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云豪米琴依小说大结局 《溺宠一等小嫩妻》小说完本阅读

溺宠一等小嫩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金云豪米琴依进入,《溺宠一等小嫩妻》小说免费阅读 金云豪米琴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小汐月是如何刻画的。溺宠一等小嫩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车祸带走了她的父母,在绝望的时候,陪伴长久的男友无故失踪,把她推向了更绝望的深渊,是另一个男人,将她拉回了阳光之下,给了她家一样的温暖。三年后,失踪的他再次回来,告诉她真相,猜忌,误会,伤心,绝望……把他们一步步地推向灭亡,最后,她不顾一切地用最极端的方式逃离了他的身边。辗转四年,她涅槃重生,

金云豪米琴依小说大结局 《溺宠一等小嫩妻》小说完本阅读

第九章 妥协

不算美好的滚床单,完事之后的金云豪穿戴好便离开了房间,留下眼神空洞,像一具没有感情的木偶,一声不吭的躺在床上,与那一床的狼藉共枕。

“老板……”一直躲在角落里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李慧,战战兢兢地来到了金云豪的面前。

“这几天看着米小姐,不论谁找她,不能让她出门,知道么?”昨天就是出去了一天,就把所有原本美好的事情弄得一团糟,让米琴依变得不安分,金云豪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哪怕是要用极端的手段来禁锢她,把她强制地留在身边,也不能让别人把她抢走!

他相信,只要米琴依待在自己的身边,总有一天,她会发现,他对她的好,并不是虚情假意。

“是……是。”金云豪的手段李慧是清楚的,虽然她很喜欢米琴依这个女孩,却也不敢反抗金云豪的意思。

“嗯。”交代完了一切,金云豪就离开了家,驱车赶往公司。

回到了公司办公室内,纳兰烜早就等在了里边,正把玩着金云豪的收藏品。

“哟!什么事儿让我们的金总变成黑脸包天啊!”听到门开了的声响,纳兰烜转过椅子来,察觉到金云豪面色不佳,便打趣道。

“让你查的怎么样了?”没有理会纳兰烜的调侃,金云豪心情不好,没心思再去应付这些。

深知金云豪性格的纳兰烜没有在自己所开的玩笑上多停留,听到他的问话,很快地就切入正题。

“查到了,明辉,明氏的负责人,看着很正常,但是私底下,也是玩火的。”简明扼要地把重点都列举了出来,并且用只有他们听得懂的话语把这个明辉的背景给交代出来了。

“明辉……”坐在办公椅上,金云豪撑着自己的下巴,嘴里不断重复着这个名字。

“哦,对了,他还是米琴依以前的男朋友。”纳兰烜率先把其中一部分的信息透露出来,等看到了金云豪思索的表情之后,他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来,把剩下的另一部分信息缓缓道来。

“什么!”果然,这个信息一说出口,金云豪瞬间就炸开了,瞪大着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纳兰烜,眼中是说不出的意味。

微微眯起,在狭窄的眼缝中,一抹危险而带着肃杀的光芒迸发了出来,在金云豪自己没有察觉的状态下,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慢慢地攥成拳头。

“金云豪,别告诉我,你对那米琴依是来真的?”开始以为金云豪只是玩玩,可是现在看来,他的反应无一不在告诉纳兰烜,他这次是付出了真感情。

“怎么?有问题?”轻挑眉头,因为昨天他才被怀疑了真心,此刻听到纳兰烜的问话,纵然知道他只是好奇,没有别的意思,可听在金云豪的耳中却是那么地刺耳,

“没问题,没问题,你是男主角,你喜欢就好!没别的事,我就走了啊!”深感不妙的纳兰烜连忙挥手否认自己的想法。

熟悉金云豪的都知道,这个男人看似冷静,实则是个定时炸弹,只要有点过激的刺激源,他就会做出令人恐惧的举动来,所以还是少惹为妙。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纳兰烜就以最快的速度起身,跑到了门口,手搭在门把上准备开门离开的时候,又回想起了什么,停住了脚步。

