没准真入不了他的眼。

坐了一会,顾少卿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苏语看看他又看看白色墙上黑色的挂钟,暗示意味不要太明显。

偏偏对面的男人一直不走,老神自在地坐着,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没有半点拘谨。时不时和苏语搭两句话,就跟没看懂她的暗示似的,占着位置稳重如泰山。

“我习惯12点之前睡觉。”苏语忍不住出声,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该回去洗洗睡了。

顾少卿直直地看着她,目光如炬,眼神深邃,摸不到底岸。半晌,直到苏语被盯的头皮都有些发麻,才意味深长笑到道,“明天就要嫁做人妇,我以为你会激动得夜不能寐,正常的新娘子不都是这样?”

这是暗示她不正常还是讽刺她不上心,真是好笑,他自己连一晚上都耐不住跑去找女人,难道还把她这个未婚妻当回事了。

苏语冷笑一声,抬手漫不经心撩开滑到胸前的长发,“是挺紧张的,你魅力无限,桃花泛滥,心都不在自己身上。男人优点缺点都占尽了,太危险,应付起来不轻松,当然要早睡早起保持体力。”

“那嫁我还真是辛苦你了。”

“明白就对我好点。”

顾少卿愣了一下,脑袋还在回想刚刚苏语说出来的那句话,若不是太清醒,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什么时候高傲的丫头也会说低姿态的话,咳咳,虽然她刚刚的语气依旧挺高冷,挺理所当然。

“不愿意?”苏语当然知道他是在发呆,也知道他发呆的原因,不过她现在只想快点赶人,没时间也没地方给他思考人生。

“当然不是,”顾少卿答得很快,一下就回神接话,笑了下,“老婆就是娶回来疼的,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苏语眉梢轻佻,歪着脑袋笑了,“明天是我们新婚第一天,这么晚了还不睡,你是想精神不振还是体力不支。”

男人贴近她的耳朵,吐气如兰:“语儿放心,我一定让你满意,你不满意就一直做,做到你满意为止。”

温热的气息和男人身上独特的味道扑鼻而来,苏语浑身不自在。尤其这男人竟然对她说出如此豪放的话,脸瞬间红了个彻底,手抵在胸前挡住男人进一步靠近,囧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唔……”

又被亲?苏语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大俊脸,整个人都愣住,两个人的单独空间比酒吧的冲击力强太多。暧昧的气氛令人遐想连篇,心脏砰砰砰地就要跳出来,红通通的小脸烫的吓人,她慌得不知所措。男人就像是定在她身上一样,明明没怎么使劲,偏偏她推不开也躲不掉,只能被动地禁锢在他怀里。

她害羞却故作高深的别扭模样实在太可爱,顾少卿看着分外惹人的小脸心中一动,嘴就亲了过去。明明酒吧已经亲过一次,两回应该已经熟悉了,她却仍然如此稚嫩羞涩,洞房花烛夜该怎么办。

本想浅尝即止,可是她无辜眨巴着大眼睛的模样太青涩,却最是诱人。长长的翘睫毛扑闪扑闪的轻轻扫过他的脸,像用一只羽毛挠痒似的让他心痒难耐,止不住想要更多。

轻轻的吻化作绵长的温柔缠缱,想到酒吧里她的美丽,她的妖冶,她的明艳动人。尤其是下面一群男人,眼珠子都要看得掉出来,那是纯粹的男人看女人的眼神,令他很生气。

就像是自己的私有物被别人惦记上了,让他没法置之不理。柔和的吻一下变得凶狠狂野,长舌轻而易举得侵进她的口中,灵活地品尝她每一寸香甜,味道真的很美,也……很动人。

她很实在,进退有度,懂得分寸,不会忸怩作态,一边和他领证一边又故作清高的守身如玉。她也很聪明,知道利用她的权利保护自己也限制了他,让他守本分担责任,非常清晰地表明了她的底线。

真是个让人又气又疼的小家伙,那他也不必客气,享受自己该有的福利有谁敢说不?

“唔……唔……”苏语脸憋的快喘不过气,死男人,吻得那么凶,还敢走神,肺里气都耗尽了,怕弄不死她怎地?

顾少卿放开她的唇,刚刚太忘情微微喘着粗气,苏语一得救拼了命的大口呼吸,胸前上下起伏,红唇微肿,光泽晶莹,比雨露清洗过的樱桃都要饱满剔透。

男人喉咙滚动,眼眸窜出两簇小火苗,修长的指腹轻轻抚过她娇嫩的红唇,专注而深沉。苏语好不容易平复心情,这男人又跑过来作乱,她不习惯也不太能受得住一室暧昧的气氛,太有接下来就要那个啥的预兆。一巴掌拍开男人作乱的大手,水眸瞪过去:“很晚了,你不准备回去吗?”

“我觉得我该留下来培养婚前感情,有了感情基础你应该会更喜欢我吻你。”他伸手揽过紧张的女孩,抱在怀里,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我们马上就是合法夫妻,我想让你能够适应我,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融入你的生活。”

不管怎么样,他做了选择,就该像个男人承担这一切,好好经营未来的生活,包括她,是他顾少卿今生的妻子。

  • 发布时间:2020-05-22 18:21:58
  • 作者:南弦一歌
    小说名:总裁非卿不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