“对了,杰维斯最近会在法国有动作。”

“嗯,知道了。”

点头,金云豪没再招呼纳兰烜,转动椅子,背对着门口,眼神注视着落地窗外的景色,陷入了又一轮的沉思当中。

看着他这副模样,显然就是为情所困,尤其是刚进来的时候,周身都散发出一股“危险勿近”的气息,整一张大便脸甚是难看。

纳兰烜一门心思都在傲清身上,可惜人家都看不上自己,所以对于这种感情的事情,他没有发言权。

况且看来,金云豪似乎也不需要他来做什么开导。

另一边,被变相囚禁在金家的米琴依,洗了一个澡之后,就静静地坐在床上,空洞的双眼盯着窗外,维持一个姿势许久都一动不动。

昨晚是一个噩梦,一辈子的噩梦,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那么地懦弱无能,没办法保护好自己的家人,更没办法保护好自己。

到现在为止,爸妈还在的时候,她活在他们的羽翼之下,到了大学,认识了明辉,又被他用他的方式保护起来。

就算到了后来,遇到了那么多的噩梦般的事情,还没从挫折中领悟什么,金云豪又出手,把她像金丝鸟一样圈养在了他的笼子里,给她设了一层保护的枷锁。

如今回想起来,若是没有他们,她活得是多么地狼狈不堪?

可是,这不足以成为金云豪伤害自己的理由。

他欺骗了自己,包庇了害死自己爸妈的人,还堂而皇之地把她囚禁,夺去了她的自由。

想到这里,她环顾了四周一圈,宽大的房间里,除了冷清寂寞,就是莫大的空虚和悲凉。

她该怎么逃出这里?又有谁能帮她?谁能义无返顾地帮她?

赵玲?不行,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米琴依也知道,她的男朋友是在金云豪的手下做事,如果找她帮忙,哪怕是自己的朋友,也难保不会因为金云豪的威胁,为了保住自己男朋友的工作饭碗,而选择出卖自己。

人都有私心,都会自私,米琴依能够理解,所以她不会责怪赵玲,但也不能拿自己的自由做赌注。

一旦失败了,那就会激怒金云豪,换来更加无尽的囚禁和永远失去自由。

可是……还有谁呢?

空洞的眼睛目视着前方,久久,她才收回了视线,把头埋进了膝盖之中。

“米小姐,该吃饭了。”门外传来了几声敲门声,紧接着,李慧的声音响了起来。

忽然灵光一闪,米琴依猛然地抬起头来看向紧闭的房门,就这么炙热地看着,就好像能够透过那扇门看到门后的人一般。

李慧!从她被派来照顾自己,对自己也很好,或许,她可以帮助自己。

得到这个想法的米琴依瞬间就活了起来,起身小步跑到了门前,可当手搭在门把上的时候,她停顿了一下,最后黯然地收回了手来。

太傻了,她差点儿就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李慧是什么人?她虽然对自己很好,可是终究是金云豪的人,怎么可能会帮助自己呢?

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迈着摇晃的步伐,重新回到了床上,维持刚刚那个姿势。

“米小姐?”门外的李慧没有听到回应,只是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因为米琴依没有穿鞋子,所以脚步声并不是很大,仅仅很微弱,李慧听得不怎么清楚。

“我不饿,你走吧!”她没有胃口吃饭,随意地就打发了李慧离开。

当房间内再次恢复安静的时候,她手机忽然发出一声来讯息的声音,响亮充斥整个房间,很轻易地就将她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拿过来一看,来信人是明辉,点开一看,上面写的,最开始是不断的道歉,然后是关心问候,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

米琴依的心思也没有太过认真地查看这条信息,而是在看到明辉这个名字的时候,脑子里的想法又开始涌现了出来。

直到讯息的最后一段话涌入她的眼中,她的想法才确定了下来。

沉思了片刻,刚准备给明辉回信息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噩梦般的存在的声音。

她慌乱地把手机塞到了枕头下,不敢给明辉发信息,害怕被金云豪发现之后,会截断她一切的通讯记录。

“李慧,帮我收拾一下行李,我明天要去法国。”他低沉清冷的声音越发靠近,说出来的话语让米琴依怔了一下。

很快地她就恢复了过来,顾不上穿鞋,赶忙开门跑了出去,见到金云豪的身影,快步上前抓住了他西装的一角。

回头,金云豪疑惑地看着一脸无辜中又带着希冀的米琴依,心里微微一动,昨日的不愉快顿时散去了不少。

“带我去法国,我想跟你去。”她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但她不懂得怎么撒娇,于是直白地便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很简单,却也很巧妙地隐藏了她的心思。

打量了她一眼,金云豪没有思考太久,就扔下了一个“好”字便离去。

如此轻而易举,倒是让米琴依感到不可置信。

行程很紧,当飞机在法国的机场落下的时候,米琴依觉得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可是她没有把太多的情绪和想法表露在脸上,而是安安静静地跟在金云豪的身边,这样的乖巧和之前的反抗比起来,反差太大,让他觉得奇怪,但又看不出什么,以为她是想通了。

把她安置在酒店里之后,金云豪就跟自己的手下出去办事了,毕竟这次来,并不是游山玩水的。

草草地交代了几句,看到米琴依那么乖巧,金云豪也就没有再让人防着她看着她了,匆忙地带着自己的手下便离开了酒店。

第十章 选择死亡

米琴依从来没有想到,她会害死明辉,虽然她没有动手,可是,她却成了推手。

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一个月的时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她原本要选择失望,然而身体里正在孕育的那一条小生命,却不允许她这么做。

母爱的本能,也让她下不了狠手。

前段时间在法国,她找了明辉帮忙,希望他能够帮助自己获得自由。

明辉想也没想便答应了,说让她等着便好,只留下让她安心的话,就转身离开。

那一别,就是人间和天堂的永别,这让米琴依永远活在内疚当中,愈发地想要逃离金云豪的身边。

她从金云豪的手下得知,他被通知到了法国古堡里做一桩交易,虽然米琴依不清楚是什么交易,但是女人敏感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和明辉有关。

在漫长的等待中愈发焦急,终于在米琴依快要按捺不住的时候,从古堡里传来了消息,说那里发生了枪战。

再也不做无谓地等待,她发了疯似的跑去古堡那里,当看到整地的尸体,一股恶心在胃里翻滚,担忧却让她强压住了这股不适。

奋力地往里头跑,她不清楚自己到底担心的是谁,米琴依只知道,她不想金云豪死,也不想明辉死。

“砰砰”!

响亮的枪声引导着米琴依的方向,当她闯入一个地方的时候,看见的金云豪对着躲在柱子后边的明辉开枪,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住手!金云豪你住手!”歇斯底里地喊着,米琴依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去阻止眼神中充斥着血腥和杀戮的金云豪的动作。

兴许是她的出现太突然,她的怒吼吸引了两人的注意,也让金云豪的阴冷达到了极点。

“依依,你怎么会在这儿?”

金云豪不清楚,她到底是因为他而来,还是为了她的旧情人明辉而来。

“住手!不要杀人,不要杀明辉。”她没有读懂他眼中的愤怒,眼前发生的一切早已经让米琴依慌乱不已,根本没办法去思考,去揣摩金云豪的想法。

“哦?”听到她这么维护对面的人,金云豪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刚刚因为她的怒吼而放下的枪,再次举了起来。

“你没资格命令我。”淡淡地开口,语气听似风平浪静,可这都不过是金云豪暴怒之前的宁静罢了。

冷冷地看了米琴依一眼,金云豪就把视线重新放在了因为米琴依的出现而走出了柱子之外,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当中的明辉。

“不要!”

见状,米琴依绝望地嘶吼着,奋力地往前跑去,看来就是想要撞上金云豪的枪口,为明辉挡住他的子弹。

所幸金云豪并没有过快地按下扳机,看她因为往前冲的惯性力量而即将摔倒的身体,他扔下手中的枪,赶忙跑到她的身前,将她稳稳地抱住。

“砰”!

就在米琴依以为自己阻挡住了这场悲剧发生的时候,又一声响亮的枪声响起,是从后方传来的。

那是明辉所在的地方,这是在枪声落下之后第一个涌现在米琴依的脑海中的想法。

惊恐地睁大着眼睛,在金云豪的怀里回头看去,只见到明辉倒在血泊里,看不清容貌,他身下是一大片的鲜艳的红,如此地夺目。

情绪地过分激动让米琴依瞬间感到窒息和晕厥,在眼前一黑之前,她看到了明辉身后的一名女子,正举着枪,枪口对准的,就是明辉的心脏。

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送回到了金家,醒来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她怀孕了。

休养的期间,金云豪没有再出现,不知道他在忙什么,想必他是知道她已经怀孕了,那他的态度是什么?

在法国古堡,他眼眸中的温柔不复存在,她在他的面前维护另一个男人,想来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的。

那他不出现,是因为他的态度明朗了吗?

“米小姐,金先生让我带你出去。”

米琴依站在阳台观望金家的后花园的时候,金云豪的专属司机上来恭敬地向她说道。

“嗯。”点点头,米琴依没有多说什么,乖乖地就跟着司机走。

自从从法国回来,金云豪把她看得更紧了,不让她踏出金家一步,除非是得了他的命令。

来到了金云豪安排的餐厅,整个餐厅都坐满了人,破天荒的,金云豪没有选择包间,而是在大厅里用餐。

米琴依面无表情地坐下,也没有和金云豪说一句话,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坐在那儿挥挥手,示意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两人默默地用餐,都没有主动多说一句话,直到用餐结束,金云豪身体往椅背一靠,终于开口道:“依依,嫁给我,你有了我的孩子,我给你名分。”

这是半个月来,金云豪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不由得让她震撼到不敢相信。

“好。”除了答应,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没了明辉的帮助,她只能听天由命,既然金云豪是命中注定的人,那她就陪着他走下去吧!

金云豪没有食言,他给了米琴依一个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世纪童话婚礼,让整个城市的人,都知道,金云豪的妻子,是米琴依。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起点,回到了最初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结婚之后的金云豪似乎忘记了之前在法国发生的事情,恢复了过往的温柔,对她更加地疼爱有加。

然而这些不过是表面,怀孕期间,他一如既往地把她囚禁在家里,不让她出去。

这样没有尽头,没有自由的日子,仿佛就成了她的一辈子。

每日里,她都会做的事情,就是站在阳台上,看着外头千篇一律的景色发呆,不厌其烦。

随着肚子的一日日变大,她站立的时间也就越来越短,直到九个月的时候,她只能乖乖地听医生的话,躺在床上,不能随意动弹。

因为胎不算稳,所以必须绝对卧床休息。

“喂。”

独自一人在房间里闭目养神的米琴依,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呼唤自己,她惊恐地睁开眼睛,警觉地查看四周一番,却什么也没发现。

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正准备继续睡下去的时候,一扭头,一个身影挡在了自己的跟前。

过于的猝不及防,下意识的,米琴依张嘴就想要尖叫,可当嘴巴刚一张开,就被面前这个身影伸手给捂住了。

睁大着眼睛,米琴依害怕地看着眼前五官精致立体的外国人。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叫杰维斯,是明辉的上司。”

原本在听到这个外国人开头犹如白痴一样的开场白还在心里暗骂的米琴依,明辉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来之时,她愣了一下,用目光打量了这个外国人一番。

“我说的都是真的。”看出了米琴依的疑惑,杰维斯列举了一些事情,证明了自己所说的话不假。

“我来是帮你,明辉说答应了你的事情,他会办到,真没想到他真是个痴情人啊!可因为你这个女人,害我失去了一名大将!真是得不偿失!但我也不是食言的人,既然明辉开口,我就会帮到底。”杰维斯自顾自地说话,先是感叹了一番,尔后看了一眼米琴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明辉告诉自己的事情都全盘托出。

“我问你,我可以帮你离开,但是代价是你要死,当然,这个只是假死,方法你不能问,你只能接受,你愿意么?”杰维斯不全然信任米琴依,所以一直没有松开捂住她的手,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没有松手的意思,而是看着米琴依,等待她回答。

她没想到,明辉就算死了,也为她做了后路,她就知道,明辉是不会欺骗她的。

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米琴依点了点头,死有何惧?如果可以离开金云豪,她宁愿选择死。

“好,你等着就好,一个月后,你,会得到重生。”

留下了这句话,一如来时悄无声息,杰维斯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一点儿声响。

接下来她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个月后的临产期。

当深夜肚子疼得无法忍受的时候,因为不能随便转移,金云豪派人找来了医生接生,经历了漫长的一夜,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从房内终于传来了孩子的啼哭声。

松了一口气的医生把孩子抱了出来,一群人围绕着新生的孩子发出喜悦的笑声,这一刻全然遗忘了房间内的米琴依。

卸下了重担的米琴依,忽然被窗外的一抹刺眼的光吸引了注意,她望了出去,看到那抹光,嘴上微微勾勒出解脱的笑容。

“砰”的一声,房间的玻璃窗化作了一地的碎片,打破了房门外一众人的喜悦,金云豪第一时间进了门,只看见面容被枪火尽毁的米琴依,死相可怖。

于此同时,还处于震惊中的金云豪,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的讯息,点开,上面只写了简单的一句话:

“一命还一命。”

第十一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四年后……

“本市旧区重建,一期工程计划资金七十五亿现正在贺来大厦十七楼投标,欢迎各大财团前来。下面播报一则新闻……”

“爹地,你是要去买黄金咩?”

小女孩揉着男人的脸蛋,不时地喷着口水,男人揉着有些疼痛的太阳穴,这一路上他回答了不下百遍,又一次重复:“爹地不买黄金,爹地投完标就和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孩子吧唧一口亲在男人刀削斧劈的脸上,这些年他和女儿相依为命,就算天大的事都阻挡不了他,这一次他势必要将明氏连根拔起。

他对明氏从来不用黑暗手段,就是一本伤人罢了。这些年张成玲急的焦头烂额,处处融资,没有半分能力让他退一步海阔天空。

“什么时候我们去看妈咪?”

“明天。”

简单的两个字却带着无限的伤感,不由得深沉地呼吸了一下。

肉乎乎的小手按在他心口处,天真的眼睛扑闪着:“爹地这里疼,欢馨帮你揉揉。”

男人将孩子搂在怀里,在她额上浅浅一吻,还是宝贝最懂事。

她不哭不闹,安静的样子像极了琴依,眉宇之间的神情也像极了她,若然她尚在,看到女儿这样,也是欣慰。他没有按照约定去陪葬,因为他曾答应过她,要照顾女儿,修长的手指覆上冰冷的项链,这里藏着她唯一的气息,她走的突然,甚至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这个项链。

欢馨奴了奴嘴巴,在金云豪脸上蹭了蹭:“欧老师说好孩子要守时。”

金云豪眉宇间藏着笑意:“欢馨想要什么?”

每次这孩子有求于他都会把老师搬出来,她或许不知道,只要她一开口不需要借助任何人,他都会把她想要的送到她面前,除了她的妈妈。

“这个。”

肉乎乎的小手按着金云豪的西装口袋,里面安静地放着一只怀表,怀表的款式很旧,甚至在前段时间不能走,他命人专门去寻了那个时期的工艺将怀表死而复生。怀表能死而复生,但人却不能,他有能力改变所有,却没有办法改变一个人的性命长短。

“zero,你到了吗?”

“到了。”

“目标呢?”

“还有十分钟到我视线范围。”

“Good。”通讯那边稍微迟疑了些许,“你能下得了手?”

女人沉寂很久的眉眼明亮起来,迎着阳光:“你教我的,对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况且我这些年做的还不够多吗?”

那边没有说话,她也没有理会,任由通讯连接着,径自将背上的大提琴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柄狙击步枪,上面冰冷的纹路将她从前的阳光全都扼杀。她面无表情地拧起步枪,熟练地架在天台之上,这里对望过去是一条直达贺来大厦的公路,他的车很好认,嚣张的迈巴赫,沉稳之中藏着阴冷。

“不如我们来讨论下今晚吃什么?”那边响起风轻云淡的声音,似乎根本不在意这次她能不能得手。

女人咯咯一笑:“你的里奇三宝吗?”

“你不喜欢吗?”

“腻了。”

“天理不容!”

“洋鬼子不要说成语!”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为这种冷酷而血腥的狙杀场面平添了一份情趣。

她闲暇地眯着眼睛看着刺眼的阳光,这些年暗无天日的训练,早就让她不知道什么是温暖,这里的阳光却十分碍眼,如果能有办法将太阳射下来,她想她不会犹豫。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她计算着时间,忽然眉眼一沉,全然没有方才的明媚,拿起搁在旁边的望远镜,时间掐的刚刚好,那辆迈巴赫刚好过来。她唇边泛出笑意,冰冷不带情感,却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她将脑袋挪到了狙击枪后,调整着呼吸,手指搁在扳机上,心中默默地数着一二三,三字刚刚落地,只听得一声“砰”在那辆迈巴赫车窗上闪出一个漂亮的弹痕。

“啧啧,改装过,防弹玻璃?”

她不妥协,极快地又一枪,正好打中车前胎,车子左右偏移着,车里面的孩子紧紧抱着男人,男人脸色难看的紧,冷声道:“逆风,去查。逆云,停车。”

逆云是黑道上赛车的高手,自然懂得如何控制三个轮胎的车,车子轻轻地飘了几许,很快停下。

她身子不由得往前倾,车胎爆了,你总会下车,下一枪可是要爆掉你脑袋。

金云豪的脸黑的吓人,他低估了对手,这四年来魔手党可以说是无时无刻不在找金家的麻烦,一会儿劫军火线,一会儿掐架,但始终没有正面朝着他来,而杰维斯却毫无动静,他翻遍了世界都没能将杰维斯挖出来。杰维斯动了他老婆,他杀了杰维斯手下的一大猛将,自然他们之间是火星撞地球,水火不容。这些年军火的世界虽然安稳,有血樱坐镇,他在后面坐收渔利,但总是觉得哪儿不对劲,如今子弹都打在车上了,想是那杰维斯要反击了。

他原来并不知道明辉就是杰维斯手下的猛将,只是琴依父母去世的那桩车祸偏偏就是逆云追杀杰维斯的人而引发的,他没有在意过,直到琴依死后他才知道,阴差阳错逆水竟然杀了明辉,这也算是给魔手党一个致命打击。

他抱着欢馨,欢馨小脸上写满了恐惧,他下车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朝着对面大楼的天台望去,那里闪着光,是sniper布的点。

她正要扣动扳机,心脏处却漏跳一拍,大口地喘息着,孩子安静地趴在男人的怀里,不哭不闹,小脸上布满了恐惧,方才的枪声势必吓到了她。

“你在干什么?”那边传来冰凉的声音,“还不下手?”

她冷着脸:“今天的任务我已经做到了。”

那边沉寂了许久,全然没有方才的谈笑风生:“四年了,还忘不掉?伊娜,你该放下了!”

男人的声音传来,他除了无奈的情况下从不会喊她的全名,这点她知道,只是她没有理会,掐断了通讯,站起身来,脖子上一疼,她顾不上,单凭目测都能看到有人在朝着这边的大楼飞奔过来。她低估了他,还是低估了孩子。她从没有想到,他走哪儿孩子都跟在他身边,也没想到他竟将逆云和逆风都调了过来,心中一暖很快就被当初的生离死别给抹杀掉。

她匆匆地收拾着东西,面不改色地从楼梯下去,她这些年的经验告诉她,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搭电梯,铁定会和人撞见,免不了一场恶斗。

逆风追踪到天台,这里早就没了人,不由得皱起眉,快速和逆云联系:“没人。”说话之际又走到了方才目测sniper布点的地方,看着墙上留下的痕迹,皱起眉:“GC884狙击步枪。”

逆云一一报告金云豪,金云豪的眼睛轻轻地眯起来:“用的是咱们的枪,看来这些年我们的生意倒是伸的远了。”

“欧老师。”

欢馨指着不远处的白色背影欢快地嚷着,那个女人干净的短发,一身白色的风衣,背着大提琴,金云豪循声望过去,那个女人的背影莫名的有种久违的熟悉,脑子里忽然想起琴依,腾出一只手按着太阳穴,这些年他受够了折磨,每每午夜梦回都是难以忍受的空洞。

“爹地头疼吗?欢馨揉揉。”

欢馨的小手轻柔地在男人太阳穴上打着转儿,毫无力量可言,却带着温暖舒适。

逆风刚要撤离,脚下却踩到一样东西,这东西好像很熟悉,捡了起来,是条项链,不由得又对着通讯器道:“如果我没猜错,这次出动的是zero。”

逆云大感不对劲,赶紧将逆风的话告知金云豪。

金云豪的神色更是冷酷,zero两年前凭空冒出来,是魔手党外派杀手之一,枪法快准狠,谁都看不到她的真面目,只是知道她是个女人,和杰维斯一个德行,不按常理出牌。

女人?刚刚那个女人!

金云豪再望过去哪里还有什么白衣女人。

逆云调来了一辆车,金云豪坐上车没有发话,只是拧着眉,忽然道:“不去贺来了,去了也赶不及。”他的话音一落,电台立刻传来旧区重建计划项目落入明氏企业的手里。他眯着狭长的双眼,很好,明氏居然敢跟他玩这个,那自然他得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逆风下来了,钻进车里将捡到的东西递给金云豪:“除了这个没有任何痕迹。”

金云豪一双冰冷的眼睛陡然血腥起来,脸色沉的吓人,一手紧紧地搂着欢馨,一面道:“掘地三尺都给我把zero找出来!”

金云豪带着满脸的严肃回到帝景苑,纳兰烜早就恭候多时了。

他冷着脸放下欢馨,欢馨看到纳兰烜撒欢似得飞奔过去:“二爷叔叔,傲清姐姐怎么没来?”

纳兰烜抱起欢馨,一脸头疼,这是什么辈分,他有那么老?

金云豪道:“你得叫傲清阿姨。”

“呸!我有那么老?”

傲清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金云豪这才看到她倚在楼梯口,难怪刚刚没见到人,原来也是被个孩子缠着。

男孩脸上带着无比惊讶的神情:“金叔,你的脸好臭。”

金云豪的脸自从四年前的爆炸之后就越发阴冷,现在看来更是冷酷,男孩不由得往傲清身后一躲。

  • 发布时间:2020-05-22 18:40:05
  • 作者:小汐月
    小说名:溺宠一等小嫩妻